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金剛經持驗錄4
許添誠編著
20/03/2017 06:30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三十八 冥府見聞

 

姚待,唐朝梓州郪縣人,時常持誦金剛經。長安四年,他的母親去世,遂發願為亡母書寫四部佛經:法華及維摩各一部、藥師經十部、金剛經百卷。寫完諸經,又寫十四卷般若經。

 

有一天午時左右,突然有一隻鹿走進姚家的大門,在擺放經卷的書案前,伸出舌頭舐書案,舐後伏在桌下。姚家飼養有五六隻狗並沒有吠叫,姚待蹲下去將鹿抱起來,鹿一點兒也不害怕。姚待為牠念了三歸依以後,鹿忽然跪下,久久不肯離去。

 

到了先天年間,諸經寫畢,勘訂完妥即將放入經函。這時,有位屠兒名叫李迴奴,不知何故,突然來到姚家,站在書案前,微笑地指著佛經,合掌而立,似乎是要請經的樣子。

 

李迴奴的面貌兇惡,平日耽嗜飲酒,兩眼紅赤,雙耳俱聾。姚待見狀,知道此人與般若有緣,遂取了一卷金剛經施送給他,李迴奴接獲經卷之後,含笑而去。從此,姚待再也沒見到他。

 

開元四年,玄宗觀有位道士名叫朱法印,研習老莊之學極有心得,前往眉州講學,經過數年始還。姚待與鄉中學究二十多人前去問候,一位王姓官員命人殺羊煮熟來招待大家,姚待忍不住嘴饞,隨口吃了四五塊。

 

姚待返家後的第二天,忽然覺得頭痛,全身的關節彷彿刀割一般,痛苦萬分。到了黃昏,病情轉劇。突然門外面傳來呼叫他的聲音,不知不覺地走了出去,原來是一位黃衣人,黃衣人告訴姚待說:「冥王叫你前去。」姚待雖不願意,但也只好跟隨黃衣人而去。

 

黃衣使者引他入見冥王,冥王問他:「你生前曾作什麼善業?」

 

姚待回答說:「持誦金剛經。」

 

冥王聞言面帶微笑地說:「善哉!」這時,站立在旁的鬼吏說:「你為何在朱道士的房間吃肉?」姚待不敢隱瞞,據實回答說:「吃了四五塊。」

 

冥王回顧鬼吏,鬼吏高聲說:「他吃了四兩八銖。」

 

姚待聽到鬼吏向冥王輕聲說:「姚待吃肉不是他的本意,可以放他回去,宰羊之事,俟王某追來之後再行結案。」

 

這時,姚待看到身後有獄卒押著一個人,頸上架著枷鎖,加了四道釘鍱,回頭仔細一看,原來是屠兒李迴奴。

 

冥王問姚待說:「此人讀誦金剛經,是否屬實?」

 

姚待說:「是的,李迴奴向我請了一卷金剛經。」等姚待再回頭要看李迴奴時,只見地上有一副枷鎖,屠兒已經不見了。

 

冥王說:「李迴奴已經往生善道,你也可以返回陽間了。」

 

姚待走出大廳,看到廳門兩邊有數千人,有的身上帶枷鎖,也有被繩子將手反綁的。姚待看到親家翁張楷亦在其中,雖然帶著小枷鎖,但未加釘鍱。張楷向姚待叩頭求救道:「請你轉告我的家中,叫他們為我寫經,修諸功德。」張楷似乎想再說下去,但被在旁的使吏制止。

 

姚待續向前行,看到一位村人,名叫張賢,張賢告訴他說:「趕快走!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姚待知道此人抱病連年,水漿不能入口,原來是魂魄繫於冥司,才會得此重病,久治不癒。

 

姚待走沒多遠,遇到鬼吏送他返陽。姚待醒後,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一天。他到親家張楷的家中,得知張楷已經去世,遂說出冥府所見,並將張楷交代的話轉達。

 

他又來到張賢的家中,看到張賢仍然臥病在床,姚待又將冥府所見告訴張賢的兒子,他們立刻寫經,不到五天,張賢的病就痊癒了。

 

第五篇 癒疾病

 

一 舐慈親之目,盲瞽復明

 

唐朝武德年間,江陵有個人名叫陳昭,虔誠奉佛,持齋茹素,並持誦金剛經。

 

一日,有一條大蟒蛇到他的座旁聽他誦經,誦畢即退,天天如此,陳昭見狀也不以為意。經過了數日,他有位鄰居名叫刁昌,勇猛兇悍,不信佛法,認為大蟒蛇是怪物,有一天伺機將牠殺死。

 

過了幾天,刁昌就去世了。去世不久,他的妻子夢見他託夢說:「我生前殺死一條大蟒蛇,牠本來要聽金剛經一百卷,便可以飛騰,只差七卷,被我妄殺,如今苦不堪言,向冥司控訴,冥司遂派鬼使將我抓去,命蛇將我纏身齧噬,我現在痛苦難忍!妳趕快請和尚寫金剛經七卷,替我在佛前懺悔贖罪。」

 

刁昌的妻子醒來後,想要寫經為亡夫懺悔,但是家境貧困,平日三餐不繼,那有餘力延僧寫經?因此傷心痛哭。

 

她有個兒子,名叫僧護,年方五歲,問母親為何如此傷心?她說出事情的經過,僧護稟告母親說:「為什麼不將孩兒賣掉,來為父親寫經超荐呢?」僧護如此幼小,即有這份孝心,實在難得!

 

她摟著愛子左思右想,除了賣兒一途之外,實在找不出第二條路,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境。最後萬不得已,只好含著淚水將孩兒抱到市場,賣給一位四川的客商,換得兩貫錢。

 

她既遭喪夫之痛,如今僅存的命根子,又將離她而去,她面臨生離死別,內心的痛苦實如刀割一般,但又不得不傷心的與愛子告別。

 

送走了孩子,她將獲得的兩貫錢,延請僧眾寫金剛經七卷,她跪在三寶面前,至心虔誠的祝禱,發下了兩個心願:第一,希望亡夫依仗寫經的功德,化解仇冤,及早解脫痛苦;第二,但願今生之中,母子有再聚的一天。

 

她日夜惦念著愛子,有時傷心飲泣,有時嚎啕大哭。由於傷心過度,竟然把眼睛哭瞎了。但她仍然每天持誦金剛經,孤苦伶仃的盲婦惟有靠行乞度日,境遇實在悲慘!

 

她的兒子僧護跟隨著客商到了四川,一晃已是三十年,客商夫婦亦相繼去世。僧護非常懷念親生的母親,心裏惦念著:「母親賣我寫經,以超荐亡父,如今不知是否還健在?」思親之念湧上心頭,他把養父母遺留下的財產變賣,回到了江陵。

 

他在江陵找尋了很久,始終找不到失散的母親,於是購屋定居下來。

 

那年年底,他準備歲臘祭祖,於是找來幾個行乞的老婦人,請她們來家中誦念金剛經,誦畢後,僧護迴向祝禱說:「我幼年喪父,母親賣我寫經,以超荐亡父,今天倖而能夠重返故里,卻找不到失散三十年的母親,但願藉此誦經的功德,讓我的父母都能超昇。」

 

僧護的話剛說完,其中一位老婦人叫著說:「孩兒呀!我就是你的母親,我等你等得好苦啊!那年你剛剛五歲,賣你寫經,以超荐你的亡父,你的賣身契還保存著呢。」

 

僧護跟隨她來到她的住處,老婦人將賣身契取出,僧護悲喜交集,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他雙手發抖,看到母親的眼睛已瞎,遂跪拜焚香祝禱說:「弟子拜告三寶及來往的大地神祇,家母雙目失明,祈求上蒼憫念弟子一片愚誡,讓家母的眼睛能夠重見光明。」

 

他祝禱完畢,取水嗽口,用舌頭舐他的母親的眼睛。所謂「心誠則靈」,他的母親失明多年的眼睛,竟能重見天日。

 

失散了三十年之久,母子重復團圓,已盲的雙目又能重見光明。當她看到這個失散多年的兒子,如今已經長大成人,不禁喜極而泣。母子兩人欣喜萬分地叩拜蒼天,當年的心願,終於如願以償!

 

僧護的母親遂將三十年前的往事和盤托出,乃是由於丈夫妄殺蟒蛇,致身繫地獄,而且弄得家破人亡。如今仗蒙經力救護,終於能夠母子團圓。在旁的人對他們一家人的遭遇,莫不一掬同情之淚;同時對於誦經功德的不可思議,讚歎不已!

 

二 消鬼胎

 

唐朝陵州仁壽縣尉陳惠,他的妻子王氏原是京兆人。未出嫁前,表兄褚敬對她獻殷懃,並且向她求婚,王氏的父母不肯答應。褚敬憤恨的說:「如果不嫁給我,我做鬼也會來找妳的。」

 

後來王氏嫁給陳惠為妻,褚敬終於懷恨而死。王氏隨夫住在仁壽縣,有一天她夢見褚敬前來,於是就懷了孕。

 

經過了十七個月,始終末能將孩子生下來,王氏擔心是鬼胎,憂懼萬分。她平日就常拜佛,遂入佛堂取出金剛經,發心讀誦,她在彿菩薩前祝禱:「若是正常懷孕,但願及早平安分娩;若是鬼胎,則早銷化。」由於精勤之故,身體漸漸覺得輕鬆,不久鬼胎就消失了。

 

經此徵驗,王氏更加精勤念誦,受持不輟。

 

三 毀經而啞的勾龍義

 

勾龍義,唐朝閬州郪縣人,以粗活謀生。

 

長慶年間,有一天他的朋友生病,龍義前往探望,看到書寫的金剛經置於桌上,他無故將經卷毀壞丟棄。返回家後,馬上喑啞不能言語,屢經醫治,仍然無效,他愚昧無知,竟不知懺悔。

 

過了五六年,龍義偶然聽到鄰居持誦金剛經,這時他才醒悟,心中驚惕自責:「從前毀謗此經,以致喑啞。假如現在懺悔,並且終身敬奉,不知道能不能再說話?」

 

此後,每當隔壁傳來誦經聲,龍義就貼靠在牆壁上仔細靜聽,並且默默地懺悔,洗滌以前所造的罪業。

 

過了一個多月,龍義偶爾進入寺中,看到一位和尚,龍義向他頂禮,和尚問他有何事?龍義指著自己的嘴吧,和尚拿了一把刀在他的舌下割了一刀,龍義立刻就能說話。和尚念金剛經給他聽,聲音和鄰居的誦經聲完全一樣,龍義向和尚再三的致謝。

 

後來龍義再訪該寺,卻不見那位和尚,他看到壁上須菩提尊者的聖像,正與那位和尚的面貌相彷彿,這才知道先前所見的和尚,正是須菩提聖僧所示現,於是延請畫工繪製聖像一幅,請回家中禮拜供養,自己也寫經持誦。

 

四 食犬而盲

 

王偁,唐朝晉州人,生性頑鄙。元和四年時,當地發生疫疾,家人死亡殆盡,唯獨王偁倖免。他在病中好食狗肉,眼睛遂瞎,不用醫藥治療,唯向鬼神祈禱,數年都沒有感應。

 

有一天,一位異僧到他家化緣,他取出飯菜供養,異僧告訴他說:「佛法中有一卷金剛經,能解除眾生的疾苦,報應非常神速,居士你能受持嗎?」

 

王偁回答說:「我很愚昧魯鈍,眼睛又已失明,恐怕無法記憶。」

 

異僧告訴他,寫經供養也是功德無量。

 

王偁依照異僧的指示,延請僧眾書寫金剛經,再將寫好的七卷送到佛寺,請僧眾誦念。

 

過了數天,他夢見先前那位異僧,手持利刃挖他的眼睛,驚醒之後,覺得眼睛似乎略可見物,而且越來越清晰,數月後已完好如初,王偁從此持經不輟。

 

五 馬難代步,惟賴數頁之經

 

烽子,唐朝豐州人,永泰初年時,戍守邊疆。有一天晚上出去,被黨項綁到西蕃養馬,蕃將交給他數百匹馬,並用皮索貫穿他的肩骨,以防他脫逃。

 

他飼養了半年,馬匹增加了一倍,得到蕃王贊普子的賞識,不僅賞他數百張羊革,並命他擔任執旗的職務,服侍於左右,經常賞賜一些剩餘的酪肉等物,對他倍加愛護。

 

又經半年,有一次贊普子又賞給他許多酪肉,烽子看著酪肉悲泣垂淚,不肯取食,贊普子覺得奇怪而追問其故。

 

烽子說:「您賜給我如此美味的食物,當然應該高興,但是一想到家中還有年老的母親,乏人奉養,因此憂慮不已。我最近又經常夢見她老人家,孤苦無依,所以內心深感不安,那裏會吃得下呢?」贊普子的心地甚為仁慈,聞之悵然。

 

當天晚上,贊普子召見烽子,向他說:「你的孝心很讓人感動,可是蕃法森嚴,從無放還的例子,我給你兩匹精壯的馬,你趕快騎著牠遠走吧!」烽子聞言,感動的俯身下跪向蕃王拜謝。

 

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烽子踏上了歸程。他馳騁在浩瀚無涯的沙漠中,兩匹馬因體力不支相繼死於途中。他只好曉宿夜行,走了數日,他的腳部不幸被荊棘刺傷,躺在沙堆上,無法繼續行走。

 

正當焦急徬徨之際,忽然一陣怪風吹來一件東西,落到他的面前,他隨手撿來包住受傷的部位,居然感覺到不痛了,便嘗試著舉步,發現已能行走如初。又經過了一夜,才到達豐州地界。

 

當他到達家中,他的老母悲喜難抑,顫抖著說:「自從你失蹤以後,我就一心念誦金剛經。有一次請出經卷正在禮拜時,經卷的縫線斷裂,不知何故,竟散失了數頁。」烽子也將腳部受傷的事情稟告,他把腳部的傷處解開給母親看,原來裹傷的東西,竟然是那散失的經卷,真是不可思議!

 

六 四句偈癒風癩

 

強伯達,唐朝房州人。他弱冠時便已染患風癩,這是他家世代遺傳的惡疾。

 

元和九年,伯達稟告父兄說:「我知道這種病是治不好的,既然難以活命,又惟恐貽患於後,不如把我送到山巖下去。」父兄們雖然於心不忍,考慮再三,最後不得已,也只有照著他的話去做。於是準備好糧食,護送他到山巖下,然後依依不捨地含淚道別。

 

伯達獨居於巖下,絕食數日,忽然有一位和尚經過,看見他那痛苦的神情,悲憫之心油然而生,告訴伯達說:「你可以念金剛經中的一句四句偈,或許可以解除一些痛苦。」和尚當場傳授給他,伯達學會後,就不停地念誦。

 

經過了數日,伯達看到一隻老虎走了過來,他非常恐懼,就閉目虔誠的念誦四句偈。老虎走到他的面前,用舌頭舐遍他身上的瘡口。他感到一陣清涼,彷彿敷上了良藥,不再覺得痛苦。過了很久,老虎離去之後,伯達發現瘡口竟已乾合。

 

次日,那位和尚又來探望他,伯達敘說昨日老虎前來舐瘡的經過,和尚又到山邊拔了一把青草,交給伯達說:「你將這把草帶回家去煎浴,就可以痊癒了。」

 

伯達跪拜在地感動得熱淚盈眶,再三地向和尚致謝他的救命之恩,和尚撫摸著他的背部,安慰一番後,就離去了。

 

伯達回到家中,具說事情的本末,他的父母及所有親族對於伯達的奇遇,都感到驚異萬分,一再地讚歎經力的不可思議。伯達煎洗沐浴後,身上的瘡疤,從此也沒有再復發,於是終身念偈,從不懈怠。

 

七 一分功德,重如山丘

 

宋朝有位縣尉,名叫王迪功,平日喜好打獵,藉殺生以取樂。他的妻子則至心向善,虔奉佛法,每日持誦金剛經。

 

有一天,他的妻子正在念經,迪功打獵完畢,返回家中,妻子勸他一同念誦,迪功不肯,但禁不住妻子苦苦相勸,只好勉強陪她一同念誦金剛經,從「持經功德分」第十五開始,念完這一分,迪功就不肯再念,逕至廚房,將帶回來的獵物切割烹煮,伴酒作樂。

 

五年後,迪功染患中風,雖經多方治療始終不見功效,經年臥床不起,不久終於病死。

 

迪功被攝入冥後,冥王怒責他說:「你既然受有爵祿,應該繼續修福行善,但你卻愛好殺生害命,現在要減你的壽命,絕你的福祿,並將你判入鑊湯地獄。」

 

冥吏查閱善惡簿後,趨前稟告說:「此人殺業雖重,但生前曾與他的妻子同念金剛經一分,雖只片紙的功德,但是重如山丘,可以將功抵罪,放還陽間。」

 

冥王怒氣稍解,告訴迪功說:「你的殺業這麼大,若不略施薄懲,如何知道警惕?」就命令冥卒取鑊湯一勺澆在他的背部,然後放他還陽。

 

他甦醒過來,發現背上長疽,流濃潰爛,痛徹心髓,雖經百藥治療,卻絲毫沒有奏效。他知道這是冥府的鑊湯澆淋所致,不是人間醫藥所能醫治,惟有仗持佛法,才能解脫痛苦。

 

迪功叫他的妻子在佛前,代他發願懺悔:「今後永遠不再殺生,且願書寫金剛經,終身持齋受持。」當天夜晚,他夢見一個和尚摩他的背部,僅僅摩了三匝,天明醒來後,背疽已自行脫落而痊癒。

 

八 中蠱痊癒

 

會宗和尚,唐朝荊州公安人,俗家姓蔡。長慶初年時,中蠱將死,骨瘦如柴,遂發願念誦金剛經。

 

當他念滿五十遍,夢見有人叫他開口,從他喉中取出頭髮十多根,又夢見吐出一隻比手臂還長的大蚯蚓。從此病體就痊癒了。

 

九 施經千卷獲神丸

 

宋承信,宋朝秀州華亭縣人。紹興二年,他罹患翻胃的疾病,雖服藥多年,仍不見效。

 

有一天夜裏,承信夢見一位梵僧告訴他說:「你所患的疾病,乃是宿世業障,以致今生受苦。世間的男女,染患風癱癆跛,盲聾瘖啞,種種惡疾纏身,經年累月枕臥床席,世上的醫藥是無法治癒的。這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乃是魂魄被攝於陰司受到拷打,須知因果報應是無差的。我和你有宿緣,特來向你報知,你要是能夠持誦金剛經或書寫奉施,勸人持念,只要剛一舉心動念,即可感動冥官,考核你的善功。等到放回你的魂魄,然後再遇良醫,你的病就可痊癒了。」

 

承信醒來以後,就在佛像前焚香祝禱,懺悔往昔所造的罪業,願奉施金剛經千卷,並且終身持誦。

 

不久,承信夢見金剛神賜他一粒丸藥,服下後,次日醒來立見好轉。經過了一個多月的靜養,身體恢復如初,精神比往昔更好。凡是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合掌稱歎此經有起死回生之功。

 

十 為哥哥誦經治病的吳思玄

 

吳思玄,在唐朝武后時,任國子監大學博士,虔信佛法,起初每天持誦金剛經二卷,五六年後,每天則持誦一卷。

 

他的哥哥思溫,長安二年,出任漢州綿竹縣令,因病入京醫治,寄住在殿中省尚藥居奉御,名叫張慶的家中,用針灸治療。

 

張慶一向與巫師有來往,有一天,思溫忽然病發,非常危急,雖用針藥仍然無效。這時正好有一位務州的巫師,名叫褚細兒,來到張慶的家中。據說褚細兒可以見到鬼神,於是在庭中為思溫祈禱治病。

 

這時庭中尚有數位官吏,而思玄的住處,離張家不遠,張慶派人去通知思玄。

 

思玄很快地趕到張家,也在庭中為哥哥祈禱。褚細兒與思玄素不相識,驚奇的問說:「這位官吏是什麼人?何以鬼神看到他來,都嚇得趕緊逃走了?」

 

思玄聽了,遂領悟到:原來我平日持誦金剛經,有護法善神保佑,所以鬼神一見到我,便嚇跑了。因此更加精勤念誦祈禱。他持誦了一兩天,思溫的病就痊癒了。

 

有一天,思玄在渭橋地方,看到一位大約八十多歲的老人,身上還穿著孝服,思玄覺得奇怪,就趨前詢問,那老人說:「我是為我生母帶孝,我的母親在四十三歲時,有位異僧教他持誦金剛經,能得長壽,於是我的母親每天念兩遍,享壽一百零七歲。我的姨母及鄰居們誦念,也都超過百歲。我是遵照母親的囑咐,每天持誦金剛經,現在已經九十歲了。

 

十一 瘰癘痊癒

 

王昌言,唐朝京兆萬年縣人。久視元年時,他在表兄楊希言的崇仁坊當舖中管理帳務,因罹患瘰癘並延及胸前,疼痛不已,於是發心讀誦金剛經,從此精勤不輟,然而身上的癘瘡卻使他痛得說不出話來。

 

有天晚上夢見一位和尚手持錫杖,按住他身上的傷口,對他說:「因為你持經的功德,所以特地來替你治療。」

 

昌言驚醒起床,不覺大聲叫喚。家人聽到他呼叫的聲音,趕緊過來探望,看到他的瘡口流出濃汁,大約有一升左右,他所患的瘰癘竟因此痊癒了。

 

昌言從此專心受持金剛經,常誦不輟,活到了六十九歲,在長安元年時壽終。

 

十二 重見光明

 

周少岳,諱之程,明朝崑山人。五十歲時,忽然失明,眼睛的瞳孔變成碧綠色,縱然是大白天,仍然感到一片黑暗。他自以為殘廢,因此一心歸依佛門,以消除宿世的罪業。他每天清晨誦金剛經三卷,誦經時一心不亂,高聲讀誦,如果有客人來訪,也不停下來接待客人。

 

如此專心勤誦了十五年,有一天,忽然發現眼前似乎有一片亮光,但是一會兒又消失了,他驚疑萬分地叫家人來看,家人看到他左眼的眸子已能轉動。又過了兩個月,兩眼就完全恢復正常,重見光明,甚至比年少時的眼力還好。

 

少岳有感於金剛經的功德,更加虔誠讀誦,後來活到八十歲,無疾而終。

 

人們往往由於「因循」二字而蹉跎一生,少岳因業障現前,兩眼失明。要是沒有這段因緣,恐怕還不知悔悟,到老蹉跎,一無所成,隨著業力流轉於生死苦海。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因禍得福」「逆增上緣」吧!

 

十三 兩眼復明

 

明朝常州有位女尼,名叫慧貞。她是宦官之後,自幼舉止有節,長大後想要出家,得到父母的允許,並送她到楞伽菴。她出家後,朝夕持誦金剛經。

 

同菴中,有位女尼因穢事敗露,波及慧貞。慧貞此時正患眼疾,深感憤恨不平,因而兩眼俱盲。這樣過了三年,慧貞仍然朝夕持誦金剛經不輟。有一天夢見金剛神告訴她說:「妳的行為並沒有瑕疵,應當讓妳重見光明。」

 

隔天清晨,她睜開雙眼果然重見光明。後來活到九十歲,無疾坐化。

 

十四 割股療親

 

周得聞,字君升,清朝吳縣人。他天性至孝,五十多歲時,猶割股治療母親的疾病。母親去世時,他悲痛逾常,遂發願常齋,並持誦金剛經,預定三年之內念滿若干遍,禮懺迴向亡母。他日夜不停地勤誦,致使眼睛生翳,看不見任何東西。

 

雖然雙眼失明,他仍不停地誦經,從不停輟,當他快念完時,雙眼竟然復明。知道的人都認為這是他的孝心所感動,也是金剛經的功德力所致。

 

有一天,他手裏的念珠在路上掉落數粒,直到返家想起時,竟在家中的地上撿得,確實是原來的念珠,因此撰寫了一篇《還珠記》,記載這段逸事。他屢次有瑞應,感到神力加被,因此更加勤誦不輟。

 

十五 奉公愛民的蔡槐庭

 

蔡槐庭,明朝楚郡人,任嘉興太守,潔己愛民,長齋奉佛,公餘之暇則持誦金剛經。

 

槐庭的身體向來羸弱,嘗說少年為諸生時,曾經染患重病,因為家貧無法買藥醫治,幾乎瀕臨死亡邊緣,從此發願盡形壽誦持金剛經,疾病遂不藥而癒。

 

後來參加科舉,考中後出任官職,赴任時隨身攜帶此經。他在任內能夠不畏權勢,愛民如子,自奉甚儉,平日所食,僅青菜豆腐,從不吃肉;穿著亦不求華麗,只穿廉價的布袍,從不穿昂貴的絲絹綢緞。

 

槐庭雖然貴為太守,但生活仍然清苦,並且時常用薪俸刻印金剛經及戒殺文,廣行勸化,官署內幾乎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

 

一般讀書人當他窗下苦讀時,亦有立志要潔己愛民,但是一朝出仕,多半忙於應酬,接受賄賂,上級有所需索,則向下屬巧取豪奪,仗恃權勢,欺壓百姓,有時候尚不能得到上級的好臉色,真是可悲可嘆!

 

蔡公槐庭,沒有酬酢逢迎,故能愛民如子,不畏強權,這種廉政愛民的好榜樣,足以為後代服官者所效法。

 

十六 佛法非術數相命所能知

 

釋德遵,唐朝義陽縣人,住在申州大雲寺。五十歲的那年,染患重病,全身乏力,病勢危篤。

 

這時,有位張照藏,精於陰陽推命之學。又有一位張極,精通岐黃醫術。張照藏替德遵推算八字,說他此時適逢厄運;張極為他診斷脈象,也說此病非針灸和藥物所能救治。

 

既然如此,德遵心想:「與其等死,不如向佛法中祈求,或許尚有希望,也說不定。」於是發心開始讀誦金剛經,他的身體雖然羸弱,且身染重病,但每天仍然念誦數十遍。

 

他端坐在蒲團上,不論白天和夜晚,都很精進的持誦,由於他虔誠懇切,所謂心誠則靈,業障逐漸消除,不到十天,未經服藥,病況竟日漸轉好,沒多久就完全康復。德遵從此以持誦金剛經為常課。這時孟獻忠任申州司戶,德遵和尚已七十多歲了。

 

由此可知,大乘佛法的功德力,豈是術數、推命所能得知的!若非宿根深厚,深信佛法之人,又豈肯篤信實行呢?

 

十七 醫藥只能醫病不能醫命

 

杜思納,唐朝京兆城南人,任官潞州銅鍉縣縣尉,考滿之後,已經七十歲了。由於年老氣衰,染上重病,身體日漸虛弱,當時名醫都說難治,雖藥物治療多時,未見起色。

 

這時,他的好友權瓘被派任為漢州司功,前來向他道別,思納神色黯然,語氣悽涼地告訴權瓘說:「我身患重病,此次分離,很有可能成為永別。佛法中有部金剛經,可以消除多生的業障,我想發願讀誦,如果能夠痊癒的話,你我就還能再見面。」

 

思納從此發心念誦金剛經,沒過多久,病況漸漸好轉,更加誠懇惕勵,每當他持誦之時,都可看到佛像放出光明,增加他無比的信心。

 

後來權瓘返回京師,思納已經痊癒,彼此都讚歎金剛經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威神之力!

 

醫藥只能治病不能醫命,倘能發至誠恭敬之心,受持讀誦金剛經,現世中滅無量罪行,消除多生的業障,增長無上福慧,獲最勝福田;若能更加念佛迴向,決定往生西方,未來必證菩提。

 

十八 聞經病癒

 

游珣貞,唐朝廣平人。久視年間,任桂府戶曹參軍。其女患病多年,身體日漸消瘦,這時珣貞正好考滿返回洪州,其女病況益加沈重,雖經服藥多時,仍未見起色,就對他說:「女兒記得某年曾經讀金剛經,如今臨死之前,很想在佛堂再讀一遍,若能如此,則死而無憾。」

 

珣貞夫婦聽完此話,內心非常哀傷,不禁痛哭流淚,在佛堂裏找出金剛經,然因其女身體虛弱,眼睛無法睜開,口也不能讀誦,珣貞夫婦於是一起為她讀了數遍。

 

一會兒,她的眼睛逐漸睜開,手指著經卷,好像是索取閱讀的樣子,珣貞夫婦見狀,就將經卷放在她手上。這時候,她仍然讀不出聲,只是眼睛看著經卷,似乎是在默念。

 

不久,佛堂中忽然放出光明,經卷也放射光芒,所有在佛堂裏的人,見到這種瑞相,無不齊聲讚歎,大家也同時看到她的臉上冒汗,一會兒便汗流浹背,想要睡覺。經過一夜的休息,醒來後告訴家人說:「我全身的痛苦,已經完全消失了。」不到十天,身體完全復原。從此以後,他們全家都勤誦金剛經。

 

世界上有很多疾病,醫藥是無能為力的,這都是多生以來殺生食肉之罪業所感。以佛法來說,凡是遇到疾病,除了延請醫生治療之外,更應廣行善事,戒殺、放生、誦經、禮懺,才能消除業障,如果病情嚴重,無法治癒,更應專心念佛,求願往生,切勿殺生拜神,徒增業障。

 

第六篇 救殺戮

 

一 金剛和尚

 

唐朝時,秦宗權興兵作亂,蔡州有個人虔奉佛法,平日持誦金剛經,深受人們尊重,他被秦宗權脅迫派作奸細,令他到黃州潛伏探事。

 

他到達黃州不到十天,就被人密告查獲,當時宋汶任黃州刺史,聞悉大怒,下令將他斬首。

 

當他被縛送往刑場,行刑前,宋汶接到屬下報告,加官的特使即將來到,手下稟告說:「加官是值得慶賀的喜事,不宜施行殺戮。」宋汶覺得很有道理,就下令暫停行刑。

 

過了一個月,使臣還沒有到,於是再度下令行刑,當他被提出時,又傳來加官使已經入境的消息,只好再度停刑,暫予禁錮。

 

宋汶送走加官特使後,又將他提出,準備行刑,剛好一位將領進入衙門,看到宋汶要斬決奸細,遂向宋汶進言道:「黃州這地方,兵強馬壯,城堡堅固,那怕奸細潛伏?我仔細觀看這位奸細的相貌,頗為慈祥,不可能是亂黨,似乎是被叛軍脅迫而不得不屈從,不如饒他一命,也可以顯出您的寬大。」

 

宋汶想了一想就點頭答應,命人剃掉他的頭髮,並且在頭上加了一副鉗具,叫他出去化緣,以便建造開元寺。

 

他頭上帶著鉗具,到市集人多的地方去化緣,經過很長的時間,才將建寺所需的款項募足。

 

當開元寺即將完成時,宋汶夢見八大金剛向他說:「負鉗的和尚如此苦行,已將建寺的款項籌足,而開元寺也即將落成,你何不除去他頭上的鉗具,以表揚他的善行呢?」

 

得此異夢,再加以前三次臨刑之前,每次都在最後一刻,因故逃過一死。宋汶認為這絕不是巧合,分明是金剛護法暗中救護所致,對於佛法的靈奇,深感不可思議,內心極為歎服,立刻命令部屬將他頭上的鉗具卸除,並以殊禮招待他。從此黃州的人都尊稱他為金剛和尚。

 

二 口生蓮花

 

宋朝淳熙元年,揚州府承局周興,自幼每日持誦金剛經一卷,不論公私如何繁忙,必定抽空持誦。

 

有一次,他奉太守莫濠之命,攜帶錢幣、絲料、沉香及壽燭等獻禮,大約價值一千多貫,要往朝中向顯貴祝壽。

 

到了瓜洲渡,周興投宿在郁三所開的客店中。郁三夫婦看到周興的行李沉重,遂起了貪念,與哥哥郁二計謀,在三更時分,入房將周興打死,抬到離店約有五里的地方,將屍體埋在路旁,並將周興所帶的行李及財物盡行劫走。

 

周興因為超過回報的限期,仍未返回揚州府向太守覆命,被誤為攜款潛逃,他的妻子因此被官府監禁於獄中。

 

太守多次派人前去找尋,始終找不到周興及他所攜帶的財物。後來,太守奉召前往朝中,帶著左右侍從起程,到了離瓜洲渡尚有五里的地方,忽然看到一朵蓮花攔阻於路上。太守令侍從將蓮花折斷,手下雖然用利刃劈砍,仍然砍不斷,太守覺得很奇怪,遂命人就地挖掘看看,挖到約四五尺深時,突然看到一具屍體,原來蓮花是從死者的口中長出。

 

眾人將死者抬出,仔細端看,死者的眼睛輕輕地眨了一下,再詳加熟視,竟是去年失蹤的周承局,於是太守命人將他攙扶到附近的人家,用粥湯慢慢調理。

 

到了次日,周興才能開口說話,他說:「我帶著祝壽的獻禮,投宿於客店中,遭郁二及郁三謀財害命,我被他們打死掩埋,至今已有十八個月了。」

 

太守一聽大驚,趕忙問說:「你為何能夠不死?又不覺得飢餓呢?」

 

周興回答道:「這都是我以前持誦金剛經的功德力所致,我被埋於地下,宛如在夢中,看到一位金剛神,將一朵蓮花插在我的口中,所以至今仍然不覺得饑渴。」

 

聽完周興所說,太守不禁肅然起敬,合掌再三讚歎說:「我曾聽聞金剛經有不可思議的功德,一直未能深信,經你這麼一說,才知金剛經有如此神力,真是佛法無邊!我深感慚愧,已將你的妻子監禁年餘,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我想平日所審理的案件中,必定有不少是冤枉的。」

 

太守立刻行文揚州府官,將周興的妻子儘速釋放,並且差人將郁二及郁三夫婦逮捕。他們知道無法隱瞞,只得招認出確實在三更時分,打死周興,再劫走他所有的財物。

 

真相既得大白,太守遂將全案的經過具文奏呈皇上,皇上下了一道聖旨:「周興承佛法不可思議的功德力,所以神天守護,遂得死而復活,善行殊堪嘉許。郁二及郁三謀財害命,罪孽深重,如果予以寬貸,惟恐以後再陰謀害人,應一併予以重杖處死,郁三的妻子脊杖二十,充軍海外,永不放還。」

 

觀看此事,周興身死埋於地中,口內尚生蓮花,則至心持誦經卷者,一心不亂,其身坐蓮花臺,又有何疑?

 

再從這篇故事看來,周興所受的冤屈,得以真相大白,皆是佛菩薩暗中護佑,才得免於死亡及饑渴。何以周興掩埋於地下年餘,卻未被來往的行人發現,一直要到太守赴京的途中,才從地面出現蓮花,終得洗雪沉寂年餘的冤屈,其中原因何在?

 

我總認為佛菩薩為了開示教化,啟人敬信之心,令太守親見其事,故冥冥中如此安排。要不然,若經由路人發現相救,再由周興面報太守,所謂「眼見為憑」,太守未能親見,自然不會如此深信。當然,最後也不會達於聖聽,使靈蹟彰顯於世。故吾等今日能有此勝緣聽聞佛法,如果不能聞而起信,進而努力修行,豈不辜負佛菩薩的諄諄教誨!

 

三 金剛神護城

 

甯勉,唐朝雲中人,虔奉佛法,常持金剛經。

 

他年少勇武,善於騎射,天生神力,不用兵器就能力格猛獸。北都守嘉許他的神勇,命他署理衙將,率領四千士卒,駐守飛狐城。

 

這時,薊門元帥驕悍跋扈,擁兵造反,下戰書到京城。唐文宗大怒,立刻詔令北都守予以討伐。

 

京城的詔書尚未到達,而薊門大軍已經出發,趁著夜晚攻打飛狐城。

 

薊門的大軍來勢洶洶,鉦鼓驚天震地,飛狐城內,人心惶惶。城中推派父老來向甯勉進言道:「薊門大軍來勢凶猛,不可力敵,現在已經兵臨城下,情勢甚為危急,我們希望趕緊棄城逃亡,要不然被他攻陷,就後悔不及了。縱然天子英明神武,也不能為我們雪冤啊!」

 

甯勉自忖:手下的兵力固然抵抗不住來襲的賊兵,若是聽從城中父老的建議,未奉詔書,怎可擅離職守?如果堅壁固守,一旦被攻陷,又擔心全城人會悉遭屠殺。

 

正當甯勉猶豫不決,忽然接到手下稟告說:「賊兵已經潰敗,有的放棄武器,現在都在城下。」

 

甯勉不敢相信,立刻登上城牆察看,這時月色皎潔,他看到賊兵奔馳逃遁,跌倒失足的不可勝數,好像有大軍在後面追趕似的。甯勉大喜,命令手下打開城門,驅逐賊兵,並虜獲很多兵器盔甲。

 

甯勉親自予以審訊,那些俘虜說:「我們看到城上有四位二丈長的巨人,威武嚴峻,張目怒視,非常可怕,巨人袒胸露臂,手中拿著利劍,我們看到之後,都驚惶失色,趕緊逃走,那裏還有鬥志呢?」

 

此時,甯勉才知道,這是金剛神顯靈相助,才救了全城。甯勉後來曾任御史中丞,又任清塞副使。

 

四 兗州將軍

 

唐朝乾符年間,兗州節度使崔尚書,執法非常嚴峻。有一個軍將,召集時不到,崔某大怒,於是下令在衙門就地問斬。該軍將被斬後,身體的顏色絲毫沒有改變,大眾頗覺驚異。

 

當天晚上三更時分,那位軍將見到自己躺臥於街上,就走回家中,妻兒一見到他,非常驚駭,以為他是鬼魂,軍將告訴妻兒說:「我剛被斬決時,如醉如睡,也不知身在何處,沒有任何痛苦,到了半夜,感覺身在街道中,於是返回家中。」全家人驚喜萬分。

 

隔天早上,軍將進入衙門謝罪,崔尚書驚駭莫名地問道:「你究竟會什麼幻術?否則怎能不死呢?」

 

軍將回答道:「我不會什麼幻術,只是從小持誦金剛經,每天念三遍,昨日因為誦經延遲,才過期報到。」

 

這時,崔尚書心中的疑問才稍為消除,繼續問道:「還記得斬決時的情形嗎?」

 

軍將說:「我被押出衙門後,感覺身在醉夢之中,一切都不復記憶。」

 

崔尚書又問道:「你平日持誦的金剛經,現在何處?」軍將答說在家中的佛櫥經函之內。崔尚書命他立刻回去取經。

 

軍將取回之後,打開經函一看,見到五色毫光從經中射出,經卷已經分成兩段。崔尚書驚異萬分,深自悔過,不停地安慰軍將,稱讚他誦經的功德。

 

崔尚書說:「我給你一筆錢,寫金剛經百卷,請延壽寺的僧眾誦念,也可懺悔我的罪業。」誦畢,僅留存十卷於延壽寺供養,其餘的則施送受持。現在兗州延壽寺門外,就是軍將被斬決的地方,斬斷的經卷仍舊保存著。

 

五 沈海底的富商

 

唐朝有個富商,誦念金剛經,持之以恒,每次都將經卷隨身攜帶。有一次到外國去經商,晚上住在一個海島上,同行的商人覬覦他的財富而把他殺死,裝在一個籠子裏,同時縛以巨石,連同經卷一同沈入海底。

 

黎明後,那一夥商人駕船離開海島。那座海島上有一僧院,僧眾們到了晚上,都聽到海底傳來念誦金剛經的聲音,覺得非常奇怪,派了一個善於游泳的人潛入海底,撈起了一個大籠。

 

這位富商爬出籠外,告訴他們說:「我被同行的商人謀殺,沈入海底,我不知道是在籠子裏,只感覺好像身處宮殿中,時常有人送飲食來,非常安樂自在。」

 

島上的僧眾聽了之後,讚歎不已,知道這是金剛經的靈驗,商人就在該僧院削髮出家。

 

六 胡僧施藥

 

唐朝大曆初年,崔寧鎮守西蜀時,有個英勇的部下,名叫張國英,時常持誦金剛經。

 

這時,楊林造反。有一天兩軍交戰,國英被箭射中腹部,箭鏃深入肉中不能拔出,醫生認為一定會死。當天晚上,國英夢見一位胡僧,拿了一個藥丸給他吞服。次日早上,箭鏃竟然自行滑出,瘡口也很快就癒合了。

 

七 三刀法師

 

三刀法師,唐朝廬陵人,俗家姓曹,原名伯蓮,相貌醜陋,但心地善良。他自幼奉佛茹素,平日持誦金剛經,隨時將經放在竹筒內佩帶身上。

 

安史之亂後,剌史劉寧徵兵甚為緊急,曹某被派為軍中小將,不幸戰敗亡命而被捕,判處死刑。斬首時一連用了三把刀都先後折斷,脖子卻絲毫無損。劉剌史感到非常奇怪,問他有何法術?

 

曹說:「我志在出家,平日誦念金剛徑。」

 

刺史問他金剛經在何處?他說:「被捕時不慎遺失。」刺史派人尋找,果然在數百步外找到了一隻竹筒,上面赫然發現三條刀痕。

 

劉寧讚歎不已,便赦免了他,並將此事奏聞皇上,皇上賜號「三刀法師」,敕住本郡龍泉寺。

 

八 亂箭百發,安然無恙

 

唐朝時,浙西府有個官吏名叫徐己,杭州人,家中非常富有。他每天五更就起來持誦金剛經,直到三卷誦畢,才去衙門,從不停輟。

 

有一天,一百多個盜賊到他家搶劫,將徐己綑綁起來,準備將他亂箭射死,徐己說:「我是金剛不壞身,看你們能對我怎麼樣?」過了一會兒,大家都看到佛陀出現在虛空中,盜賊們射向徐己身上的箭,百無一中,徐己則安然無恙。

 

盜賊驚異萬分,遂問徐己說:「你究竟會什麼法術?要不然我們射出的箭,怎麼射不中你?」

 

徐己說:「我那裏會什麼法術,只不過是每天持誦金剛經,有三寶護法暗中保佑,你們豈能傷害到我?」徐己勸他們不可繼續為非作歹,早日改過向善,以免遭到惡報。這群盜賊親見佛法的不可思議,又受到徐己的感化。從此棄邪歸正,不敢作惡了。

 

九 脫枷後,頸上放光芒

 

唐朝,長安縣有個死囚,在獄中四十多天,不停地持誦金剛經。行刑那天,剛把頸上的枷鎖取下,頸部竟放射出長數十丈的光芒,照耀了整個長安縣。縣令遂將上情奏報玄宗,玄宗下詔赦免了他的罪。

 

十 五色圓光護體

 

陳哲,唐朝臨安人,家住在餘杭,平日持誦金剛經。

 

廣德初年,草賊朱潭率眾入侵臨安,陳哲攜帶細軟,正準備逃往他處,不幸剛好碰到他們,草賊爭相拿劍刺他,每次砍下,都看到方圓五六尺的異光,保護著陳哲,因此屢剌不中。

 

草賊驚歎的說:「你真是個聖人!」於是相率離去。

 

十一 策內無名

 

隋朝仁壽年間,杜之亮任漢王諒府的參軍。諒在并州舉兵造反失敗,之亮及所有的僚屬都被關入獄中,之亮恐懼萬分,日夜涕泣。

 

有一天,之亮夢見一個和尚告訴他說:「你只要持誦金剛經,就可以免除此厄。」

 

天亮後,之亮懇求獄卒請得此經,利用寢食之餘,不停地持誦,從未懈怠。

 

不久,傳來即將行刑的消息,當時所有被捕的官吏,知道隨時就有殺身之禍,個個驚惶失措,垂淚悲泣,但之亮毫無恐懼,仍一心持誦。

 

行刑時,被喊到名字的都被抓出砍頭。但是名冊內沒有之亮的名字,因而倖免一死,過了不久,杜之亮就被釋放。唐朝顯慶年間,之亮卒於黃州剌史任內。

 

十二 殿前獲宥

 

蕭瑀,是梁武帝的玄孫,隋朝時,任官至中書令,封宋國公,他的女兒為煬帝皇后。蕭瑀篤信佛法,常持金剛經。

 

蕭瑀因為提議討伐高麗,不合聖意,他和賀若弼及高穎都被監禁候審。蕭瑀在禁所八天,念金剛經七百遍,隔天身上的枷鎖突然自動脫落,看守的人大驚失色,趕快又把枷鎖套上。到了殿上,只有蕭瑀一人獲得赦免,其餘二人受到重罰。

 

他獲釋回來後,撰寫般若經靈驗十八條,又雕刻檀香寶塔,用來貯存經典,塔高三尺。有一天,忽然在庭院看到一尊鈺石的佛像,將之供奉塔中,獲得舍利百顆。貞觀十一年,曾見普賢菩薩冉冉向西而去。

 

十三 神人瞋目

 

唐朝永泰初年,朔方節度史張齊丘,虔信佛法。他每天清晨起來,必定在佛前念金剛經十五卷,數十年來從不懈怠。

 

有一天,他衙內的小將犯了錯,惟恐事機敗露,索性煽動數百人謀叛。這天,齊丘退衙,正在廳前散步,忽然看到數十人攜帶兵刃衝了進來。這時齊丘身旁僅有傭僕,並無護將隨侍在側。他趕快奔向宅門,穿過小廳,剛走了數步,回顧後面卻沒有叛賊追來,心中不禁起疑。

 

齊丘到了宅門口,聽到家中的妻女及傭僕們驚叫道:「有兩個甲士在廳屋上。」

 

此時,衙門中的將校聽說有人叛變,率領大批兵士趕來前廳,看到十多個人都直立不動,垂手張口,手中的兵器都已掉落地上,遂將他們一一擒縛。

 

其中有五六個叛徒,由於驚嚇過度,根本說不出話來,其餘的人都說:「我們看到兩個身長數丈的甲士,向我們大聲喝斥,兇猛憤怒的樣子,非常可怕,大家就像中邪般的呆住了。」

 

齊丘知道,這是他平日持誦金剛經的感應,因為有佛力護佑,才能保住全家人的生命,從此斷食酒肉,持經終身。

 

十四 隱現金剛二字

 

計仲偉,明朝吳縣至德鄉人,幼時志趣超然脫俗。十二歲時,他的父親要替他訂婚,因他極力婉拒,遂告作罷。

 

到了十七歲,他的雙親一心一意,希望他能趕快成家立業,擇日就要讓他完婚,他堅決不肯,逃入山中潛心苦修,一心持誦金剛經。雙親最後不得已,才辭退婚事,仲偉奉了雙親之命又返回家中。

 

他建造一間淨室供佛,每天禮拜供養,虔誦大乘佛經三十多年,深受鄉里父老欽敬。

 

清朝順治壬辰年間,鄉里中有個惡霸,名叫李禹吾,誣告仲偉涉及某件命案,受審時,仲偉一句話也不說,被縣官判以絞刑。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是冤枉的,為他抱不平。

 

次日,親友們進監探望,問他為何在大堂上,不予答辯?

 

仲偉說:「當時我昏迷不省人事,根本不知道是在大堂上受審。」大家深覺奇怪,又問他被打得痛不痛?他說一點都不痛,大家格外驚奇,不肯置信。他們審看仲偉的臂部和腿部,竟然毫無杖打的傷痕,隱隱約約有「金剛」二字在上面,憶起他平日常持金剛經,才知這是持經的功德力所致,大眾讚歎不已!

 

過了一會兒,仲偉又昏了過去,他在昏迷中說出凶手是李森先,旁人用力拍他,才又甦醒過來。

 

仲偉的母親據此向縣官陳情,經過再審才真相大白。李禹吾因為誣告被定罪,後來病死在獄中。

 

計仲偉曾著《金剛經解》一書。

 

十五 神護誦經人

 

柴注,宋朝青州人,任官壽春郡司理,曾經審理一宗謀財害命的案子。

 

那個犯人供稱,居住在離城大約有三十里之處,平日以接待客旅為生,如果遇到單身旅客,攜帶的行李很重,他就利用夜間將客人殺死,前後已經做案多次。

 

有一天,來了一位老婦人,他準備夜深時下手,但是房門打不開,於是在牆壁上挖個洞窺視,看到一片紅光中有一個高大的人,身高幾乎和房子一樣,背向著門站著。

 

他非常駭怕,不禁驚叫出聲,差一點就跌倒在地。

 

次日清晨,老婦人的房門打開,他看到老婦人用手梳理頭髮,且不停地在誦經。問她是什麼經?老婦人說是誦金剛經。他才知道夜裏出現的原來是金剛神。

 

十六 三刀師

 

張伯英,唐朝人,乾元年間,為壽州壯士,生性至孝。由於他的父親住在穎州,遂竊取官馬前往探省。不幸到達淮陰時就被查獲。

 

壽州刺史崔昭下令將他腰斬,行刑時,劊子手用力砍去,卻傷不了張伯英,又換另外一把利刃,仍然無法傷他,再換一把,也是如此。

 

劊子手驚叫著說:「我用盡所有的力氣,每當刀刃快要砍到他的身上時,突然覺得軟弱無力。」

 

崔昭聽了劊子手所說,深感驚異,不知其故,就詢問張伯英,伯英說:「我從十五歲開始,就斷食葷腥,持誦金剛經至今已有十多年了。自從胡人作亂,我身在軍旅,不曾念誦。昨天被捕,自念必死,就放下萬緣,一心誦經,剛才問斬的時候,我也只是誦金剛經而已。」

 

崔昭心想,世間果真會有如此靈異之事嗎?還是不大相信,就命人去取他所誦的金剛經。

 

打開經函一看,經卷已成三段,痕跡分明。

 

崔昭不禁合掌讚歎說:「我曾聽聞此經有不可思議功德,靈驗異常,一直無緣目睹其事,不料今日竟能親見,佛法無邊,實在不是虛言!」遂赦免了伯英。

 

張伯英從此削髮出家,別人都稱他為三刀師。

 

十七 不作御史的陸康成

 

唐朝建中三年,陸康成任京兆府法曹掾,公正廉明,不畏強權。

 

有一天他公暇時,突然見到一位死去多年的故吏,手中抱著一堆文卷,來到他的面前。康成當場楞住,繼而詢問道:「你已去世多年,何以能夠來到此地?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文卷?」

 

故吏說:「這是冥府的文簿。」

 

康成仔細的翻閱,上面只寫人名,其他什麼也沒有。

 

故吏說:「這是來年在戰亂中死亡者名冊。」

 

「莫非我也在其中?」康成問。

 

「是的。」故吏答道。

 

康成一聽,大為驚駭,就乞求說:「你我既是舊交,能不能指示我一條自救之路?」

 

故吏說:「我就是專程為此而來的,你惟有持誦金剛經,才可以免除此厄。」說罷就消失不見。

 

康成宿根深厚,深信不疑,從此每天持誦金剛經數十遍。

 

到了次年,朱泚造反,要派陸康成出任御史,為康成所拒,並且斥罵朱泚說:「你這亂臣賊子,竟敢冒犯國士!」

 

朱泚聞言大怒,命令數百位騎士用箭射他,這時康成一心默念金剛經,所有射來的箭都不能傷害到他,朱泚大為驚異,詢問康成究竟會什麼法術?康成說:「我只是持誦金剛經而已。」

 

朱泚對於佛法的威靈深為歎服,於是赦放陸康成。康成後來隱居於終南山,不復出仕。

 

十八 被番狗解救的王殷

 

唐朝四川有個小兵,名叫王殷,平日持齋念誦金剛經。

 

文宗太和四年,郭釗鎮守四川,郭某生性嚴酷躁急,屬下倘若稍有不合他意者,往往立被處死。

 

有一天,王殷用錦綢織成一件細緻的銖衣,呈獻給郭釗,郭釗看了看,嫌它不好,就命王殷袒背,要用棍杖將他活活打死。

 

郭釗養有一條番狗,平日極為寵愛,出入都跟隨著。這條狗非常兇猛,如果不是郭宅的人,都會被他噬咬。這時,番狗狂叫了數聲,抱住王殷的背部,怎麼趕牠都不走。

 

郭釗見狀,覺得非常驚奇,朝著王殷看了看,心中的憤怒不禁消除,就赦放了王殷。

 

十九 化解宿怨

 

沈二公,宋朝湖州安吉縣人,持誦金剛經已有二十年。在金兵尚未來的時候,夢見一位和尚告訴他說:「你前世殺生的罪業,就快要報應了,幾天後,有一個身材高大的人持刀破門而入,你就問他是不是燕山府的李立?然後引頸待殺,如果他不殺你,那麼這個宿怨就能化解了。」

 

隔了數天金兵果然來了,正如夢中那位和尚所說,那個人問他:「你怎麼知道我的姓名及居住的地方?」沈就將夢中的事說出。

 

李立聽了,驚歎萬分,他看到桌上有金剛經,獲悉沈已持誦二十年之久了。李立也解衣取出一個竹筒,裏面有細字書寫的金剛經,李立說:「我誦金剛經也有五年了。」

 

於是二人結拜為兄弟,李立並取出資糧金帛給他,然後就告別而去。

 

二十 免受一刀之苦

 

宋朝德祐丙子年,崇政華家山有個人名叫華友,受持金剛經多年,常有瑞應。這時,元朝的軍隊即將來到華家山,華友為了避難,便虔誠地向佛菩薩祈禱。那天晚上,金剛神向他賜夢說:「你前生曾經殺人,至今尚未償命,現世這個人轉生在和州歷陽,名叫王二,在軍中服役,你必須償還宿業,注定死在他手上,因果循環,定業難逃,你是無法逃避的。」

 

次日醒來,華友心想,既是定業難逃,逃也是沒有用,於是決定不逃,端坐在堂中,不停地誦經。

 

中午時分,有兩個軍人進入華友的家中,將華友縛綁起來,華友大聲地呼叫說:「王二相公!我注定死在你的手上,我不會逃走的,請你讓我誦完這卷經,好不好?」

 

其中一位軍人詫異地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姓名?」

 

華友遂將金剛神賜夢的話告訴他,王二說:「冤冤相報,何時得了!既然是金剛神托夢,那麼我們就解除宿冤吧!」王二留下衣服送給華友,然後離去。

 

他們走後,華友又誦經數卷,然後無疾坐化。

 

唉!大數已定,雖然宿冤已經冰釋消除,但華友仍然難逃一死,不過能夠免受殺戮之苦,安然坐逝,豈非金剛神救護之功嗎?

 

二十一 飛渡大河

 

唐朝元和三年,劉祐統率齊德軍,討伐李同捷,將叛軍圍在德州城。劉祐手下有位勇將,名叫王忠幹,博野人,每天持誦金剛經有二十多年之久。

 

當齊德軍攻城時,忠幹爬上飛梯,一級一級的往上爬,將要到達城上短牆之際,身上已被很多敵軍的箭射中,不幸又被檑木擊落城下,兵卒們將他拖出,放在護城河旁的岸邊。

 

這時天色已黑,劉祐下令退兵,城下箭落如雨,在匆忙之間,未將忠幹護送回營。

 

忠幹既死,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夢中,走在荒郊野地,要渡大河,但是沒有船。他仰天大哭,忽然看到一位身高一丈多的巨人,以為是神人,忠幹向他跪拜,請求指引。

 

那個人說:「你不必害怕,我來幫助你渡河。」抓起忠幹的腰,擲向空中,過了很久才著地。

 

忠幹驚醒後,聽到賊城上打起三更的聲音,他舉手抹面,發現眉睫沾滿了血跡,才知道自己受了重傷。

 

忠幹拖著疲憊的身子,勉強走了一百多步,又跌倒在地,看到剛才那個人持刀向他喝叫:「起來!起來!」他又勉強走了一里路,坐下來休息,聽到本軍喝叫的聲音,遂安返本營。

 

二十二 行路誦經

 

宋徽宗年間,方臘佔據錢塘的時候,時常濫捕無辜。當時有一個在都稅院做事的人,家住在祥符寺的北方,距離府城有十里路,每天清晨赴衙門的途中,都默念金剛經五遍。二十年如一日。

 

有一天,他被賊黨方臘的侄子方七佛抓住,方七佛命眾賊用箭射他,他不停地念誦金剛經,眾賊發出的數百支箭,竟沒有一支射中他,遂放他離去。

 

二十三 救命的控訴

 

王崇一,唐朝人,曾任嘉州平羌的縣令。平日時常誦讀金剛經。

 

永昌年間,因為被親戚牽累,遭大理寺宣判死刑,監禁在京裏,崇一在獄中仍然不停地誦經。這時,他的婢女真如向都下控告他,御史鄭思齊便親往京中,向大理寺提押崇一,欲將崇一送往都下審問。

 

當他們一行到達陝州東方十多里的地方,忽然遇到一位和尚阻攔在路中,向崇一說:「請暫且下馬禮拜四方。」但是御史不允許。

 

和尚就問御史說:「為何不讓他下馬禮拜?」御史無言以對,只好允許崇一下馬禮拜。

 

禮拜了四方之後,一眨眼,和尚竟然消失不見。御史心裏非常害怕,但又覺得很訝異。

 

他們一行又繼續趕路,到了洛州地界,夜宿洛州驛站的廳上,忽然聽到有人向王崇一說:「你的婢女控告你,實在是要幫助你,為的是使你延續生命。」御史也聽到這句話,還以為遇到妖怪。

 

到了洛州,御史遂將此事奏聞皇土,皇上傳喚王崇一親自審問,問他說:「你在途中,為何會遇到這些妖怪?」

 

崇一回答說:「微臣實在不知,怎麼會發生這件事?」

 

皇上遂將此案交由有關官員,再予細審,不到十天,崇一就被大赦,免除死刑。在平羌縣令任上,壽終正寢,享到八十七歲高齡。

 

二十四 只見蓮花不見頭

 

李繩之,字受伯,明朝嘉定人,是李玉海的公子。他平日持齋茹素,虔信佛法,每日持誦金剛經、準提咒,從未懈怠。

 

崇禎辛未年九月二十二日,他偕同朋友汪仲起遊城,走過一條彎曲的小徑,突然從路旁鑽出一個人來,手持巨斧,抓住受伯的頸部,連砍了十幾下就抽腿而逃。

 

仲起趕緊扶起受伯,竟發現他安然無恙,只是左手臂留有兩道淺痕而已。這時小路來往的行人,看到這種情形都非常驚訝。

 

一會兒,受伯的家丁集合起來,將那個持斧頭砍殺受伯的人追捕回來。原來是莊裏的僕人甘寵,因為欠了租稅,自忖不能歸還,而起了謀害之心。

 

甘寵接受官員審問時,官員問他為何不直接劈砍受伯的頭?甘寵說:「我當時只看到蓮花數朵,看不到受伯的頭,連砍幾次砍不著蓮花,只得砍根莖,那知竟僅傷了他的左臂。」

 

二十五 經袋護胸

 

張守誠,明朝杭城人,字不易。他虔誠奉佛,日夜持誦金剛經,外出時都用口袋貯放經卷,懸佩在胸前。

 

崇禎壬午年間,他隨朋友北上經商,途中遇到響馬(強盜、土匪,北方人稱響馬)搶劫,他的朋友受傷,守誠也被響馬一箭射中胸前,因有經袋保護,才沒有穿透心胸,得以保全性命。

 

這件事是黃心符參軍親口告訴舍桴庵慧雨和尚的。心符的外號叫定通禪老,年少時遍參儒、釋、道三教,晚年專修禪行,平生持誦金剛經,屢次遭遇大難,或是身染危症都得解脫。

 

第七篇 脫刑繫枷鎖

 

一 被俘獲脫

 

唐朝,南康王韋皋鎮守四川時,麾下有個小兵,名叫伍伯。他在西山行營與營中兵士學念金剛經,由於天性魯鈍,學了一天才只學得經題。

 

當天晚上,他到城堡外撿拾柴薪,不幸被番騎綑綁而去,走了百餘里路。這時天色昏暗,番騎將他推倒在地,把他的頂髮綁在樁木上,用駱駝的皮覆蓋著他,然後睡在一旁予以監視。

 

伍伯心想:這次被番騎抓去,恐怕一輩子也回不來了,唯有祈求佛菩薩的庇佑,才有脫險的可能。他回憶起白天學得的經題,就一心不停的念誦。一會兒,他偶然抬頭,看到前面有一把金鋌放出光芒,落在他的面前。他試著移動手腳,發現身上所繫綁的東西都已掉落,番騎則熟睡在旁,他趕緊爬起來。

 

伍伯隨著金鋌的光芒,走了大約十多里路。這時天色微明,他一看,竟然已經到了他家的附近,而金鋌也在此時消失不見,這是他所想不到的,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他家住在府東的市場邊,當他到達家門口,妻兒看到他那種狼狽不堪的樣子,起初還以為是鬼魂,直到聽他敘說事情的本末後,全家人悲喜交集,慶幸他能安然逃回,都感激佛力慈悲護佑。

 

五六天之後,他向行營報到,行營正要申報他逃亡,他將被捉的經過說出,起初韋皋也不相信,立刻派人調查他離去的日期及返家的日期,正與所述相符,於是就赦免了他。

 

二 金剛護背

 

唐德宗時,劉逸準鎮守在河南開封,手下有兩位虞候,右廂虞候韓弘是他的外甥,左廂虞候則為王某。韓弘與王某私交甚篤,有人因而向劉逸準進讒言,指稱兩人將不利於他。

 

劉逸準聞言大怒,馬上將他們二人召來訊問,韓弘叩頭解釋,劉逸準心中的怒氣稍稍消除。但是王某年紀已大,嚇得說不出話來替自己辯白,劉逸準誤以為王某有所圖謀,盛怒之下,就令人將王某杖打三十。

 

新製的紅色棍棒,直徑有幾寸,再以漆好的筋竹綑縛,非常牢固,放在地上也不會傾倒。王某被杖打之後,劉逸準派人將他送回家中。韓弘心想:這麼粗的棍棒,只要五六下就可以將人打死,何況王某年老氣衰,挨了三十下必死無疑,乃在深夜之際來到王家造訪。

 

韓弘走到王家附近,發現沒有任何動靜,頗感奇怪,仔細一聽,裏面又沒有哭泣的聲音。心想:莫非王家是怕被劉逸準知道,才不敢哭泣,他立刻叩門並詢問看門的奴僕。

 

奴僕道:「我家大人一直安然無恙。」

 

韓弘一聽,更覺驚奇。他素與王家很熟,便進入王某的臥房探視,看到王某安然如初,就追問其故。

 

王某告訴韓弘說:「我讀金剛經已有四十年之久,直到今天才見到受用之處,回想被杖打的時候,我親眼看到有一隻像畚箕那麼巨大的手,遮蓋著我的背部,因此才絲毫沒有受傷。」

 

王某唯恐韓弘不信,特地將背部袒露出來,韓弘仔細端視,發現背部果然沒有傷痕。

 

韓弘素來並不信佛,自從目睹王某被巨棒杖打竟然絲毫沒有受傷,才對佛法產生敬信之心,經常到佛寺參拜,禮敬有加,而且每天利用公餘之暇書寫金剛經,直到他顯貴之時,已經寫有數百卷之多。

 

韓弘後來出任中書令。有一年正值炎夏,一位諫官因事謁見,看到韓弘遍體流汗,手中還不停地書寫,頗感詫異,就開口詢問道:「如此酷熱的炎夏,您為何不休息,反而在此不停地書寫些什麼?」

 

韓弘乃將書寫的因緣詳詳細細地告訴他,因為當年在河南開封親眼目睹王某獲救的事蹟,故數十年來都利用公暇書寫金剛經。

 

至此,這件靈異的事蹟終於傳揚開來,聞者對於佛法的靈應以及金剛經的殊勝,莫不深感歎服!

來源:www.bfn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