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廬山煙雨 -- 星雲說偈2
星雲法師
18/05/2015 06:3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埋頭雪嶺豈平常,為道忘軀世莫量;不經一番徹骨後,如何做得法中王?
  
  --古德
  
  禪宗初祖達摩祖師東來,在嵩山少林寺面壁時,二祖神光慧可禪師為了向他求道問法,大雪紛飛的長夜,長立在達摩的禪房前等待,寒雪積到膝蓋上了,仍然一動不動地祈求達摩教示。許久,達摩終於睜開眼,問:「站這麼久,要什麼?」「求師父幫我安心。」「你把心拿來,我替你安。」「我找不到我的心。」「我已為你安心竟!」一旦發現自己心執迷,慧可的心就這樣安好了。
  
  所以「埋頭雪嶺豈平常,為道忘軀世莫量」,為了求道而立雪,以斷臂來供養,在為法忘軀的虔誠下,終能得道。
  
  法遠禪師是南方人,為了求法,千里跋涉到北方,也在寒冷的冬天,孤坐客堂等候掛單,從早到晚都沒有人理睬他。寒風凌厲,同行的八人忍受不了,都一個個走了,最後只剩下法遠禪師。知客師斥責他:「這麼晚了,為什麼還不走?」順手將一盆水潑在他身上,法遠禪師不卑不亢地說:「大德!我不遠千里來此求學問道,一盆水就可以把我潑走嗎?」
  
  法遠禪師為了求道,不顧一切勇往直前,忍受種種屈辱,為了拿一點油煮麵食給大家吃,當家師就怪他拿常住物私做人情,幾次把他趕走。法遠並不氣餒,他出去化緣誦經,補償了虧欠常住的損失,才能安住生活,因而受到常住大眾的器重,終於傳法給他。
  
  「不經一番徹骨後,如何做得法中王」,像慧可、法遠在修持上,如果沒有經過種種的艱苦,怎能成為一代禪師?梅花沒有經過嚴寒的熬練,怎會有撲鼻的芳香呢?荷蓮沒有經過酷暑的熱醞,何來清涼的展放?

 

 .忍字上面一把刀,為人不忍禍自招;能忍得住片時刀,過後方知忍為高。
  
  --古德
  
  「忍字上面一把刀」,世間做人處事,方法千萬種,最要緊的是忍耐、忍辱。「忍」是心上刃,像一把刀插在心上,能夠不叫一聲苦,才算忍。平常布施、持戒的功德容易做,跟忍耐比起來,反而不及忍辱的功德大。忍的威力無與倫比,「忍一口氣風平浪靜,退一步想海闊天空」,忍,是可以旋乾轉坤。
  
  「為人不忍禍自招」,一個人不能忍耐的人,會經常惹災禍麻煩,所謂地低多淤水,酒多壞腸胃,逃也逃不掉。「能忍得住片時刀」,就能少災少殃,如同饑荒時,忍饑忍餓易熬活;貧苦時,忍貧忍古早出頭;困難時,忍苦耐勞容易過。最不易忍受的是心頭氣,很多人常常忍不下一口氣,作出種種計較,招致怨恨暴戾,徒然害了自己。匹夫之勇無異自暴其短,拳頭不打出去,就不會招惹禍殃;眼淚不輕易流下,才能化悲憤為志氣。激動時,不要火急毛躁,才顯得出涵養功夫,才是真勇。
  
  忍一忍,嘴上少說一些激憤的話語,臉上少露一些憎恨的氣相,心裡少留一些鄙陋的人我是非,統統不計較,保持一種氣度,一種寧靜,一忍,就萬事雲煙過眼。
  
  能忍的人,往往是最後的勝利者。起瞋恨心、發脾氣不能解決問題,唯有能忍,脾氣一改,天地一寬,才能顯現化暴戾為祥和的力量,所以說「過後方知忍為高」。

 

.戒為惑病最勝藥,護諸苦厄如父母;痴暗燈炬生死橋,無涯業海為船筏。
  
  --古德
  
  「戒為惑病最勝藥」,國家以制度的建立、法令的遵循最重要;佛教以戒行的修持、規矩的請求最重要!佛門信徒除了皈依三寶外,還要受持五戒。五戒,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說謊、不飲酒。一個人能夠奉行五戒,就可以成就自我的慧命;一個家庭能奉持五戒,就有一個家庭的幸福;如果團體、社會、國家都能夠持守五戒,就個個是善人,人人是聖賢了。
  
  「護諸苦厄如父母」,防護各種令墮苦厄的惡業發生,要像奉養父母般的謹慎、用心。大家如果能夠不亂殺生,就是尊重別人的生存權利;不偷盜,就不會侵占別人的財物;不邪淫,就不會冒犯人我的身體、名節;不說謊,就不會傷害人我的名譽、信用;不飲酒,就能保護生命健康,使得智慧靈敏,不麻醉自己、迷糊自己,生命的慧業才能增長、發揚。
  
  不管你是不是佛教徒,世間人人都應該受持五戒。比方說:要想長壽健康,就不要殺生,多多護生、放生,自然長壽了。想要富貴,就不該盜取、侵占別人的財物,進而以布施為樂。不邪淫他人,自己的眷屬也會受到相對的尊重,不說謊、不妄言傷人。人家也不會隨便傷害你的名譽信用。不吃麻醉品、煙酒,自然身體健康,智慧靈敏。
  
  世間諸苦的來源,就是亂,就是不守法理、不知持戒,社會上一些被逮捕、被控告、坐牢獄失去自由的人,大都是犯了這五戒,如果要想獲得自由,去除愚痴,開亮光明燈炬,得度生死之橋,有菩提船筏運載無涯業海,則受持這五種基本人生道德是很重要的。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