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地藏菩薩救了我系列之二 -- 生命的迴旋3
地藏悲願基金會編著
04/09/2015 06:3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媳婦篇
  
  時光荏苒,回想皈依三寶至今已有十二年了,猶記得當時決定和同修牽手走一輩子時,註定地藏菩薩與我們的因緣,現在我們一家四口帶著無比的喜悅,朝著學佛之路邁進。
  
  很高興,我有這個機會與諸位分享我的親身經驗,也希望藉此讓尚未親近佛法的朋友更瞭解地藏菩薩的大願力。
  
  我的法名叫悟嫚,自小生長於道教家庭,認為信仰是老人家的精神寄託,所以並不熱衷參與。結婚後,婆婆是虔誠的佛弟子,經常拿地皎恩師的錄音帶和文宣給我,進一步引領我皈依三寶,更難得的是我與同修是台北地藏禪寺落成後,第二對佛化婚禮的新人。想來覺得十分榮幸,記得在婚禮中,地皎恩師的開示令我既感動又慚愧,感動的是因為諸佛菩薩與地皎恩師慈悲,我才有這個福報跪在佛前,慚愧的是自己不瞭解自己的缺點,更不知道什麼是懺悔,所幸我嫁入佛教家庭,婆婆用慈悲心度我,讓我及時與佛法結緣。

因為地皎恩師極力提倡三項佛化──佛化婚禮、佛化胎教、佛化家庭,所以當我懷第一胎時,婆婆一直提醒我要多念佛,但因我白天要上班,晚上很晚才回家,所以並不用功,直到懷孕五個月,經地皎恩師再三告誡,才開始念佛、誦經、持咒,每每越念越能體會佛經的涵義。於是我利用搭車塞車的時間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經常一面誦經,一面覺得心情很舒坦,聽說懷孕的婦女脾氣會變得很暴躁,但很不可思議,我卻在開始誦經後,慢慢淨化了原本急躁的個性。
  
  懷孕期間均未發生任何異狀,但離預產期十天時,醫生卻突然告訴我胎兒的胎位不正,產期會比預產日更晚,到時候可能須要剖腹生產,要再觀察幾天。醫生的診斷令我非常緊張,婆婆隨即帶我回禪寺懇請地皎恩師加持,五天後我卻提前生產。猶記得當天一大早婆婆與先生在醫院陪我,我躺在待產室痛苦不已,看到一旁憂心的婆婆手持著念珠,口中喃喃唸著地藏菩薩,一手撫摸我的肚子,當時因為陣痛的時間太長,我一度昏迷又再清醒時,感到力不從心,也失去信心,心想我一定無法順利將孩子生下來。
  
  醫生把我推進手術室緊急處理,病床兩旁好幾位醫護人員都大聲叫我:「要撐住!加油!保持呼吸!」但是我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突然間,我看到地皎恩師身穿紅色袈裟,手持一支閃閃發亮的鐵棒,微笑地對我說:「囝仔!別緊張!寶寶就要出來了。」我愣了一下,地皎恩師怎麼來了?而我又無法向她頂禮,怎麼辦?正想著,耳邊又傳來護士加氧氣罩與醫師催促我用力的聲音,頓時我似乎增加了許多力量,用力吸一口氣,定下心來念地藏菩薩,猛抬頭!又看見家裡那一尊菩薩正對著我笑,同時也聽到醫生說「生了!小孩生下來了!」瞬間我整個人都放鬆了,隨後被推進觀察室休息。
  
  想起剛才的情景,多不可思議啊!地皎恩師怎麼可能到醫院來?又進了手術室?不可能的!但這明明又是真的!我不可能看錯,聽錯啊!如果當時地皎恩師沒有示現,我可能到現在還在掙扎呢!哪來的力量能順利生產?心裡想,等一下我要問一問婆婆,地皎恩師是不是真的來過醫院?
  
  當我看見婆婆時,第一句話就問:「師父在哪裡?」婆婆說:「在禪寺啊!」我不相信的說:「真的嗎?」我將剛才產房裡的情景一五一十告訴婆婆,婆婆很肯定的回答:「恩師如果有來,我在產房門口應該會看到,妳是在做夢?」我說:「我痛得要命,怎麼可能在做夢!」婆婆便很好奇的問我:「恩師穿什麼衣服?」我說:「恩師穿主持佛化婚禮的紅袈裟,手中還拿著一支『鐵棒』,那隻『鐵棒』還金閃閃的!」婆婆說:「不是鐵棒,是錫杖!」婆婆肯定的說:「恩師沒有來,只是你生產時,我眼見情況緊急,立即打電話到禪寺請恩師加持,感應到恩師在產房示現!」
  
  這番無法言喻的經驗讓我瞭解到佛法超越世間法,更體會到地藏經分身集會品所說,地藏菩薩分身遍滿百千萬億恆河沙世界,而恩師就像地藏菩薩的千百億化身,以她的大願力感應到千處祈求千處現,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現在我已有兩個小孩,老大已經小學三年級了,每次回禪寺師父們都叫他「地藏寶寶」,讓我倍感親切;舉行佛化婚禮、實施佛化胎教的孩子,或許因為在腹中即耳濡目染,冥冥中就不同於人,從小特別聰明善良,也會禮佛,現在功課方面亦名列前茅,這都要感謝地皎恩師的加持。
  
  走筆至此,彷彿時光倒流,浮起地皎恩師在台上苦口婆心的開示,提醒大家要實行三項佛化。的確!當今社會亂象叢生,一切的根源均起於家庭,為了使下一代更幸福、社會更安定、國家更美好,我們要將地藏菩薩的慈悲願力來宣揚!

 又見藍天

  序幕:
  
  地藏經云:「父子至親,歧路各別,
  
  縱然相逢,無肯代受。」
  
  再濃厚的親情也不過是短暫的因緣,
  
  父母早逝的悟穗,
  
  身懷六甲又罹患腫瘤,
  
  當她的家庭面臨障礙,進退無路時,
  
  要不是地皎恩師用真心慈悲救拔,
  
  哪裡還有今天幸福美滿的家庭?
  

  【編案】悟穗懷孕時不幸罹患腫瘤,醫生宣佈:「盡速開刀,否則有生命危險!」面對這晴天霹靂的打擊,悟穗與同修心焦如焚,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所幸就在萬般無助之際出現了一位解鈴人,為他們解開了層層的業力束縛。她,就是在這個似真似假的娑婆人間,自始秉持地藏菩薩的悲心願力,與眾生真心相待的地藏行者──地皎恩師。
  
  如師亦母
  
  悟穗十幾年前因為母親引導,得遇地皎恩師。初見恩師,悟穗內心有股莫名的感動,如同見到親人一般,親切和藹又慈祥,當時她還在念書,但只要有空,都會把握時間回禪寺當義工。
  
  爾後,父母因病相繼過世。悟穗母親生前最罣礙的就是那群尚在起步的孩子,所以特別交代她們兄弟姐妹要經常回禪寺拜佛,親近地皎恩師,悟穗母親當時的心境,無非是希望地皎恩師能幫她觀照那群無依無怙的孩子。至今,悟穗的兄弟姐妹雖已長大成人,但面臨人生大事時,因為缺乏長輩照應,難免感到孤掌難鳴,幸而在人生旅途上,地皎恩師如同再生父母,不僅照顧他們的法身慧命,更幫助他們突破重重障礙。
  
  喜鵲到來
  
  一九九三年,悟穗與同修悟根決定攜手走上紅地毯的另一端,他們一起回禪寺恭請地皎恩師主持佛化婚禮,恩師立即慈悲允諾,還鼓勵他們日後要培養佛化胎教,建立佛化家庭。

 婚後,夫妻兩人胼手胝足共同為將來打拼。一天,悟穗得知自己懷有身孕,準媽媽的心情真是既期待又雀躍,夫妻倆謹記地皎恩師提倡的三項佛化──一日佛化婚禮、十月佛化胎教、終身佛化家庭,一心一意希望培育一個身心健全的寶寶。
  
  懷孕期間,夫妻倆特地回禪寺恭請地皎恩師加持,恩師一看到悟穗即指示她要多用功,超拔怨親債主。當時悟穗並不明白恩師的用意,但仍謹遵恩師囑咐,參加了超度怨親債主的功德。
  
  狂風驟起
  
  日子在平靜中一天一天過去,悟穗的肚子也一天一天大起來,直到八個月時,悟穗忽覺右臉頰疼痛,起初以為是牙疼,過幾天應該會好,沒想到幾天後臉頰竟然急速腫大而且疼痛無比。悟根覺得情況不妙,立刻帶悟穗就醫檢查,最後診斷是腮腺腫瘤。
  
  悟穗的病情在短短一個月內急速惡化,整個臉頰腫脹變形,尤其令她痛苦不堪的是眼前正是胎兒最需要營養的時候,但她卻無法進食,而且聽力大受影響。悟穗極度焦慮徬徨,悟根內心的恐慌更不在話下,夫妻倆四處求醫,醫生均表示不樂觀,最好盡快開刀切除腫瘤,再用大腿與臀部的肉來彌補手術留下的缺陷。這是一項大手術,醫師不敢保證一次就能成功,往後還要看復原的情況,但若不立即開刀,最長可活一年,最短只剩三個月的生命。此時,悟穗才想起懷孕之初,地皎恩師即曾叮嚀她多用功,超拔怨親債主,原來是她有大障礙要現前。
  
  暴雨初歇

  突如其來的噩耗就像寧靜午後的一場狂風驟雨,令人走避不及。悟根眼見悟穗面對病魔襲擊,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暗自飲泣,夫妻倆終日相對無言。悟穗因為有孕在身,不敢貿然動手術,一直拖到九個月,正好地皎恩師在彰化體育館啟建「萬人懺摩大法會」,夫妻倆立即趕到會場求見恩師。

地皎恩師乍見悟穗,內心非常驚訝,此事攸關兩條人命,非同小可,但看到大腹便便的悟穗與茫然無助的悟根,一股不忍的悲心油然生起,為了不加重他們夫妻的罣礙,於是默默承擔了悟穗的障礙。回憶當時地皎恩師端詳著悟穗的臉,慈悲地對她說:「囝仔,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又說:「不要罣礙!先保住胎兒!先回臺北就醫住院,提早把小孩生下來!」並交代他們夫妻要用功懺悔,持念滅定業真言,禮拜地藏菩薩,一心祈求業障減輕,同時鼓勵悟穗的兄弟姐妹一起參加彰化萬人懺摩大法會,以虔誠禮懺的功德迴向悟穗病苦減輕,遠離障礙。
  
  迎接新生命
  
  地皎恩師的加持帶給悟穗極大的安定力量,他們夫妻謹遵恩師囑咐,馬上趕回臺北住院催生。懺悔眾生的業障深重,悟穗躺在產房裡歷經長達三十小時的催生,受盡千刀萬剮之苦,仍無法順利將孩子生下。醫生因情況緊急,建議剖腹生產,悟根立即與地皎恩師連絡,祈請恩師加持,同時發願終生茹素,祈求悟穗生產順利。
  
  悟穗在手術房裡神識非常清醒,不斷念著地藏菩薩聖號,想到地皎恩師為了幫助眾生,早已將生死拋開,自己也應該振作,鼓起勇氣來面對眼前的一切苦難。感恩地藏菩薩加持,不知經歷多久,小孩終於呱呱落地,是個男孩,母子平安。
  
  母子初相見的那一刻,看著孩子紅咚咚的臉龐猶閉著一隻眼,帶著微微的笑意,悟穗連日來的恐慌當下一掃而空,無限的歡愉欣喜頓時湧現。父母恩重難報經記載母親孕育子女具足多種大恩,其中有「臨產受苦恩」與「生子忘憂恩」,此時此刻,悟穗已全然領會!
  
  雲開見祥日
  
  手術後的悟穗,身體變得非常虛弱,一天晚上竟暈倒在病房裡,昏迷中但覺有兩個小鬼強拉著她,極力要把她拖走。悟穗內心簡直恐慌到了極點,想掙扎卻使不上力,想呼救又喊不出聲,只好拼命念著「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的聖號。
  
  隨後,悟穗在恍惚中彷彿聽到妹妹在叫她,又看到地皎恩師頻頻向她點頭微笑。剎那間,悟穗感到背後有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將她拉回,她猛然驚醒,睜著雙眼,口中猶喃喃唸著地藏菩薩聖號。
  
  同修悟根驚慌的站在一旁,悟穗心有餘悸地訴說方才的夢魘,悟根馬上聯想到地皎恩師此時正在彰化正授幽冥戒,悟穗的兄弟姐妹都有參加,一定是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慈悲加持,才將悟穗從鬼門關救回,原來這不是夢魘啊!感恩地藏菩薩!感恩地皎恩師!
  
  為了幫助悟穗一家人,地皎恩師始終默默發心為悟穗超拔怨親債主,更為他們夫妻迴向彰化萬人懺摩大法會的大總壇功德。因為恩師的用心,悟穗的身體日漸改善,記得那時候她經常在睡夢中見到地皎恩師慈祥的笑容,像是在安慰她:「囝仔!你已平安逃過一劫!」更不可思議的是坐月子期間,悟穗發現臉頰的腫瘤開始慢慢萎縮,最後竟消失無蹤,連醫師也嘖嘖稱奇。面對這奇蹟式的轉變,夫妻倆不禁相擁而泣,數月來的驚慌恐懼頓時化為烏有,內心的喜悅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三項相化的成果
  
  孩今年已經八歲,上小學二年級。在地皎恩師的輔導下,夫妻倆從小就灌輸他因果觀念,久而久之,他自能明辨是非善惡,尤其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有許多令人欣慰的小插曲,更讓夫妻倆體會到佛化胎教的孩子就是不一樣。小孩剛出生時,悟穗的身體尚在復原中,加上初為人母,對小照顧幼兒毫無經驗,幸好他很少吵鬧,經常一個人安靜地玩耍;才三個月大,就能自己捧奶瓶喝牛奶;從小學習能力就很好,三歲就懂得察言觀色,善體親心,當悟穗感到身體不適時,他會主動關心:「媽媽,你哪裏不舒服?我倒水給你喝!媽媽,你好累,好辛苦喔!」看到別人打蚊子,他會說:「哦!殺生!媽媽說不可以殺生,要愛護生命!」給他零用錢,他會馬上存到撲滿裡,一心一意要供養師公,讓師公幫助眾生。

 悟穗婚前就吃素,結婚也以素食宴客,直到婚後懷孕,許多不瞭解素食好處的親友認為吃素會導致胎兒發育不良,紛紛建議她吃葷,幸好悟穗堅持原則,又配合用功,持誦地藏經,稱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結果小孩出生後,他的成長過程已經證明素寶寶的頭腦反應靈敏,不但精神好,學習能力也比一般孩子強。看到小孩優異的表現,夫妻倆深深感念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讓他們擁有一個結善緣的好孩子。
  
  地藏經提到,婦女生產時有許多惡鬼、魍魎精魅伺機吸食產婦的腥血,讓婦女不能順利生產,所以懷孕的婦女最好能吃素念佛,祈求母子平安。悟穗懷孕八個月突然罹患腫瘤,幾乎母子不保,生產又歷經三十小時的催生,仍無法順利生產,這接二連三的肉體折磨已印證了這段經文大義,所以悟穗非常慶幸能以佛化婚禮與同修悟根結為連理,在十方諸佛菩薩座前同受三皈五戒,用素食宴客,減少殺生,懷孕後又力行佛化胎教,才能將重重的障礙淨化,這一切都要感恩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
  
  父母相繼過世,自己又經歷生死劫難,種種無常的際遇令悟穗體會了生命的寶貴,更深刻領悟到「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這句地藏經文的道理。再濃厚的親情也不過是短暫的因緣,當她的家庭面臨大障礙時,要不是地皎恩師慈悲救拔,哪裡還有今天幸福美滿的家庭?
  
  師恩浩瀚永不忘!悟根、悟穗夫妻從此發願緊隨地皎恩師的步伐,學習她不忍捨一有緣眾生的慈悲心,攜手建立佛化家庭,開創佛化人生,更發願終身做為地藏道場的義工,護持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的悲心願力,普利眾生。

  現代求子錄

  序幕:
  
  與其留給子孫萬貫家財,
  
  不如留給子孫一技之長,
  
  初為人父的妙漊,
  
  從點點滴滴教學相長的親子關係中,
  
  深深體會
  
  只有持續向上向善的菩提善根,
  
  才是
  
  一個人生生世世
  
  受用不盡的福德資糧!
  

  求不得苦
  
  手抱孩兒方知父母恩,身為人父,以日夜懸念孩兒的心情忖度地皎恩師憶念眾生苦的菩薩心懷,更深感師恩浩瀚,無以回報。
  
  我的法名叫妙漊,生長於一個三代單傳的家庭,所以從小就身負重任,原本期盼結婚後能很快傳宗接代,延續香火,無奈婚後四、五年了,同修一直沒有好消息。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求得一子,我與同修尋遍中、西醫,甚至不惜數次嚐試人工受孕,卻始終落空,所花費的金錢與精神實難計數。
  
  然而皇天不負苦心人,一九九六年農曆七月間,經由姑媽的因緣,在一年一度的「中元普度三十二壇梁皇大法會」中,我們夫妻倆一起前往地藏禪寺求助地皎恩師。猶記得當時恩師很慈悲地為我們加持,告訴我們因為有一些障礙,所以無法得子,又鼓勵我們多吃素、虔誠用功配合,持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祈求業障減輕,突破障礙。
  
  當時我們不但參加了法會的內壇功德,又虔誠恭請地藏菩薩的金身回家供養。地皎恩師告訴我們,地藏菩薩的悲心願力非常不可思議,尤其這尊八吋八的地藏菩薩金身,是由常住師父們用最虔誠恭敬的心恭塑,從開始恭塑到圓滿完成,要持念近一千萬遍的滅定業真言,而且在地藏菩薩的毫光上又恭塑了七寶如來,我們可以每天向地藏菩薩與七寶如來虔誠禮拜,求哀懺悔,祈願業障減輕,福慧增長,所以供養這尊八吋八地藏菩薩金身的功德非常殊勝。

 地藏經記載:未來世的善男子、善女人如果有種種不同的祈願,只要虔誠皈依瞻禮、供養讚歎地藏菩薩形像,仰仗這份殊勝功德,他們的願望將一一實現。實在非常不可思議,就在我們虔誠禮拜地藏菩薩,懺悔求子的一個多月後,地皎恩師再度親臨高雄主持法會,當她迴向打齋功德,唸到我同修的名字時,特別囑咐我同修要去檢查腹部,對於地皎恩師這麼微細的關懷,我們夫妻感到非常驚訝!不知同修的腹部出了什麼問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隔天我們即刻前往醫院檢查,結果出乎意料,我同修竟然懷孕了!這突如其來的喜訊真是令我們夫妻喜出望外,當婦產科醫生得知我們是經由地皎恩師指點而前來檢查時,亦不禁讚歎,地皎恩師獨具的慧眼實在遠勝過超音波透徹!
  
  懷胎守護恩
  
  開始親近地皎恩師後,經常看到經由她慈悲指導的佛化家庭,扶老攜幼回禪寺參加法會共修,對他們一家人水乳交融的溫馨景象真是欣羨不已。當時我即暗自鼓勵自己,結婚時雖然沒有因緣舉行佛化婚禮,但是有一天如果同修懷孕了,我們一定要做好佛化胎教,培育一個活潑可愛的地藏寶寶。
  
  非常的感恩,我的心願終於實現了!自同修懷孕後,我這個準爸爸就懷著無比愉悅的心情,陪伴同修實施佛化胎教,除了盡量吃素,把握每一次共修的機會,同修也持續恭誦地藏經,而我也不忘時時持念滅定業真言,一心迴向善男子、善女人來投生做我們的孩子,我們一家人業障減輕、福慧增長。
  
  我與同修雖然滿懷信心準備迎接寶寶的誕生,然而在普遍認為素食營養不良的現代觀念中,一個長期吃葷突然改變飲食習慣的人,尤其是一個孕婦,難免會面臨一些反對的聲音,加上同修懷孕初期胎位不穩,到五個月時肚子仍比一般產婦小,此時初學佛的我們終於熬不過各方面的意見,開始動搖吃素的信念,結果沒想到同修一開始吃葷,就大量出血住院,醫生說如果持續出血不止,恐將危及胎兒。當時正值「元旦三十二壇梁皇大法會」期間,我們隨即又求見地皎恩師,馬上參加元旦法會的內壇功德,仰仗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深切的悲心願力,再一次保佑我們度過難關。

地藏經記載:有一位主命鬼王曾發願,要在人世間護祐一切有情眾生,如果家裡有懷孕的婦人,這家人能夠發善念,吃素、持戒、念佛,主命鬼王將派遣土地神全力保護,使舍宅清淨,母子平安,但這家人倘若身在福中不知福,開始疏於用功,吃葷殺生,不但守護神將漸漸遠離,無數惡鬼與魍魎精魅更會趁虛而入,傷害母子。此次同修能有驚無險的保住胎兒,讓我印證了這段經文的意義,更從此堅定了吃素的信念。
  
  同修懷孕前有子宮內膜異位的障礙,而且曾因子宮長瘤而動手術,早期四處求子時醫生即曾告訴我們,同修的體質很不容易受孕,即使幸運懷孕了,恐怕也很難自然生產。所以自同修懷孕後,我們就有心理準備要手術生產。然常言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同修在懷孕過程中胎兒一直比較小,不料臨盆時反而因為胎兒小而自然生產,寶寶生下時只有二千公克,一般須放置保溫箱,但是非常幸運,寶寶的腦部發育良好,醫生說不須要特殊保溫。沒想到一直深為我們夫妻罣礙,甚至一度為之開葷的胎兒體重問題,竟促使同修在萬般不可能中得以自然生產,實在非常不可思議!
  
  又根據超音波掃瞄的結果,寶寶應該是個女孩,但為了一舉得男,我們只好再度求助地皎恩師。記得當時地皎恩師很納悶的說:「明明是男的,醫生怎麼會檢查是女孩?」恩師並安慰我們不要罣礙,結果正如恩師預料,是一個男孩。事後瞭解因為我們業障深重,很難得到貴子,地皎恩師很是為我們憂心,為了幫助我們得到貴子,並加持我同修母子平安,地皎恩師盡其所能地為我們迴向三十二壇的大總壇功德,令我們所求滿願。
  
  聽素寶寶怎麼說
  
  由於求子因緣,我們夫妻倆開始接觸佛法,親近善知識,不但滿我們求子的心願,更因將佛法妙用融入生活中,締造了幸福美滿的佛化家庭,事業亦更趨平順。

 兒子的法名叫法心,一直都吃素,剛開始我們夫妻還會擔心他營養不良,但常住師父非常用心指導我們自然健康的素食觀念,讓我們能依循「肥胖不是福,重質不重量」的健康指南,培養孩子良好的飲食習慣。法心今年已經四歲多了,雖然體格較小,但是非常結實,而且抵抗力很好,即使流行感冒期間,也很少被傳染,更重要的是法心的心智發展與一般孩子大不相同,誠如地皎恩師說的,來報恩的孩子就是不一樣。平時我們夫妻都盡量帶他參加法會共修,記得他才六個月大就聽得懂師公開示,當時雖然還不會拍手,但是只要師公開示,他就會興奮的鼓動腳掌來呼應;一歲多就會五體投地頂禮與三問訊,尤其向師公與當家師父頂禮時,法心的臉上會自然流露虔誠肅穆的神情;有別於同齡兒童的是,他並不喜歡看電視卡通節目,反而對佛教節目特別感到興趣,看到當家師父在法界衛星主持的「慈悲三昧水懺」,他會目不轉睛的聆聽;最不可思議的是法心二、三歲就對法器無師自通,每回帶他去姑婆家玩,他總是喜歡獨自一人在佛堂裡敲打寶鐘鼓或玩引磬,後來姑婆逗他玩,故意把法器藏起來,沒想到法心仍不死心,乾脆找來兩隻原子筆充當引磬玩耍;法心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無意流露一些小動作,諸如他會拿毛巾當縵衣披在肩上,拿玩具球棒敲打沙發,摹仿出家師父敲木魚,也會摹仿師公打手印以及法會開始前的淨壇動作,到為什麼每一部大乘懺儀皆在圓滿時引領大眾發願迴向──祈願生生世世,在在處處,慈仁忠孝,常為諸佛菩薩護念。平時地皎恩師更是不厭其煩地耳提面命,我們所修毫髮微塵的善與惡不會因為色身壞滅而遺失,一個人的作為與他的願力息息相關,我們要珍惜把握每一份因緣,多說好話、做好事、發善願,大家齊心同願念佛修行,當來才能同生善處,就像法心與禪寺的師兄弟們從來不陌生,不論男女老少,都能很自然的打成讓我們夫妻倆不得不相信,法心在過去生早已親近過善知識,熏習佛法。

有子萬事足
  
  生為三代單傳家庭中唯一的血脈,我求子若渴的心情實非外人所能想像,而今非常感恩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慈悲攝受,恩賜法心這個健康活潑又可愛的地藏寶寶,讓我在十里迷霧中喜見曙光。
  
  回首法心的成長歷程,從他特殊的心智發展與性格傾向,我深刻體悟到為什麼每一部大乘懺儀皆在圓滿時引領大眾發願迴向 -- 祈願生生世世,在所有處,慈仁忠孝,常為諸佛菩薩護念。平時地皎恩師更是不厭其煩地耳提面命,我們所修毫髮微塵的善與惡不會因為色身壞滅而遺失,一個人的作為與他的願力息息相關,我們要珍惜把握每一份因緣,多說好話、做好事、發善願,大家齊心同願念佛修行,將來才能同生善處,就像法心與禪寺的師兄弟們從來不陌生,不論男女老少,都能很自然的打成一片。所以我相信,我們在過去生皆曾在地皎恩師的慈悲領航下,共乘法帆高揚的地藏法船,同遊浩瀚無垠的地藏願海,而今生我們又力乘不變的願力,於因緣和合之際,在這片汪洋願海中相遇,互為師徒、父子、法侶、道友。
  
  俗諺:「與其留給子孫萬貫家財,不如留給子孫一技之長。」然而從同修初懷法心至今五年多來,點點滴滴教學相長的親子關係無不向我說法,只有持續向上向善的菩提善根,才是一個人生生世世受用不盡的福德資糧。所以我們夫妻倆自始非常用心保護法心的善根,不但讓他吃全素,也盡量帶他回禪寺拜佛,讓他的六根多親近清淨莊嚴的三寶,避免熏染外界不好的習氣。這些年來我們夫妻也突破萬難,開始吃全素、持五戒、修十善,迴向一家人業障減輕、共業減輕、善根增長、福慧增長。我深信這些對法心而言,才是最好的生命禮物。
  
  想到業障如山丘的我們能在地皎恩師的鼓勵與提攜下,不斷用功懺悔業障,修福修慧,並仰仗地皎恩師為我們苦心施設的種種福德因緣而突破重重障礙,邁向光明平坦的人生旅途,我不禁深深感嘆,地藏菩薩的悲心願力不可思議,地皎恩師的深恩厚澤更無以回報。祈願大家都能在佛法的熏習下,恭敬三寶,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就是在實踐地皎恩師所提倡的「佛化家庭、佛化人生」。

生命的迴旋

  序幕:
  
  春到人間,
  
  春來,春盡,
  
  雖則無比平凡事,
  
  但春宵來臨,
  
  總帶來無數的興奮,
  
  彷彿喜獲麟兒到人間,
  
  展開新生命的春天之旅,
  
  只為一生曾燦爛得如此動人心弦,
  
  卻嘆息無常來訪,又落得一去無跡……
  

  【編案】妙氤居士,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人,一踏入社會便從事會計工作。在蒼茫的人世裡,她覓得一位染色技術員為理想的終身伴侶,並在雙方親友的祝福聲中結為連理。
  
  妙氤對未來充滿憧憬,原以為能如童話故事一般,王子與公主結婚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連續兩個腦性麻痺兒子的誕生粉碎了她的美夢,使她頓時陷入生命的底谷,終日鬱鬱寡歡。
  
  直到一九九六年,幸逢地藏菩薩與地皎恩師慈悲救拔,妙氤欣然走出憂黯陰霾,再次懷胎十月,順利產下一個健康的女娃娃。
  
  浮生若夢 為歡幾何

  一九九一年,妙氤與先生結褵,婚後夫妻倆期望同心建立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兩人胼手胝足,為事業努力以赴。然而在這個經濟蓬勃、人心浮華的世間裡,人們基於追求優渥的物質生活,常不自覺掉入無謂的欲望泥淖裡,終其一生庸庸碌碌,茫然不知,妙氤也如同其他人們,汲汲營營為生活奔赴,鮮少明瞭人生真諦,更難得聽聞佛法,了解因緣果報。
  
  時間日復一日地流逝,婚後的隔年八月,妙氤便產下第一胎男嬰。她的臉龐泛著初為人母的喜悅,對新生兒的來臨寄予厚望,願能帶來吉祥瑞兆,所以將孩子取名為昭祥,此名的用意是希望孩子的生涯旅途平步青雲、吉人天相。尋思這個名字的用意,實出於一片父母愛子之心。
  
  新生兒的來臨使妙氤真誠流露慈母之情。她懷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彌加珍惜這份親子因緣,像是欣賞一幅精心傑作般的端視著,卻赫然發現這剛出生第一天的孩子情況異乎尋常,與正常嬰兒迥然不同。
  
  昭祥的眼睛頻頻出現往上旋轉的徵兆,臉頰嘴角也傾向一隅,顯現出臉龐歪斜的跡象,妙氤驚見如此景象,心急如焚,焦慮萬千,即刻將孩子送醫診療,經過院方安排一連串抽血檢查與骨髓化驗,醫師懷疑是基因方面的遺傳問題,再經院方連續的檢驗,又證實並非遺傳因素。
  
  甫出世半個月的昭祥在喝乳時有吸吮不順暢的障礙,爾後,病症日益嚴重,又出現抽搐痙攣的現象,經過醫師徹底檢驗,才逐漸找出真正的病因。當醫師宣佈小昭祥罹患癲癇症,將終生成為腦性麻痺、身軀癱瘓的智障兒時,突如其來的沈重打擊、剎那間的震驚消息,恍如晴天霹靂!痛楚的心使妙氤墜入無底深淵,淚珠不知何時已在眼眶裡不停打轉,面對殘酷的事實,沈痛的心使她瀕臨崩潰,淚水像湧泉般地奪眶而出。
  
  她獨自一人靜靜守候在小寶寶身旁,仰望窗外靜謐的夜空,無語問蒼天。腦海中浮現一幅溫馨美滿的親子圖:夫妻倆攜手牽著孩子,一塊兒在林間小徑漫步……;曠野草原裡,看著孩子活躍翻滾,追逐奔跑……;笑聲四溢,越過山林,竄過樹梢,流露出童真赤子之心……;然,回歸現實的處境,妙氤的心頭宛如淋了一場傾盆大雨,寒冷到了極點,她深深感嘆命運弄人,一家人永享天倫之樂的希望,已化為短暫虛無的泡沫、過夕晨間的幻夢。唉!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生命的底谷
  
  小昭祥因為罹患腦性麻痺,體質虛弱,稍微不慎即引發一連串的併發症,出生不到兩個月,小昭祥便出現每天腹瀉的情況,妙氤見狀,一顆憂慮的心懸掛半空,抱著小昭祥倉惶奔向醫院,最後在她鉅細靡遺的呵護下,小昭祥數月來的腹瀉才逐漸痊癒。

  為了撫育這個殘疾的孩子,夫妻倆付出很大的代價,不僅要面對沈重不堪的醫療負擔,更需每天在忙碌的工作之餘,往返奔赴醫院,照顧孩子,幾乎成為醫院的常客;然面對少有起色的孩子,妙氤終日以淚洗面,愁眉不展,一家人全心全意付出心血,只為尋覓一線曙光。
  
  人在苦難無援時,總希望徬徨無助的心靈能覓得一個歸依處。妙氤的母親與婆婆總是四處求神問卜,而妙氤在毫無宗教信仰的情況下,只好像隻無頭蒼蠅,抱著小昭祥,隨著長輩四處奔波,一心一意期盼換取孩子的健康。
  
  啣泥帶得落花歸
  
  春到人間,春來,春盡,雖則無比平凡事,但春宵來臨,總帶來無數的興奮,彷彿喜獲麟兒到人間,展開新生命的春天之旅,只為一生曾燦爛得如此動人心弦,卻嘆息無常來訪,又落得一去無跡……
  
  春去冬來,轉眼日子已過三年,歷經接二連三困厄的人生變遷,到底何時才能邁向平順的康莊大道?俗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妙氤自小生長於根深蒂固的傳統家庭,若不求得一個身心健全的孩子,從此會斷絕了香火,為求添丁,她不惜從南馬新山遠至中馬吉隆坡的腦科醫院,做腦部斷層掃瞄與骨髓化驗,待醫生宣稱她的健康狀況一切正常後,夫妻倆才再度鼓起勇氣,期望生命的春天早日來臨,再添一個健全活潑的孩子。
  
  於是在生下昭祥的第三年,妙氤再度懷孕,基於優生保健原則,她甚至前往新加坡做特殊胎檢,當醫師表示胎兒一切平安,才放下內心沈重的巨石;因為身懷六甲,她卸下繁重的會計工作,以便專心照顧小昭祥,並調養身心,做好萬全的產前準備。
  
  一九九五年五月,妙氤再次生下一個男孩,取名為昭揚,祈願這個小寶寶當來能夠揚顯祖德,光耀門楣。誰知造化弄人!醫師又突然宣告,剛出生的昭揚竟與哥哥昭祥的命運相同,也罹患腦性麻痺。
  
  醫生的宣告對妙氤而言,就像是一個頭破血流的人又被狠狠地重擊一拳,使她幾乎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她神情凝重,抑鬱失控的情緒終於發出巨響!她痛苦淒涼的嘶吼著……。人生的寒冬冰雪,這一路走來,實在是陡峭崎嶇,備嘗艱辛;她極欲留住這初開的蓓蕾,誰知滄海桑田,物換星移幾度春?應是無常來訪,又帶來片片落花。春宵夢,歷經一世奔波夢惆悵,曾幾何時,到頭歸來宛如夢一宵?
  
  無悔的愛
  
  世間父母對子女付出的都是最真摯的慈愛與關懷,永無止盡、無怨無悔。妙氤夫妻為了照顧昭祥與昭揚這對殘疾的兄弟,不分晝夜,一天二十四小時輪流照顧;夜深人靜,妙氤仍需獨自一人勉強從睡夢中爬起,餵兩個孩子吃藥、喝奶;每當小孩扯開嗓門嚎啕大哭時,淒涼又寒慄的哭叫聲,使她必須眼睜睜盯著骨肉受盡痛苦折磨,然而一份如影隨形的親子之情,又使她心甘情願的承受著這萬分椎心痛。
  
  縱然是沈重不堪的負荷,妙氤夫妻從不埋怨,更未曾想過剝奪兩個小生命的生存。在這條撫育兩個障礙兒的道路上,他們的內心雖然不斷交戰掙扎,更面臨不少艱鉅的考驗,但夫妻倆做了最大的心緒調整與心理建設後,仍決心用全然的愛來接納這對兄弟,雖然身為殘障兒,生命仍是如此可貴,為了尊重兩個孩子的生命,夫妻倆將加倍用心來陪伴孩子走完生命的成長歷程。
  
  佛說:「父有慈恩,母有悲恩。」孩子雖有萬般缺陷,妙氤夫妻始終是孩子一輩子的父母。這個案例足以令世人深刻體會,何謂父母恩?更真實的了解,春暉何其偉大!
  
  紅塵泥濘的一朵清蓮
  
  餵藥、餵奶、門診、沉重的醫藥負擔……,妙氤日夜反芻著重複性的苦痛,在萬般徬徨無助中更不知所措,直到某天因緣際會地在醫院結識了一位同病相憐的婦女,在患難中一見如故;這位友人亦曾生下一個腦性麻痺的女兒,六歲了仍像一個六個月大的嬰兒,她們夫妻兩人為了照顧那孩子,早已精疲力竭,但因幸逢地皎恩師慈悲救度,開始修學佛法、懺悔業障。
  
  經友人娓娓道來地皎恩師的行誼風範,方知台灣有位專弘地藏法門的苦行僧。
  
  地藏菩薩「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亙古大悲誓願,無遠弗屆,其偉大的事蹟與可歌可泣的行持,歷久彌堅;而畢生效行地藏菩薩悲心願行的地皎恩師,為履行地藏菩薩大悲遍三千的普濟弘願,捨身度眾,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是地藏行者的最佳典範……
  
  地皎恩師,一位十八歲初出家時,為了仰報父母親恩,發願不花一毛錢,三步一拜,行腳台灣一周的一位苦行僧,她兩袖清風,清甘淡薄,一襲清淡的僧服懷著堅韌不移的意念,瀟洒地走遍天涯泥濘路;在酷熱無比的炎夏裡、寒風刺骨的嚴冬中,赤足跋涉,千里行願;熱血斑斑的足跡走過滾燙的柏油路,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深深烙印……
  
  地皎恩師,一介樸實平淡的苦行僧,卻在平凡中以著超凡的願力,散發出無量的生命光輝,普照寰宇,成就了她悲心無盡、願力無窮的弘法生涯……
  
  地皎恩師,行雲流水遍足跡,懷抱著出世心懷,穿梭於熱惱紅塵,隨緣度化有情,為人世間注入了一股清泉暖流……
  
  地皎恩師,一九八七年更孑然一身,漂海過南洋,前往馬來西亞行願。她從檳城機場三步一拜,登上重巒疊起的升旗山;她一滴血、一滴淚,聲聲呼喚「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一陣陣地藏聖號、一聲聲懺悔的祈求,在萬籟俱寂的山間、幽暗靜謐的夜空迴響繚繞,只為喚醒迷失沉淪的眾生……
  
  地皎恩師,熱血滿腔、悲願無盡,一肩扛擔跨時代的艱鉅使命,為了眾生,即使縱身火海也在所不惜;她肩擔著日月,阻擋了風雨,只為替沉溺業海的眾生懺悔萬般塵勞苦;她為天下蒼生落下的滾滾血淚,斑痕交織,醞釀成永劫不變的偉大誓願……
  
  地皎恩師,縱然歷盡狂風驟雨摧折,心志卻堅定不移,更不畏懼眾生的業障深重,以身做橋墩,用鮮血鋪成橋面給眾生行走,這種大無畏的情操令座下弟子欽佩景仰。古德云:「亭亭菊一枝,高標矗晚節;云何色殷紅,殉教應流血。」為眾生流血鋪路,何嘗不是她為法忘軀的最佳心境寫照;因為她的慈悲示現,弟子們困頓的人生終於有了牢靠的依怙。她,是地藏悲願的人間行者……
  
  驀然回首,升旗山的行願已過往十數寒暑。風風雨雨憶前塵,年復一年,她不畏海外弘法的艱辛,千里迢迢,飛越汪洋大海,巡遍千山萬水,悠悠十數載,箇中辛酸苦澀雖然無人體會,無人知曉,她依然甘之如飴;在圓成菩薩道的次第成就中,她循流而行,不為洄流所住,千里傳法音;至死不渝的行願,使眾生如闇遇明,啟發了弟子們光明的人生方向,十數年來,海外佛子蒙熏法益的救度個案不計其數……
  
  地皎恩師,她是你最大的希望,你去求助她,她一定會盡力幫助你,這也許是你人生的一個轉機,你要好好把握……

聽聞友人的一番介紹,妙氤內心澎湃的思緒激盪不已,歷經十數載,皆錯失良機,此刻,她迫切如焚地期待著地皎恩師再度蒞臨,挽救那兩個腦性麻痺的生命。
  
  照亮生命的一盞明燈

 一九九六年秋天,地皎恩師應邀前往新加坡「佛教居士林」舉行佛學講座。妙氤在友人的穿針引線下,抱著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專程從新山前往新加坡,祈求地皎恩師慈悲幫助。見到景仰已久的地皎恩師,妙氤就像是一個即將沒頂的人突然抱住一塊浮木,一點一滴地陳述這些年來悲慘的人生際遇:「師父,我的人生實在很苦,我生了兩個小男孩,都罹患腦性麻痺,他們的命運非常坎坷,請師父慈悲救救我那兩個孩子。」
  
  地皎恩師眼見這位神情焦慮不安、面容憔悴不堪的少婦,懷抱著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心想這位母親為了兩個孩子,必定早已歷盡風霜、飽受折磨。看到芸芸眾生在萬丈紅塵裡受盡業報摧殘,無法出離的悲慘景象,地皎恩師的內心不禁湧起陣陣酸楚……,唉!又是一樁難逃因果法網的共業!
  
  地皎恩師於是為妙氤剖析因緣果報的道理:「縱使百千劫,所造業不亡,因緣際會時,果報還自受。你與兩個孩子過去曾結下不解的怨業,你要好好用功,一心懺悔業障。」
  
  慈悲的地皎恩師當下又鼓勵:「這些問題是你與孩子的共業,不要罣礙,師父會盡力幫助你,但倘若本身沒有大功德,恐怕不容易處理,所以你要全力與師父配合。」當時,地皎恩師又再指出:「希望你從今天開始發心吃素,每天發心為兩個孩子恭誦地藏經,持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迴向你與兩個孩子共業減輕。」
  
  地皎恩師又鼓勵妙氤恭請一支小錫杖,在家加持兩個孩子的額頭,每天各加持一百零八下,加持之際要真誠懺悔,專注恭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虔誠觀想地藏菩薩慈悲普照,加被兩個孩子業障減輕、共業減輕。
  
  地皎恩師同時為妙氤與兩個孩子皈依三寶,叮嚀她常存惻隱之心,以素代葷,不為自己的飽腹而塗炭生靈;若也能讓兩個孩子吃素,以護生代替殺生,更是為孩子修功德;點點滴滴,無非是地皎恩師為幫助妙氤突破個人怨業與家庭共業而巧設的福德因緣。
  
  會晤地皎恩師的妙因緣使妙氤猶貧遇貴、如闇遇明,漸漸瞭解因緣果報的實際。此後,妙氤彷彿是蒼茫大海中一葉漂泊已久的孤舟,突遇明燈指引,終能高揚風帆,迎風挑戰逆流。她謹遵地皎恩師的教導,自己慢慢吃素,也讓兩個孩子實行素食,而且每天恭誦地藏經、持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
  
  嘔心瀝血 孜孜不倦
  
  妙氤因為生下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她的人生際遇當然遠比一般人辛苦,長久下來所耗費的精神體力與龐大的醫療費用,如何是一個普通家庭所能負擔?
  
  而地皎恩師不忍見眾生受業掙扎之苦,甘願為眾生做牛馬,一路嘔心瀝血,捨身成仁的面對眾生形形色色的求助個案,當眾生面臨眾人皆迴避的棘手難題時,地皎恩師更是設身處地的感受當事人受苦受難的辛酸歷程。回顧地皎恩師第一眼見到妙氤那雙企盼無助的眼神,以及兩個茍延殘喘的小男孩時,她微細的心懷與敏睿的智慧便洞悉,妙氤與大兒子昭祥的共業深重,那孩子將殘延四十年的生命後,才撒手塵寰。
  
  這意謂妙氤將活受四十寒暑的折磨,付出一輩子的生命來照顧那孩子,屆時已白髮蒼蒼、齒牙動搖的妙氤,如何在風燭殘年獨自負擔撫育昭祥的艱鉅責任?親子關係如影隨形,面對這錯綜複雜、環環相扣的共業問題,怎不令人聞之心驚膽寒?幸而地皎恩師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及時伸出一雙溫暖的手,在背後扶持著妙氤,使她的人生從此不再孤軍奮戰。
  
  地皎恩師不忍妙氤為了昭祥承受如此漫長的折磨,於是默默背負起幫助妙氤一家人的責任,即使回到台灣,仍加倍用心觀照。
  
  夜闌人靜,為了妙氤這家人解不開、理不清的共業,地皎恩師牽腸掛肚、輾轉難眠;妙氤母子一層又一層的共業在地皎恩師抽絲剝繭的觀想下,發現他們夫妻結婚宴客,請葷的太多,殺業較重,往昔已植的因加上今世所造的業,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以致與兩個孩子相應了如此可怕的共業。
  
  為了幫助妙氤,地皎恩師不斷為他們一家人超拔怨親債主,她宛如一支蠟燭,燃燒自己的生命,散發出璀璨炯然的光芒,溫暖著妙氤的心房;她在背後默默幫助妙氤母子,無盡的付出,總不奢求回報,只是一心祈願妙氤一家人減輕障礙,妙氤從此不再迷失徘徊於人生十字路口,每跨出一步履,都能紮實穩健。地皎恩師這種悲天憫人、體恤一切有情眾生的超然心懷,令座下弟子油然生起無限感念。

 地藏悲願行 海外傳妙音
  
  世人皆有苦,苦的不一樣。地皎恩師為了幫助受惑業苦的眾生懺悔業障,增長福德因緣,出家三十年來,不改「不要說什麼,以行動來表達一切!」的本願初衷,巧把塵勞為佛事,馬不停蹄地巡迴舉行三十二壇大法會,帶領座下一百餘位出家弟子恭誦法華經、地藏經等各部大乘經典,恭持楞嚴咒、大悲咒等咒語,禮拜梁皇寶懺、慈悲三昧水懺等大乘懺儀,並恭設多堂普佛齋天、幽冥淨戒,以及數十堂大蒙山施食;又在台中地藏禪寺苦行林敲響楞嚴鐘,台北地藏禪寺敲響大悲鐘,每恭持一部楞嚴咒或大悲咒,敲鐘一下,梵鐘迴旋法界,響徹雲霄,世人聞之,減輕煩惱,增長福慧,幽冥眾生聞之,則暫停鐵圍幽闇之苦,化熱惱為清涼,功德意義殊勝非凡。

更為引度海外佛子,將半生歲月奉獻於大馬,日漸斑白的細髮與日益孱弱的法體,盡是她為眾生付出心血,所換回的代價,但她毫無怨言,十數年來,依然年年履行她大馬弘法之行願。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佛學講座圓滿不久,同年十二月,地皎恩師首度於大馬、新加坡啟建「元旦三十二壇大法會」,主要目的就是幫助海外佛子,闡明因緣果報的觀念,激發止惡向善的覺念,臻至國界安定、社會祥和、人心淨化的境域。
  
  亦喜亦憂 企盼新生
  
  「元旦三十二壇大法會」之前不久,妙氤發現她又意外懷了身孕。兩個殘疾的孩子早已令她備感壓力,而今三度懷孕,更令她深感不安,以致終日被緊張的情緒籠罩。憂喜參半的心緒使她一度興起墮胎的念頭,但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她透過越洋電話向遠在台灣的地皎恩師請法,瞭解墮胎是最嚴重的殺業,妙氤本身的業障已重如山丘,若再墮胎,將來全家人殃及的共業更為可怕,為求得一個健全的新生命,唯一的辦法就是配合用功,祈求地藏菩薩加被胎兒業障減輕、身體健康。
  
  經過地皎恩師微細地剖析因果道理後,妙氤更加小心翼翼保護腹中的胎兒,定期作產前檢查,並每天依照地皎恩師囑咐的功課行持。不久,妙氤知悉地皎恩師將再度蒞臨舉行首度的「元旦三十二壇大法會」,內心燃起無限希望,滿心祈願地皎恩師能幫助她擁有一個健康的孩子。
  
  法會期間,妙氤又抱著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前來求助地皎恩師:「師父!我又懷孕了,我好渴望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懇求師父慈悲加持,幫助我順利生下一個身心健全的小寶寶。」
  
  茫茫心事誰疇知?地皎恩師一眼看見妙氤憂鬱的神情,窺知她必定正為胎兒健全與否牽掛,然妙氤輕易一言,地皎恩師的責任更加沉重了,而更讓地皎恩師憂心的是,妙氤與兩個孩子的共業尚未解脫,如今又身懷小生命,她患得患失的心顯然無法平靜,如何能安心把胎教做好?又如何於未來挑起撫育三個孩子的重責大任?
  
  地皎恩師的內心不禁為之一陣緊縮……,唉!愛不重不生娑婆,眾生因執著情愛而沈溺愛河,所遭受的業海重波之苦,實如小兒舔蜜,有割舌之患。為了幫助妙氤所求滿願,悲心深切的地皎恩師便無條件為妙氤一家人迴向「元旦三十二壇大法會」的大總壇功德,默默祈求諸佛菩薩慈悲,加持妙氤孕育一個聰敏善根的新生命。
  
  地皎恩師於是再三叮嚀:「囝仔,不要罣礙,師父會盡力幫助你。你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心把胎教做好,保持身心輕安,避免緊張,注意營養、運動與休息,並配合用功,繼續恭誦地藏經、持念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觀想地藏菩薩加持母子平安、生產順利。」
  
  地皎恩師的慈悲勉勵彷彿一劑強心劑,鼓足妙氤的信心。爾後,在十月懷胎的孕程中,她開始發心吃長素,又每天為昭祥、昭揚與未出世的孩子各恭誦一部地藏經,又持念一萬遍滅定業真言迴向胎兒平安健康,另四千遍迴向那兩個小男孩業障減輕、共業減輕。
  
  萬物皆有情 尊重惜護之
  
  妙氤與兩個孩子深重的共業在地皎恩師細心敏達的觀想下,深知除了過去生所結的恩怨,主要關鍵在於夫妻倆結婚時用葷食請客,因而殃及其身,招感了如此深重的共業。
  
  「應天地悠悠,萬物皆有命,若為汝己身,傷痛何其忍?」螻蟻尚且偷生,一切有情眾生誰不貪生怕死?試想,一個具靈性的血肉之軀在被殘害的當下,四肢俱痛,五內俱焚,所生起的瞋恨心何等強烈?這種可怕的業力日積月累,終將傷害天地間的祥和之氣,引發天災地變刀兵劫的災厄。所以佛門有一句名偈:「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
  
  另有一則闡明因果輪迴的典故:過去有一名高僧路過一戶正鑼鼓喧天迎娶新娘的人家。就在宴請賓客,眾人大快朵頤之際,那位高僧卻獨自感慨:「堪嘆人生苦,孫兒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親鍋裡煮。」
  
  原來喜宴中的新娘就是新郎前世的祖母,因一念情執沒有昇華,放不下最鍾愛的孫子,死後投生為一名女子,長大後嫁給生前最執愛的那個孫子;而在一片歡喜熱鬧的氣氛中,許多在座的賓客過去生皆為牛、羊、雞、鴨等畜牲,歷經幾番漫長的生死輪迴,今世才出離三惡道,再得人身;然更悲哀的是,那些正在鍋裡烹煮的生靈,正是這些賓客過去生的六親眷屬。
  
  事事無常總難料,幾度歡樂幾度愁?這則典故已印證佛陀所說:「一切男子即為慈父,一切女子即為悲母。」一切有情眾生無量劫來皆曾互為親緣,我們何忍殘害?許多不瞭解因果輪迴的人常說:「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從前面這則典故,我們已警悟到一句地藏經文:「是諸眾生,久遠劫來,流浪生死,六道受苦,暫無休息。」在六道輪迴的巨索中,若不知好好珍惜把握,一失人身萬劫難,何來十八年後之事呢?
  
  另外,地皎恩師座下的一位皈依弟子亦曾發生一則真實的個案:
  
  某居士的侄兒完成終身大事,邀請她參加婚宴。當時正逢地皎恩師舉行萬人懺摩大法會,那位居士心想侄兒的婚宴請葷的,必定傷害許多無辜的生命,經過再三思量,為避免殃及池魚之共業,她決定參加殊勝的萬人懺摩大法會,替侄兒懺悔業障,以此功德迴向侄兒夫妻減輕障礙、締結良緣。
  
  最歡喜的時刻往往也是最悲傷的時刻,法會圓滿後,那位居士竟在睡夢中看見侄兒夫妻所乘坐的喜車剎那間變成一輛八噸八的大卡車,滿載著雞、鴨、鰻、蝦……,偕同侄兒夫妻前往台北。

那位居士不禁納悶,侄兒在台中請客,為什麼那些生靈會緊跟著他們回台北新居?經向地皎恩師請法,才知原來新郎、新娘是婚宴的主事者,理當承擔當天所造的事端,而卡車上滿載的雞、鴨、鰻、蝦正是宴席中被殘殺的生靈,隨即變成新人的怨親債主,圍繞不去。
  
  在一片歡樂聲中傷害有情生命,雖已為盤中飧,畢竟皆具靈性。引述這則發人深省的故事,雖僅為一則夢境,卻讓人費盡思量。人生如夢,一場歡喜的婚宴,無奈世人無智,以苦為樂,樂極生悲!
  
  而地皎恩師以覺察的智慧,洞悉許多社會問題乃源起於家庭問題,為了防微杜漸,多年來化出世精神為入世關懷,不遺餘力提倡三項佛化──佛化婚禮、佛化胎教、佛化家庭,鼓勵對對新人締結清淨的緣、解脫的愛,在結婚當天,人生另一個新開始,用吉祥的福圓茶代替酒品,用素食宴客,減少殺生,減輕障礙;婚後夫妻倆抱持愉悅的心情同進同修,克盡孝道,為佛化胎教暖身,培養身心健全的下一代,締造美滿的佛化家庭,創造幸福的佛化人生。
  
  守護一微塵的善根
  
  地藏菩薩亙古不變的弘偉誓願:「我今盡未來際不可計劫,為是罪苦六道眾生,廣設方便,盡令解脫,而我自身方成佛道。」在千百億世界裡化千百億身,善巧度化群迷,若有眾生尚存一微塵的善根,便廣設諸多方便勤以守護;而地皎恩師感念地藏菩薩曠劫以來,殷切救度六道眾生的深心大願,不畏旅途勞頓之苦,於一九九七年四月,再度率領百餘人的地藏弘法團,蒞臨馬來西亞、新加坡,舉行「清明三十二壇大法會」。

回憶當時,身懷六甲的妙氤專程從新山趕到新加坡參加法會。此時舉步蹣跚的妙氤未露絲毫疲態,在懷孕過程中,她遵照地皎恩師交待的功課,不斷用功行持,又參加三十二壇的內壇功德,藉著殊勝的佛力超薦,迴向兩個殘疾的孩子與腹中的胎兒減輕障礙。
  
  見到大腹便便的妙氤能依教奉行,地皎恩師萬分珍惜,立即抓住她這一念精進的心念,為她迴向一切功德,祈求她的業障由大化中,由中化小。
  
  法會期間,地皎恩師每次見到妙氤,總是慈悲安慰她:「囝仔,不要罣礙,放鬆心情,師父會盡力幫助你。」地皎恩師於是又默默發心在「清明三十二壇大法會」中,為妙氤一家人超拔怨親債主,祈求地藏菩薩慈悲攝受,加被他們的共業冰釋,更迴向大總壇功德,祈願她生產順利,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業障減輕、共業減輕。
  
  地皎恩師不畏路遙艱辛,十數年來,荊棘當道,忍辱當關,行持不變的誓願。她席不暇暖,餐不及飽,處理棘手的個案,山窮水盡皆有她行願的足跡,為了幫助妙氤一家人,她始終不欲人知的默默觀照,縱使台、馬兩地相隔千里,但心繫海內外佛子的願心,終讓天涯若比鄰。
  
  春天的來訪 生命的喜悅
  
  在地皎恩師夜以繼日的付出與殷勤不懈的救度之下,妙氤不可思議的相應了恩師為她迴向的一切功德。「清明三十二壇大法會」圓滿不久,妙氤即於同年七月順利生下一個健康白胖的女娃娃。期盼已久的春天終於來訪,妙氤夫妻不禁喜極而泣!

 回首從懷孕到生產,妙氤再度想起當初兩個小男孩呱呱墜地的情景,從滿懷欣喜到失望落空,彷彿一道令人窒息的低氣壓越過心田,凝結成無法釋懷的記憶,過度的精神壓力、焦慮的緊張情緒,使她幾乎夜夜夢魘,只為懸掛胎兒的身心健全與否。
  
  娑婆業火苦,焚燒夢幻身,每個生命皆依自身的福德因緣而來到世間,人生的幸與不幸並非環境造成,解鈴還須繫鈴人,改變命運的祕訣全憑個人後天的努力,但當當事人身陷泥淖,無力自拔時,又是多麼企盼得遇貴人伸出堅實有力的援手。所幸地皎恩師深深體恤一位母親養育兩個腦性麻痺孩子的箇中艱辛,在妙氤度日如年的十月孕程中,她的憂心罣礙實不亞於妙氤。為了幫助妙氤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她在背後付出的心血實非外人所能體會,其浩瀚恩澤更非筆墨所能形容。
  
  莊嚴的解脫
  
  仰仗地藏菩薩的悲願加持與地皎恩師的鼎力相助,妙氤如願以償的順利生下女兒莉萍,原本槁木死灰的人生隨著新生命的來臨,頓時變得滿園春色,但遠在台灣的地皎恩師所扛擔的責任卻與日俱增,她一心繫念的那對小兄弟仍飽受業障摧殘,苦苦掙扎,如何幫助他們減輕共業實為刻不容緩。
  
  妙氤與那兩個孩子均欠缺福慧功德,所以不論各地舉行三十二壇大法會,地皎恩師皆不斷發心為他們迴向大總壇功德,祈求兩個小兄弟業障減輕、共業減輕。
  
  因為地皎恩師的用心,同年八月,也就是女兒莉萍滿月不久,老二昭揚便無疾而終了。回憶當時,昭揚並未出現任何異狀,妙氤依然如故地照料他的飲食起居,為他沐浴,不久昭揚便安樂解脫了,往生時臉色紅潤,面容很安詳。
  
  妙氤肩上的重擔終於卸下一部份,但地皎恩師的責任卻始終未了,因為妙氤與昭揚的共業只是暫時解脫,為了幫助他們母子解怨釋結,地皎恩師仍須繼續肩負超度昭揚的艱鉅工作;而老大昭祥與母親的共業尤為深重,他將苟延殘喘四十年的生命,如何幫助這對母子早日解脫共業,更是地皎恩師內心深處未曾片刻緩解的罣礙。
  
  然而佛法無邊,不可思議,一九九九年的衛塞節(浴佛節),哥哥昭祥也平靜地解脫了,他走得很安詳,八個小時後身體還是溫的。
  
  恩澤如須彌 師恩報不盡
  
  回顧妙氤為了三個血肉相繫的孩子,這一路走來,實在是悲欣交集。在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親子關係中,妙氤不惜代價地與命運之神搏抗,而在以卵擊石的奮鬥歷程中,地皎恩師堅實有力的扶持宛如一雙翩然的精神之翼,乘載著遍體鱗傷的妙氤遨翔萬里,飛越層層關口,衝破重重障礙。
  
  昭祥與昭揚這對兄弟安樂解脫,並不表示與父母親的共業完全釋結,對兩個小兄弟的後事,地皎恩師仍須非常用心處理,她立即囑咐新山的常住師父為之料理佛事,又默默發心在台灣做長遠的超度功德,祈求地藏菩薩慈悲救度這兩個孩子早日離苦得樂,得生善處。
  
  死是另一個生的開始,佛法視死如歸,視生如來,將生死化為莊嚴平靜,何等瀟洒自如、來去自在?但身後之事,人歸何處?若非仰仗佛法的真功德,即使父子至親,在生死跟前、黃泉路上,亦難相救。幸而妙氤瞭解佛法,能夠淨化親情,用道情來幫助那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否則這段綿密相續的共業,真不知還要纏縛多久?尤其昭祥的障礙本為一樁遙遠漫長的共業,妙氤的一輩子本將付之一炬地為昭祥焚燒殆盡,要不是地皎恩師慈悲救度,妙氤這一生的滿地荊棘路,到底何時才能走到盡頭?
  
  夜幕深深,寂然沉靜,地皎恩師宛如一輪高掛窗前的菩提月,溫暖著世人的心。她夜坐觀想妙氤一家人相纏相繫的共業……,唉!縱然有眾生的地方就有苦難,但菩薩所緣,緣苦眾生,一股「葉落終將無怨悔,化做春泥更護花」的悲心願力,激勵著她不以苦為苦,進而用更超然的心來昇華……
  
  【編後語】
  
  問世間真心是何物?
  
  炎涼的世間裡,一位平凡的母親憐兒不覺醜,聽天由命地耗費寶貴的生命,不惜代價的撫育著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而一位高風亮節的地藏行者,縱然了解別人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她依然肩挑萬鈞擔,捨身入紅塵,刻骨銘心的承擔無數業苦眾生的悲淚。
  
  地藏行者一貫的超然行誼是人去影不留,不著邊際、不落痕跡……,讓我們共同來高吟「生命的迴旋」這曲「無悔歌」,唱出對世間母愛的禮讚!更唱出對地藏悲願的謳歌!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