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夜半鐘聲4
馮馮居士
01/06/2016 07:13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小雷音

去去來來. / .謄錄

西遊記書內有一段講玄奘大師西行,來到一處高山,忽然看見祥光藹藹,彩霧紛紛,有一所樓臺殿閣,隱隱鐘磬悠揚,就喚行者去看是個甚麼去處,行者抬頭一看,珍樓寶座,寂散天香,青松翠竹,霞光縹緲,彩色飄飄,朱欄玉戶,畫棟雕樑,鳥啼丹樹,鶴飲石泉,鐘磬舒徐,簾捲輕煙,紅塵不刮,淨土道場! 

行者禀道:「師父,觀此景象,似是雷音,卻又路道差池。我們到那廂,決不可擅入。」 

三藏說:「莫非就是靈山?休誤了我誠心,擔擱我來意。」 

長老來到山門前,只見「雷音寺」三個大字,慌得滾下馬來,倒在地下就拜,口中罵行者:「潑猢猻!明明是雷音寺,你還哄我呢!」 

行者說:「師父莫惱!再看看清楚!」 

長老再看清,卻是「小雷音寺」 ,就說:「就是小雷音寺,也必定有個佛祖在內。經上言三世諸佛,遍滿十方。就是無佛,也必有個佛像,遇佛拜佛,且去拜來!」 

只聽山門內有人大叫:「唐僧,你自東土來拜我佛,為何還不下拜?」 

慌得三藏急急下拜,八戒沙僧也下跪,惟大聖牽馬在後不拜。大眾進了二門,就見大雄寶殿,殿外臺下,伺立五百羅漢、三千揭諦、四金剛、八菩薩,無數聖僧,佛光奇麗,瑞氣繽紛。慌得三藏長老與八戒沙僧,一步一拜,拜上靈臺,唯獨行者端然不拜。 

蓮臺上座厲聲喝道:「孫悟空,見如來怎敢不拜?」 

行者一看,便知是假佛,掣出如玉金剛棒大喝:「好孽畜,怎敢假供佛名,敗壞如來清德!不要走!吃我一棒!」  

好大聖,輪棒上前便打,只聽半空中叮嚀一聲,一副金鐃鈸落下,把行者合在裏面。那些阿羅漢、揭諦、聖者,一擁上前,把長老和豬八戒、沙僧全都拿住。

三藏此時再看,蓮臺上哪有佛祖如來?哪有諸佛菩薩?全都是些妖怪,妖王下令縛緊,留住蒸了吃。  

後來一段,就是描寫行者與妖王鬥法,請了諸天神佛,都被妖王捉去,行者神通如是廣大,亦不是對手,直到最後,請得彌勒佛來才降伏妖王。原來是妖王偷了彌勒佛的金鐃鈸與黃布包袱,都是佛門至寶,所以無人可敵。 

以上這一段,是我對西遊記中最欣賞的一段。何以故? 

記得虛雲長老他老人家某次講法之時講:「魔來魔斬!佛來佛斬!」這句話,是我不知在何處看書看到,那位大德筆記所記下的,文字可能並非如此。若有訛誤,希望大德指正!我或者是夢中看書看的,亦未可知。 

我時常在夢中看書,所看者往往是些古老的書籍,醒來有時記得全部,多半只記得一部分,有時亦能將它筆錄下來,只是多半殘缺不全,往往不解其意,亦不知書名爲何。我最常在夢中去到一處藏書樓,樓中有靠牆而立高高多層書架,每一格都堆放很多石印的古舊書籍,累千累萬,都不是漢文,可能是藏文,一字不識,但是我常常回到此樓看書,直到佛殿鐘響,我才忽然而醒,身已在加拿大家中。而那處之佛殿景物,仍然歷歷在目,無法解釋,亦不知該處是何地?那些經卷,多達數十萬卷。  

在那處之藏經樓上,沒有什麼僧人,只有我獨自取閱經典書籍,偶然有一兩位僧人出現,都似未看見我,從未對我注意,我有時向他們發問,亦不獲得反應回答。他們連望也不望我一眼,查完就走。倒是外面樓下的大殿,有很多僧眾,都不似中土僧人,有些披著紅色?有些黃色,亦有灰色的僧袍,我也曾從樓上飛身躍下,但是從無一人注意過我。  

我記得有一次又忽然身在彼樓看書,突然看懂那些奇怪的文字一部分,其大意如下:「彼眾來自小天狼星,上身是人,下身是魚。 」又說:「小天狼星,距此億里路,肉眼不可見,唯佛眼可見之。」又說:「小天狼星,隱於天狼星之後,星球表面均爲弱水。 」「小天狼星,物體重於世界十有六倍。  

遍查天文學書籍,並無小天狼星之稱,亦不知所指。直到最近,方知果有小天狼星,果然是肉眼不能見之小星,是不久之前才被天文界發現的。註

英國有一位天文學作者說:「非洲腹地多哥國(Togo)土人,數千年以來已經知道有小天狼星之存在,多哥族人奉祀之神像,是一座上身是人下身是魚的半人半魚怪物。多哥族人自古傳說,半人半魚教給人類智識與文明,他們本來居住於小天狼星之大海中,來到地球,居住於地中海。(英文稱小天狼星爲Sirius-B) 多哥族五千年前居住於地中海南岸,後來被後起的民族壓迫而避居中非洲至今。  

我夢中常去之藏經樓,書籍都編有年代,記得我取閱的一卷(是卷軸狀的),編年爲佛陀之前八千七百二十三年。(質料似紙而非紙)  

如果我夢不妄,我相信我去之處是喜馬拉雅山。對於天文無何智識的我,實在無理由會知道有個什麼小天狼星。  

另一次,我又夢中去到藏經樓看書,看到一段,亦不知道其是梵文還是藏文?但我忽然看懂,大意說:巨島從南方漂來,碰撞西藏平原,大雪天山升起,夾在中間,成爲聳入雲裏之高峰,藏地變成高原。   

(天華出版社編案:明報月刊第一四五期──一九七八年一月號,有篇根據七七年四月的Scientific American最新研究資料寫成的《印度沖擊歐亞大陸,使中國發生大地震》一文,中說印度次大陸每年向北移動約五公分喜馬拉雅原是印度平原印度次大陸已走了兩千公里西藏高原……承受了六至七百公里的面積等科學研究論斷,與馮馮居士夢見之經文若合符節。)  

醒來百思不解,與一學科學之友人談及,友人終於找到加拿大著名地質學家威爾遜博士(J. Tuzo Wilson)之名著《大陸飄移學說》,指出告訴我:印度在億億萬萬年前,原是位於非洲東南海面,漸漸飄移北行,終於與西藏一帶互撞,地片拱起,形成喜馬拉雅山脈。即使是最高峰「永恒峰頂,」兩萬多尺上面的土壤,仍有海底之貝殼化石土層。  

藏經樓有一卷,指出南方有一個大洋,有一個古國,忽然全部陸沉,形成大洋。國人逃生者,有人到達天竺,攜來「卍」字與佛像,奉祀之無源古佛,再經十萬八千劫,轉生爲釋迦。  

這一段,尚未找到可以佐證之文獻,姑妄在此錄文存疑。那一段文字解釋說:「卍」字就是太陽之光華旋轉之象,象徵智慧與生命。  

這些解釋,未知是否符合佛教?這都是我夢中飛往雪山中一藏經樓看書看到的片段。其他零碎尤多,不及一一敘述。  

有時候我也在夢中進入教廷圖書館,翻閱平時不懂的拉丁文古籍羊皮巨冊,甚至有些是古代楔形文字的巨冊,使我得知很多很多沿革與隱秘,因係他教,在此不便討論。  

有時候我夢中翻閱一些外文書籍,醒來歷歷在目,甚至可以打字記錄下來,有條不紊,只是不知道屬於什麼書籍,而且記憶只能僅存半小時,逾時印象全失。  

我很難描述這種經驗,這好像是攝影,經我眼中一看,全書各頁一一都攝下底片,但一經曝光,就全都消失不見。我相信這不是我一人之經驗,很多佛友都有此種經驗吧?  

話說回頭,假如我夢中(或可說是定中)所見之書籍可靠,然則佛教之歷史,實在已不只是數千年而已,已經是不知幾十萬年歷經幾千萬劫了,而且佛教中之古籍對於宇宙所知,先早而淵博。  

我相信佛友中必定有人曾經去過西藏與喜馬拉雅山,假如能提供些少指教,指出我夢中所見之佛寺與經樓,大約在何處,那就感激不盡了。假如能因此引起研究該處之古籍發掘知識,豈不甚好?  

我仍能再多作一些描寫:大殿佛像下面,殿中有兩根巨大龍柱,那兩條金龍是會旋轉的,繞著圓柱旋轉,有些像走馬燈一樣。大殿外面是很高的巨石砌成殿基的下半層,高高的,像一城牆,整座大殿,就好像是置放在半山石崖上似的,十分險峻。我看不見有漢字的牌匾,大殿亦不很似中國式的佛寺。木料都很陳舊,並無油漆,呈褐色的天然顏色。  

天知道我夢中常遊之地這一座大殿與經樓,是什麼地方,我有時坐在瓦面,有時貼瓦而飛,有時在座前拜佛,都無人理睬我,那些僧人,有些貌似蒙古人,有些似漢人,有些似印度人。 

有時後我想起:莫非這是我自己的心魔?像西遊記中的「小雷音」似的?  

我亦想起虛雲大師所講的:「魔來魔斬,佛來佛斬」之語。所以我亦不當這些境界是真,我有所見,亦不敢喜,亦不敢懼,隨它去好了。  

我歷來所見異象太多,亦分不清孰是魔來孰是佛?有時我覺得,倒不如一無所見最好,一無所見,最爲清淨!至人無夢!  

以我尚未入門之膚淺心靈經歷來妄說這些話,自己也覺得十分幼稚可笑,不過這的確是內心的感覺。自從我在《內明》開始公開個人的膚淺心靈經驗之後,不時會有些佛友向我打聽,有些表示懷疑其不實,有人認爲奇怪,也有些認爲我所言不妄,褒貶俱來。我趁此表白一下,我說的,都只能代表個人的心靈現象,距佛法本意尚遠,我才學了多久佛,敢說有什麼進境呢?只不過都是自己的心靈歷程罷了,安知不都是虛幻?安知不都是心魔所設的「小雷音」?一切都應視之爲幻!  

天狼星的伴星β,是人類最早發現的白矮星.它體積很小,距地球差不多,肉眼看不見;但密度特別大,比水大了三萬倍,質量跟太陽差不多.這顆星是1862年天文學家用望遠鏡觀察到的,1915年才確定它的"白矮星"身份,從而引起天文界的高度重視.然而,至少在一千二百年前,非洲馬里(Mali)的多根(Dogon)部落,就開始祭祀這顆星,並且知道它的體積,密度,軌道形狀(橢圓)和它圍繞天狼星運行的周期(四十九個地球年),把這些記載到這個原始部落的木刻,壁畫和紡織品上.  

據說,是一位叫做"諾默"(Nommo)的神,把關於天狼β星的知識傳授給多根人的.多根人保存著一張畫,畫面是他們信仰的神乘坐一個拖著火焰的大飛船,從天而降,來到多根部落. 於是,人們猜想,那個"諾默"可能是從天狼β(或與之有關的星)上來到地球的外星人.

資料來源:網貼

早在歐洲文藝復興之後,正確比例的世界地圖出現,就有人發現南大西洋兩岸的海岸線可以大致拼合,如1620年英國的政治家兼自然哲學家培根(Francis Bacon)就發現了此一現象。住在巴黎的美國人史奈德(Antonio Snider-Pellegrini 1858年出版的書中也曾提及南美洲與非洲曾一度相連在一起。

1911年秋,德國氣象學家韋格納(A.L.Wegener)偶爾看到一篇有關「陸橋說」的論文,文中提及有關大西洋兩岸的南美洲及非洲古生代化石分布相連的情形,他大受鼓舞,於是繼續蒐集其他資料,正式開始研究他的大陸漂移理論。191216日,韋格納在一場地質學會議中首次發表大陸漂移說,四天後他又在馬堡(Marburg)召開的自然科學促進會中重申他的學說。

第一位將這個想法賦與真正科學觀點的是美國地質學家泰勒(Frank Bursley Taylor),他在1908年的一次演說中首先提出,兩年後又出版長篇論文,都在韋格納以先。他認為地球的北極和南極原來分別有個大陸塊,在第三紀(新生代初期)時,這兩個大陸塊開始向赤道緩緩移動,而在這過程中陸塊不斷破碎,它們的前緣則密合為大山脈。至於造成陸塊移動的原動力,泰勒認為是地球轉動的離心力。然而,由於泰勒並不是學術圈內的人,他是靠富裕的家境獨立完成研究,因此學界並不重視他的想法。

1963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威爾遜(J. Tuzo Wilson)以福爾摩斯的地函對流來解釋大陸漂移及海底擴張的現象。他認為現今的紅海及加利福尼亞灣正是大陸塊中正在發育的裂谷,而大西洋則是裂谷擴大之後的成品,昇湧的地函對流在它們之下正不斷進行著撕裂的動作,日益擴大的裂谷湧入了對流帶上來的地函物質,此時地函物質原在地底承受的巨大壓力驟減,熔點隨之降低,因此多熔融為岩漿,噴出海底而形成中洋脊,也就是新的海洋地殼。

如此,新的海洋地殼持續在中洋脊的裂谷生成,而舊的海洋地殼即隨著地函熱對流向兩側擴張,也帶動了大陸的漂移。另一方面,當擴張前緣到了對流的沈降處時,海洋地殼即隨之沈降而形成海溝,較輕的大陸地殼則堆積褶皺成為山脈,南美洲安地斯山脈及其西側的海溝就是典型的代表。

威爾遜進一步提出證據。在對大西洋各火山島的定年分析,就發現其年代隨著與中洋脊距離之增加而愈老,若這是海底擴張的結果,則以這些火山島的年代估算,大西洋海底擴張的速度每年約26公分,倒推可得大西洋是在大約一億五千萬年前(相當於侏羅紀)開始分裂的,這與大陸漂移說根據陸地資料所推論的結果相當吻合!

資料來源:

http://earth.fg.tp.edu.tw/learn/plate/plate1.htm

http://earth.fg.tp.edu.tw/learn/plate/plate2.htm

http://earth.fg.tp.edu.tw/learn/plate/plate3.htm

永懺樓随筆之廿──《小雷音》

原載香港《內明》第71期:1978021

觀音菩薩的形象

我在《內明》發表過數次個人的淺薄幼稚心靈經驗,都是真實的。有人賜示認爲可能是我自己的幻境,有人說可能是學習坐禪所引起的心魔,也有一位說我所稱神游太虛到達銀河系外面是不可能的,必是心魔,也有人說我所稱見到觀世音菩薩是英偉丈夫之說不符佛教傳說,對於一切熱心的先進及長者賜示惠詢或批評,我都非常感謝,完全接受。我也常常自戒勿以禪坐有所見爲喜,我亦非有意外炫這些最淺薄幼稚的心靈現象,只不過是提出來報告,請先進大德指導,和青年學佛朋友交換學佛經驗,以茲改進罷了,假如我有錯謬,還得請佛教先進大德多多指正,指引正途,我是很願虛心接受的。  

舉例說,前年我一時頑皮,文中喜以「猴兒」自稱,一則是童心未泯,二則是自嘲頑皮,後來冰瑩姨母轉來蕭居士先後數函,指出不應用「猴兒」之自稱,顯得不莊重,而且心想猴將來就會變猴,蕭居士之指教甚是,我已遵命悔改了,蕭居士後來又來函責以仍見拙作自稱「猴兒」「猴兒」,可見我仍未俊改,我那些是舊稿,一批寄上《內明》留用的,故此未得及更改,後來的稿就都不再自稱猴兒了。 

不過對於自稱猴兒,我確實只是一時頑皮愛玩之失態,並非心想自己是猴,可以請蕭居士放心,我並在此叩謝關注。  

我有時仍是有童心的,僅在昨天我仍與鄰家的狗兒談天了大半天,我們談話是旁人不懂的,只有小狗和我互相懂得,我們互用「汪汪汪汪」的吠聲交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還跟小孩子似的和小狗在草地滾玩,互相吠叫,在草地上四腳爬行,玩得瘋瘋癲癲,這就是我的本性,忘了自己是三四十歲的人了,我又愛透了小動物,見到小貓小狗兔子小熊,什麼都愛極了,這是再也改不了的。  

我就是這樣的人,見了羊,跟羊講話,見了牛,也是要「牛語」會話一番,見了小鳥就學鳥叫。從前我們家附近有一家人養了一批巨型火雞,像小駝鳥似的,百來隻,天天張開尾屏晒太陽,我一走過,就忍不住要吹口哨,逗得百多隻火雞伸長了藍色的子,搖擺著那一串藍色的肉垂子。咯咯咯咯地叫個不休,吵得主人要出來罵我攆我,我就哈哈大笑逃走。沒法子,小時候是這樣頑皮, 現在見了火雞也仍是愛吹口哨逗牠們亂叫的。火雞對於尖銳聲音最敏感,一聽見吹口哨,牠們準要亂叫,十分好玩,您不仿試試看,假如您要試試,我這些小小心得十分樂意奉告:口哨務必要尖銳凌厲,務必要叫火雞先生們出其不意大嚇一跳,那包您一吹奏功,聽到火雞先生們咯咯狂叫,而且像接力賽跑似的,引起連鎖式的一群亂叫,包管可以吵得鄰居都出來咒罵,那您就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神態自若,輕輕鬆鬆,安全撤退,還可以回頭倒着走,欣賞火雞們的伸長頸子,向您瞪視,真是樂在其中。

另外一件我喜歡的頑皮遊戲就是引起狗嘷,我記不得在中國的狗會不會像狼般地嘷叫,離開時太小了。在北美洲的狗類,多半是會像狼一般地嘷叫的,我最賞心樂事之一,無過於路過看見人家院子裏有狼狗或者略有些狼形的那些狗類,覷着沒人,我就學一聲月夜狼嘷,學得也並非很像,不致叫您聽了毛骨悚然,可是那些狗類一聽到,就忍不住要昂首望天地嘷叫起來了,叫得十分難聽淒慘,嗚嗚狂叫,牠們挨家地一隻隻響應叫下去,吵得不亦樂乎,於是狗的主人就紛紛罵狗,叫牠們「Shut up」,可憐的狗友,挨了一場冤枉責罵,也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呢!那我就笑,一路笑着,笑到眼淚都流出來。

漸漸地有鄰人知道是我作怪了,一看見我走過,有些就要事先關照其狗,有次一位洋老太婆對她的狗說:「別望着那個壞蛋孩子!」 

我又喜歡逗貓兒,差不多的貓兒都會跟我一見如故,我隨便走到什麼住宅區,看見人家的貓兒在草地上曬太陽,我就跟牠喵喵會話一番,起先牠還不耐煩地擺尾巴,後來就答應著,一邊喵叫一邊過來跟我親熱了,在我褲脚上擦著耳朶腦袋,豎起尾巴,然後就跟我玩,往往陪伴我散步走上半個街口。有一隻鄰近的大胖貓,尾巴像松鼠似的,更是時常送我回家,索性就在我家前院躺下來,直到我餵牠吃完牛奶才跟我拜拜。  

說我是老天真也可以,是長不大也可以,不成熟也都未嘗不可,事實上我不光是有些孩子氣,我也不光是喜歡惡作劇,在我的眼中,貓狗都是人類,只不過它們已經迷失了前生本性。他們投生畜類,什麼本來的智慧都失去了,只剩下本能與天真,有一些畜類是知道或者能夠回憶他們的前生,只是有口難言,偶然也碰到有些貓狗能夠和我互相凝視之時,從牠們的瞳孔中告訴我他們的前生故事,當然他們大多數都是迷失不知的,我說的是極其少數,這裏無意詳論,將來另外再談我聽到幾隻貓狗對我講的牠們的前生故事──牠們並不是用語言對我講,只是在我們彼此眼睛凝視之時,獲得交換意見,我很難解釋這種情況,不過我相信有很多人會了解我講的是什麼意思,學佛已有高深成就的人當然更加了解,就是一般人對於這種情形略有所知的人亦會意會。  

在西方的許多大學裏,設有傳心學Parapsychology一科,研究類似此種之「傳心」或「意會」,這是屬於心理精神學系之下的一科,尤其是在英美德法加蘇這幾國,這一門學問是被視爲嚴肅的研究的,不像我們中國人一般那麼未經深入研究就隨便視之爲荒誕怪異。 

西方學者稱這種傳心能力之一爲ESP,假如您認爲我說得太不夠具體,我不妨舉出兩個例子,來證明西方科學界對ESP之重視。  

最出名的例子就是美國太空署(NASA)自從一九七五年起,撥出專款聘請專家,進行研究傳心通訊學。 

這又得談到太空科學了,現在當代人類的最新科學通訊,除了無線電電波之外,還有微波(Micro—Wave)與雷射線(Laser) ,無線電波當然已經是最普遍,亦最容易控制,但是用後面兩種作爲太空之間的通訊,則尚未到那麼圓熟隨心所欲之地步,而無線電波的速度,在太空中的巨大距離之內,仍嫌太慢,假如要與距太陽系最近的一個星雲仙陀座銀河系聯絡,無線電波需要地球時間四百年方可穿過那一段四百光年的距離。 (每一「光年」就是光的速度走地球一年時間的距離,光的速度每秒鐘走十八萬六千二百七十二英里,比孫行者的斛斗雲還快,行者是一個斛斗十萬八千里。

美國和蘇聯雙方科學家都希望找到更快於無線電波與光速的可靠太空通訊媒介,蘇聯在數年前就實驗訓練他們的太空人運用ESP在太空實驗站上向地面聯絡,他們試用ESP能力向地面發出信號,亦從地面向太空實驗站上的太空人發出ESP密碼。蘇聯科學家的秘密檔案中登陸者已經有多次初步的成功,最好的一次,是在相隔地面三千英里與太空人用ESP聯絡成功。

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只能告訴您,也是ESP吧!  

美國太空署至今仍未獲得這樣的成就,在這一點,是比蘇聯落後的,不過研究下去,將來也必定有一定的成果,這是可以預卜的。  

好了,美蘇的科學家都開始注重研究ESP,是什麼呢?依我個人幼稚的經歷與見解,那就是人腦松果腺所發射出的微波,它的頻率可能比微波還要精微。本來人人都具有或多或少這種天賦的,都給世俗利慾與煩惱等等消耗殆盡了,使我們失去了這種本能,假如我們能夠澄清心中一切煩惱一切慾望,到達某一種禪定境界,這一種本能就能夠逐漸恢復,再加精心苦煉,就會達到某一種世俗驚稱爲「神通」的境界。  

蘇聯訓練選擇的幾個太空人運用腦波通訊,是採用什麼方法呢?照我所見,他們是採用佛教的坐禪方式,蘇聯是個無神論國家,他們這樣做法,出奇吧?他們的看法是佛教的坐禪方式是一種科學的集中腦力去除雜念的方法,而不視之爲「神」或什麼的,教他們的那個人曾到過中國學過佛教的坐禪,他們的功夫沒有白費,終於成功了在相隔三千英里的太空上與地面用腦波通訊了,雖然只是一些電碼符號,彼此能感應收發,準確率到達百分之七十,這成就也很驚人了。 

這是事實,並非我杜撰。等著他們將來必有公開的時候,您再驗證我的話罷!  

那麼,我的偶然能够神遊千里之外的香港妙法寺,或者有時神遊太空,實在也是很平常很幼稚的一種腦波活動罷了,何必大驚小怪?又何必認爲是怪異荒誕呢?我數年來數次偶然「看見」中國大陸的核子爆炸,預報也僥中,也不過是很膚淺的ESP而已,很多學佛的人具有更大的能力,只是他們不說出來罷,真人不露相!也只有我這樣的冒牌貨才會胡說亂吹一番,不過我的目的並非自炫,亦無足以自炫的價值,而是希望拋磚引玉及引起青年朋友對於佛法的門外初步興趣而已。  

事實上,我的ESP能力是不能收發由心的,忽有所見,來時擋不住,去亦留不住,而並非我已有任何程度,實在仍未算得是什麼修為,或者只是佛有時賜給我短暫「開開眼」吧?這些日子我煩惱太多,心情不寧靜,什麼也沒有看見,只是看見伊朗的沙皇變成了一個僵屍穿著軍服行走。(附記:此文發表在伊朗政變之前,沙皇今已死亡。)  

閑話休提,且說我看見的觀音菩薩,我自知並非幻想,亦非夢中,亦不是妄想出來的。我不時看見的觀音菩薩,都是男子形象,並非世傳的女像,在我的感覺,菩薩的現身,亦並非世傳的什麼「駕雲」而來的,我見到的也不是菩薩的法身,而是菩薩放射出來的一種「能」,衪的輻射能力與我的腦波相接,產生形象,俗語所謂心動神知,心中唸及菩薩,所謂誠心,即是集中了腦力,運用腦波祈求菩薩,菩薩的超自然的「能力」就輻射而至了,並非菩薩竟要親身到達。  

假如菩薩是個肉身凡人,天天時刻有那麼多人求衪,衪就是坐火箭也應付不了哪!已經成佛的菩薩是用衪的「能」來救助世人脫出苦厄的,菩薩的「超能」,也就是佛教所稱的「佛力」,並不受時間空間限制,隨時可以射到。  

由於佛力引起「非物質」及「物質」的內部關係改變,而使到「事」與「物」有所變化,就使得稱求其號者得以脫出苦厄,這是一般未研究的人認爲不可思議的。  

這又要不得不稍微一提我粗淺的科學見解──實際上是我從神遊偷來的古代佛典上的一知半解,那就是我在《內明》發表過的「非物質」,佛力是屬於非物質的一種「能」,非物質或稱反物質,存在於宇宙之間,宇宙之大無窮無盡,是由「物質」與「非物質」互相交錯存在的。  

在物質的宇宙中有「非物」,在非物中有「物」。我們是屬於物,視非物爲虛,但是非物之中,視我們亦是虛。這已知的正反宇宙,大到無窮無盡,在物的宇宙之中,有至少一千五百億個「銀河系」模式的星雲旋轉,也就是我所見到的佛教「卍」字的由來,是象徵宇宙的。  

在每一個銀河系模式的旋轉卍字星雲之中,有最少一千億個太陽系,而我們的銀河星雲不過是很微小的一個而已,我們太陽系又是很小的一個,地球更不必談了。  

推動宇宙的動力,最大的是「非物質」或「反物質」的「能」,它能夠進入物質的最小的中子粒子之內,使其改變,而產生很大的變化與物質能量。非物質的「能」,能夠自由來往太空,並無時空──太空宇宙其實是並無時空的,時空只不過是地球旋轉所引起的錯覺,一萬年前跟十萬年前其實從太空看來只不過是同一點。只因爲我們是有生有死,感覺到時間。 

佛者,是已經脫出有限的生命,而保留衪的一切識力智慧,存在於一種「非物質」的形式,化爲宇宙中非物的一部分,是不再有「生」有「死」的,是永恒而不受時空限制的,怎樣能煉到,則非我所知,無法討論,我只知道這麼一點點,就是佛力是宇宙一體的一種「非物」之超能,的確誰說佛是女像男像,都不過只是佛的能引起我們心中產生的一種「有限」智識的形象,要視各人的識力,見聞,觀念等等不同,故此,觀音菩薩有千種化身,有人見到是女身的菩薩,有人見到的是男子,亦有人見到是老婆婆,亦有人是受了寺院塑像形象之印象影響。  

是的,觀音菩薩是以其無限的「非物」超能拯人出於危困痛苦,而非如世俗誤傳以爲是物質的人身而來的。  

菩薩兩字,梵文原稱「菩提薩埵」,舊譯有謂「大道心眾生」,又有譯「覺有情」。 

維摩經注有謂:「菩提是佛道之名,薩埵爲大心眾生,有大心方能入佛道,故名菩提薩埵。」  

大論釋說:「菩提名佛道,薩埵名成就眾生,以佛道成就眾生,故名菩提薩埵,菩提是自行,薩埵是化他,故稱菩薩。」  

普門品:「爾時無盡意菩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觀其音聲,皆得解脫。」又說:「若有眾生,多於淫慾,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使得離慾;若多瞋恚,常念觀世音菩薩,使得離瞋……。」 

凡遇諸難,要誠念觀世音菩薩佛名,皆得解脫。  

以上所引經文,容或我記憶有誤,請原諒,不過相信大意仍存,我所知極有限幼稚,只能夠用前數段的解釋來說明觀世音菩薩度厄濟困的方式是佛力的「非物」超能現象,無法進一步作較深入的解釋。總之,我認爲假如斤斤計較菩薩是男是女,甚至要考證衪穿什麼衣裝,在我看來,是沒有必要的。請問「光」與「能」是男呢還是女呢?穿印度裝呢?穿中國宮裝呢?穿「太空裝」?  

我認爲,只要我們至誠禱念觀音菩薩,我們所行正善,我們的腦波就能接觸到菩薩輻射迎來的「能」,衪的佛力會使我們的環境事物在無形中改變,使我們得脫苦厄。這是與人爲的力量是完全不相同的,各人見到的菩薩形象,也因人因識而異,是以有千種菩薩化身,要知是否魔見,那容易,若有魔邪冒充菩薩,它當然有邪求,我們自然立刻知道,也只須正心念菩薩名號及金剛經,邪魔就退,真佛出現,而且所謂魔邪,很多都不過是我們自己心中的邪思作怪招致的罷了。  

觀音菩薩的能力現相,現身說法濟度,通常現出與對象相同之相,亦即是就對象之識力與觀念而現相,故此有天王身(梵天身、帝釋身、大自在天身、毗沙門身)。五人身(小王身、長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羅門身)。四女身(長者婦女身、官婦身、居士婦女身、婆羅門婦女身)。兩童身(童男身、童女身)。三聖身(佛身、緣覺身、聲聞身)……又有八部身。(天身、龍身、夜叉身……我記不起八部名稱了。)  

總之,有無限之形相變化化現,有千手千眼,有無窮色,無窮相,我們若要固認一相或固執一詞,就變成了執著,我認爲最要緊的是心中至誠善念,與禱念「觀世音菩薩」,這是最重要的,不要太希求現相;求之過急反而產生幻相著魔。我們所求的是菩薩的「能」,佛力一到,就產生事物的改變而使我們脫苦厄了。  

我這些,是以我這樣未入門的初學幼稚觀點來向初學的青年朋友胡說的,假如有誰要研習佛理,還須向佛界的各位高僧及大德居士請教,別信我這一套瘋瘋癲癲的話。  

普門品又說:「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故。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若有百千萬億眾生……入於大海,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以是因緣,名觀世音。」 

此外,還有刀難,鬼難、囚難、賊難等等任何千災百難,均可持念觀世音菩薩之名而得解脫,我手無經卷,只憑記憶,文字或有錯謬,但大意似係此。 

「佛告無盡意菩薩,若有眾生……」還有許多,我記不住,青年初學佛的朋友請閱讀普門品經卷原文,當可獲甚多智慧。 

聞說觀世音菩薩之名號,在唐代以前原稱全名「觀世音菩薩」,後來因唐人避太宗李世民之「世」字名諱而略稱爲「觀音」,這種封建餘毒什麼避諱,實無道理。  

又聞玄奘三藏謂不應譯爲觀世音,應譯爲「觀自在」,梵文Avalokite'Svara,是否此意,我不識梵文,不敢妄言。  

世傳觀世音菩薩是妙莊王(Subbavyuha)之女,被父王下令殺死後,靈魂進入地獄,地獄隨即化爲天堂,她乘坐蓮花浮至普陀洛伽山(Potaraka),或者這是世間多將觀世音塑爲女像之起源。  

從現代心理分析來說,人類最渴望的是母愛,與佛洛伊德醫生齊名的心理學家容氏(Jung) 在他所著的「形象與象徵」一書中說:人類心理中有一部分是嬰兒的尋求母愛的渴望,無論長到多大多老,總記著在母親懷中做嬰兒的安全與溫暖,所以在許多宗教都將象徵母愛的一個女性像尊奉爲神,這是對於一去不復返的嬰兒時代的追尋,所以在基督教有聖母瑪利亞,在佛教有觀音老母,在古代巴比倫與埃及亦均有母愛象徵手抱嬰兒的女神。  

容氏原文是德文,大意如此,我手頭無書,只憑記憶,我甚然其說,尤其是在重視孝道的佛教,很自然地就將觀音菩薩塑造爲一位慈愛的母親。觀世音菩薩的白衣原是天竺裝束,其形象是抱著一個嬰兒,有些比較宗教學者考證是觀世音的慈悲佛母相,西傳到了中東,衍化爲其他宗教的聖母,此說當然仍待更多考證,不過就其形象之相似,也不無可能,他教之使用唸珠,亦與佛教相似,這是很有研究的價值的。  

虛雲大師曾講過某宗教是出於密宗,他語焉不詳,我想必有所本,依我所知,西藏奉拜觀世音甚篤,稱首府拉薩的喇嘛法王宮為「普陀洛伽」,而西藏又是密宗的發祥地,西傳至中東,可能性甚大,改天我再討論這些。 

觀世音菩薩,在鳩摩羅什譯經以前之古本佛經,都稱觀世音菩薩爲阿彌陀佛的左右兩位大士之一,另一位是勢至(Mahasthamaprapta),觀世音司慈悲門,大勢至司智慧門。觀世音後來成爲獨立的菩薩,似係經由龜茲國高僧姚秦鳩摩羅什譯出《妙法蓮華經》以後的事,妙法蓮華經一共二十八卷,第二十五卷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這些來源均說觀音菩薩是男相,在古代亦盛行塑奉的男像,復以慈悲故,化身女相,現世準提觀音,象徵佛母。  

在我個人的神遊之中,所見觀音菩薩悉爲男像。不過,要到我多方考證,方知記載上有關原是男像之情形,最初我是並不知道的。在幼時我一直稱呼觀世音菩薩爲「觀音老母 」,可是我稍長大以後,所見都是男像,這曾經令我迷惑許久。如今可都恍然大悟了。最要緊的是篤誠禱念觀世音菩薩,自然可獲得衪的超自然能力的輻射,化解一切災厄,我們又何須爭論衪是男像或女像呢?那都是衪因人而施的千百化身形象之一罷了。  

永懺樓随筆之三十──《觀音菩薩的形象》
原載香港《內明》第86期:1979051
原載香港《內明》第87期:1979061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