Phật Học Online

楊紫瓊會心微笑
徐圓

 楊紫瓊,國際電影巨星。她擔任女主角的《臥虎藏龍》去年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獎。風頭一時無兩。
  
  在世俗的眼光中,楊紫瓊名成利就,成功令人羨慕。然而在她的心底裡頭,外在的成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永遠保持會心微笑!
  
  月前,楊紫瓊應衍空法師之邀請,出席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主辦的系列講座「生命定向」,分享她的人生觀。
  
  不施脂粉,穿著牛仔褲的楊紫瓊,樸實無華。她沒有帶來熠熠的星光,只散發著濃濃的自在。高朋滿座都是素未謀面的港大學生,難得她親切交心,坦率分享,聽得人如沐春風,笑聲滿堂。
  
  話題就從她的成長開始。正如衍空法師的形容,她是含著銀匙羹出生,誕生在馬來西亞一個富裕家庭,父親是律師、成功商人,母親相夫教子。童年的世界,一切來得容易、開心、美麗,享盡萬千寵愛,快樂得如童話中的小公主。
  
  小公主從小情繫舞蹈,未懂得走路已經喜歡跳舞,四歲開始學習芭蕾舞,經常登台表演。小公主的世界只有舞蹈,希望有一天成為瑪歌芳婷。
  
  美夢破滅
  
  十五歲那年,順理成章的,遠赴英國皇家舞蹈學院留學,前景一片燦爛。
  
  兩年後,因為回國放大假疏於練舞,回校上課的熱身練習又不足夠,又怕老師責備躲懶,所以加倍的苦練,不理會身體的疼痛。那知道原來嚴重受了傷,而她還懵然不知。
  
  一位慈祥的老醫生為她詳細檢查後,與她天南地北的閑聊,問她除了舞蹈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志願?她初時不明所以,後來看見醫生一臉嚴肅,她一下子領悟過來。霎時間,整個世界崩潰了,她狂哭不止。原來一直以來苦心追求的理想,不斷的努力付出,都突然幻滅了,徹底粉碎了她當舞蹈家的美夢。
  
  教授、監護人都不斷安慰她。初時她聽不進任何說話,幸好激動過後,她慢慢消化其他人的勸說、分析。校長說,受傷不能再跳舞,不表示就此與舞蹈絕緣。雖然當不成舞蹈家,還有很多與舞蹈有關的事業可以發揮,例如研究舞蹈、教授舞蹈、設計舞蹈等。楊紫瓊抹乾眼淚,重新振作,後來取得了舞蹈的學位。
  
  經此一役,她此後再沒有任何夢想,「因為知道無常,環境因素不受控制的在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最終必須面對、處理自己的問題者,只有自己。」
  
  學成回國後,有一天,有人問她有沒有興趣到香港拍廣告片。「我沒有發過明星夢,但倒想玩玩看。」廣告片的拍擋是個面善的大鼻子,原來是成龍。
  
  廣告片拍竣了,德寶影業想與她簽約為旗下演員。她沒有特別興奮,接過合同回馬來西亞,心想父親一定不允許她到香港當演員,到時候就可以推得一乾二淨。
  
  又一次的人算不如天算,父親看罷合同,竟然問她打算何時起程?「既然爸爸同意了,倒不如試試吧,如果不喜歡便回來。」吸引她走上銀色事業的,皆因是那份挑戰。
  
  楊紫瓊的處女作電影是《貓頭鷹與小飛象》,洪金寶導演。拍電影令她著迷的地方,就是動作的設計,就好像舞蹈編排一樣。她對表達肢體動作的熱情,竟然在電影中找到投射。
  
  又一次的順利成章,她走上動作女星的道路,「除了因為我喜歡動作外,我的廣東話不靈光,看不懂中文劇本,唸對白只靠死記,如何發音都不清楚,很困難,所以我寧願動手不動口。」
  
  珍惜當下
  
  「我從小到大都懂得從珍惜過程中得到滿足,用不著依靠勝負來分高下。盡了全力就已經很滿足,毋須由結果來定斷。我很珍惜每一刻,因為我們不知道下一刻是甚麼回事。如果不懂珍惜當下這刻就是極大的浪費。」
  
  她認為生命好像是一塊布,每個人每日都在織不同的圖案,每日加不同的顏色、圖案。某些針線不對勁,不要緊,用不著拆掉它。不完美才是完美,不完美才是活生生的自己,最重要是這幅布對自己有意義。
  
  「生命的每秒鐘都是學習的過程。我就是拿得起,放得低。沒有能力就不要拿,如果盡了力也不成功,就要放得低。不要後悔。我們必須接受現實,如果不能,不斷在內心鬥爭,那就很辛苦。」
  
  數月前,楊紫瓊在聖一大和尚座下皈依三寶,成為佛教徒。「我對宗教一向有興趣,那是發自內心的呼喚。緣分到了就皈依。宗教給我很大的安慰,在惡劣的地方我會念阿彌陀佛,佛在心中嘛。」

 

來源:www.book853.com


© 2008 -2022  Phật Học Online | 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