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遇見活佛/帥氣又談過戀愛他究竟是怎樣的活佛?
記者張菫宸/專訪
19/03/2018 07:28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台灣最近吹起了一股活佛旋風,打著年輕、帥氣,外型有如偶像明星的盛噶仁波切來台後,顛覆了台灣人對西藏活佛的印象,就在這樣穿名牌、開名車、帥氣的外表下,甚至出了一本書大膽的披露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這本書甫出版兩週便銷售一空,還出現斷貨的現象,究竟他是個怎樣的活佛呢?是怎樣的魅力呢?
  
  在專訪活佛前其實很緊張,一方面是對訪問活佛會令人覺得嚴肅,另一方面是主管和同事報以認真的態度,一副沒有好好專訪這位神秘的時尚活佛,我就會下18層地獄的感覺,所以在專訪前我把活佛的書前後翻了好幾次,於是帶著一顆敬畏的心前去。
  
  這天活佛穿著牛仔褲、T恤和棒球帽出現,嘴裡還嚼著口香糖,如果不說他是活佛,走在街上真的會以為只是個年輕人,如果覺得這年輕人有什麼異樣,就是年輕人身邊跟著一位喇嘛。或許活佛感覺到我的緊張,所以便很親切的先跟我問候聊天,還幫我在書上簽了名,和一般對坐在台上弘法的活佛不同的是,盛噶仁波切親切地像個好朋友,儘管外表再時尚流行,他的言談舉止不論的強調佛法精神,他不斷的跟我強調,佛法就是在生活中。

 

  當我看完這本《我就是這樣的活佛》一書後,其實最好奇的就是「這些文字是誰寫的?」因為書裡許多在描繪活佛的心聲或想法時,總可以用著很貼切的形容,讓人用文字走入活佛的內心世界。因為有許多名人出書大都是用口述別人代筆的方式完成,所以我也很好奇活佛是否也是用這樣的方式出書,沒想到活佛卻表示,沒有人可以知道他心裡真正的想法,除了他自己別人也無法好好詮釋真正想要說的,所以這本書是他花了三年的時間,將自己不平凡的經歷寫下,想透過他在俗世中的體會,去幫助所有人去了解自己的內在和尋找幸福快樂,讓每個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是可以修行的。
  
  盛噶仁波切是在16歲才被認證為活佛,所以在16歲之前像一般人去學校上課學習漢文,活佛說之前在印度時也曾不斷地閱讀中文書,也是因為佛法的力量才讓他可以將內心的想法藉由文字表達出來。
  
  活佛說雖然和一般小活佛比起來,在16歲才被認證算是滿晚,但是也許就是曾經在俗世間經歷過,才了解年輕人的心態,才能渡化年輕人。雖然16歲才被認證活佛再世,但是小時候也曾發生過一些奇蹟的事,從出生那一刻在雪地裡的大彩虹,便讓人覺得不尋常。另有一次從二樓的屋頂上掉下來,在那一瞬間活佛心想:完了、完了,不死也得摔斷腿。但是好像有什麼神蹟發生,活佛說「忽然覺得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半空托著我往下墜。當時我還想,這也許是夢中吧?若不是夢中,我在半空上怎麽還會看到那座噶紮西寺廟呢?我還想,那座廟和這兒根本沾不上邊,它怎麽會在我眼前一晃一晃地浮著呢?對,一定是夢!於是我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便準備用手掐一下身上的哪塊肉,如果掐不著或者掐不疼,那就證明我的判斷沒錯。這是我自己從會做夢開始,從一個又一個夢中總結出的經驗。還沒等我伸手,身子便已經掉到了地上,就像平時走著走著不留神滑倒一樣。動了動肩、沒疼;再挪了挪腿,也沒疼。自己也感到奇怪,哪都有感覺,就是沒疼。起初我以為是掉到了草堆裡,可我欠身一看,全是硬土,還布滿了為防下雨時道路泥濘而鋪的石塊。我試著往起爬,竟和正常跌倒了爬起來一樣,一點都不費力。我索性一下子站了起來,那些在四周幹活的村民們圍著我,像看魔術表演一樣,半張著嘴,驚得一聲不吭。」

 

  還有一次因為一個女孩子使活佛感受到神秘的力量,活佛表示「有次和夥伴們玩耍後,我在樓梯上躺著歇息,不久,一個急著上樓的女孩便從我躺的那節樓梯上跨過去了,她的裙擺刮到我臉時我才坐起來。我先是看到了她的背影,待她回頭看我時,我看出她是一個比我大一些的小姐姐。又過了兩天,這個女孩卻來找我,竟然要求我給她一點我的尿。原來,她碰見我的第二天,臉上就長滿了皰,她找了幾個醫生,人家都說這種皰沒治過,又不知道病因,先挺幾天再看吧。她便去詢問一位比較有名望的喇嘛,哪個喇嘛問她昨天做了什麽事,碰到了什麽東西。她一時也沒想到,可說著說著,她就說到了在樓梯上從我身上跨過去的那件事。喇嘛聽了後,再也不多問了,只是告訴她:『妳的臉上的皰,只要塗上那個男孩的尿液就會消了。』她說得那麽怪,再加上我又急著去玩,所以沒為她就撒尿跑了。誰知道她卻一直悄悄跟著我,後來我在路邊撒了一泡尿,轉身的功夫,她竟跑到了我的眼皮底下,蹲在那抓起一把被尿過的泥巴就朝臉上塗。沒到天黑,她又出現在我的面前,親熱地對我說:『小弟弟,看姐姐的臉怎麽樣?』嘿,一點皰都沒有了!我那時太小,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奇蹟總以為是一種巧合,也不太熱心去想。而我熱心去想的和熱心去做的,卻是與佛有關的事情。雖然,那時我對佛法連一知半解的水平還達不到。現在想想,對於那麽小的我來說,這也是一種很奇特的現象。」
  
  或許是因緣的關係加上小時候常發生神秘的現象,許多人都會對活佛說「你和別人不一樣」,雖然那時不懂那麼多,但是從小桀驁不馴的他只覺得自己只想活得像自己,雖然常會對同學說自己是「活佛」但沒想到自己真的成了「活佛」,這世上許多的因緣是令人難以想像,不過也因為佛法的力量讓活佛開始正視自己的身份,也揹起活佛的責任。盛噶仁波切也選擇了用自己年輕人的方式來宣揚佛法。
  
  仁波切讓自己穿著時髦來渡化眾生,我問他為什麼喇嘛要穿袈裟,你可以不用穿袈裟?活佛說「因為我不是出家人,不過在法會時我還是會穿,但是平常時就不會穿。」當然讓我更多問號「活佛不算是出家人?」這時跟在活佛旁邊的喇嘛跳出來解釋「一般的喇嘛是志願出家,所以必須遵守喇嘛的規定穿袈裟,但是活佛是被認證的,並不是他自願的。」既然這世被認證為活佛,就得負起責任,活佛表示用時髦的方式是讓更多年輕人知道修行是很容易的,不是像想像中那麼難,而且修行是可以讓自己過得更好。
  
  根據皇冠出版社表示,《我就是這樣的活佛》出版兩週己鎖售一空,雖然己再版19刷,還是出現斷貨現象。活佛的新書大賣他也覺得很開心,除了寫這本書外,活佛因為在電視上表演用rap唸經受到唱片公司注意,目前已開始籌備唱片,活佛說要用更不同的方式給年輕人一個學佛的方向,而且也想好下一本書要寫《當你想自殺的時候,先來找我》這種書籍,盼能給更多人一個開示,和人生新的光明面。

遇見活佛/神奇認證過程有無通靈能力?盛噶仁波切:不重要

到底何謂「轉世活佛」?在盛噶仁波切的書上這樣寫著「活佛轉世是藏傳佛教獨有的傳統,活佛轉世制確實有其神祕性,上世活佛圓寂前若是宣稱自己將會再生轉世,並已預示了自己轉世靈童的徵兆、出生方向、地點等,就要通過降神占卜再次確認;若占卜的結果和上世活佛臨終前的預示相吻合,那麽尋找轉世活佛的行動也就開始了。而這期間內,還要向神明請示,探查轉世活佛更為具體的出生地點、父母姓名、家庭中的一些特徵,以及誕生時必不可少的奇特跡象等。這種尋找往往非常艱難,有時需要分成好多路線去尋找,甚至需要花上許多年的時間才能找到轉世活佛。」也因為如此,直到盛噶仁波切在16歲時才被找到,而被找到的故事也是相當神奇。
  
  根據活佛表示,當他的上世盛噶仁波切圓寂後,喇嘛繼續尋找轉世的盛噶仁波切,只好離開西藏,前往遙遠的印度去尋找。在那裡又經過了數年的奔波,由尊貴的白教止貢澈贊法王,經過七天七夜的閉關,終於得到了佛祖關於轉世活佛的姓名、地址、家中父母及兄弟等詳細情況的暗示,並將這些寫在紙上,交給那些尋找盛噶仁波切的喇嘛們。
  
  這些喇嘛們返回中國,遵照止貢澈贊法王的囑託,在藏曆七月七號那一天,舉辦了一個盛大的祈願法會。法會上,喇嘛們誦念經文,舉行了一系列的儀式……據驗證和一些詳細紀錄說明,儀式後,主持者及喇嘛們便當場打開了止貢澈贊法王所密封的信函,信中清清楚楚地指出了盛噶仁波切的出生地點、父母名字,並直接指出是有四個兄弟、又在龍年出生的孩子。就是當年16歲的盛噶仁波切。
  
  這位白教止貢澈贊法王並不認識活佛們現在的父母,竟然可以寫出父母的名字和指出四個兄弟,如此清楚的卻又毫無錯誤,這樣的神蹟令人稱奇。
  
  是不是每個活佛都會有通靈的功力呢?我問活佛。在書上曾經記載有一段在未被認證前,曾經上山跟一位師傅學佛,「有一次上山後,我忽然發現口袋裡的一支筆不見了。那支筆是同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筆管上還刻著『吉祥如意』幾個字,我一直把它帶在身上。想來想去也想不起來把它放在哪了,或許是我不注意掉在什麽地方了。
  
  師傅便在微微的搖動中閉上了眼睛:『你心裡有事吧?』我當時正想著那支筆。沒等我回答,他接著又說:『你閉上眼睛什麽都別想,就沒事了。』我想師傅是要讓我靜下心來除去雜念,我便在師傅的身邊坐了下來,閉上眼睛。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場景就出現了:我看見我的那支筆正在我的一個玩伴的手裡,他沖著陽光正瞄著筆管上刻的那幾個字,而他此時正站在河邊那塊大石頭旁。
  
  半個月後,我找那個玩伴要那支筆時,他驚得眼珠都快要瞪出來了。『吉祥你是人嗎?』那副慌恐的樣子逗得我哈哈直樂。」
  
  我問活佛是不是從小就有這種通靈的功夫?活佛說這不算是通靈,算是種「第六感」,這種第六感的能力是每個人都會有,只要靜下心來都會有這種直覺力,雖然靜心是件很困難的事,但是活佛表示只是無時無刻行方便法,在任何複雜有干擾的環境下,只要保持平靜,就容易會有直覺力。

  活佛講的似乎很簡單,雖然修行是可以如此簡單,但是我再靜心想試著看看可不可以用第六感看到被偷走的液晶螢幕現在到底淪落到哪,還是看不到,可能這就是他可以當活佛,我卻只能在這寫稿的原因吧!
  
  於是我很想問活佛我前世倒底是做什麼,為什麼這一世會當記者?那下輩子可不可以當活佛?但是又覺得這樣問好像太直接了,所以我只好先問活佛在尚未被認證前,是不是早就感應到自己是活佛?或許活佛先感應到我的問題,所以活佛跟我說,今世所得到的果,都是前世種的因,而來世會如何,是看今世怎麼做。用這種方式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來世的因緣。
  
  活佛說不論他可不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前世今生或是個人因緣,他全都會接受這一個人,不管是善跟惡,至於什麼神通、通靈、預知這些能力他覺得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要如何去宣揚釋迦牟尼佛的佛法,怎麼用佛法點亮生活中的光明,這才是最重要的。就像魔術師會變出很多東西來,但這都是假的,都是幻覺。
  
  活佛說如果眾生只相信一些有神通的人,反而會更痛苦,因為無法解脫生老病死,如果只相信神通只會讓自己的欲望更甚,會想利用神通變出更多金錢財富物質,但是會產生愈多的煩惱會讓自己更不快樂,也不會想去學習佛法,反而會因此下地獄。
  
  我一聽到「地獄」兩字就如同《哈利波特》裡的人聽到「佛地魔」會害怕一樣,活佛告訴我釋迦牟尼佛曾說「可以指一條修行的路,走與不走在於你自己」活佛說就像我用這種時尚的方式告訴年輕人,但是修行全是靠自己。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