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金剛經持驗錄6
許添誠編著
24/03/2017 06:0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六 高孝纘求族人誦經

 

高孝纘,字子高,號申伯,明朝江都的庠生。乙酉年清兵大破揚州時,史可法殉難,孝纘從容地縊死在大成殿上。

 

順治十三年五月,孝纘的同庠生黃忠藎的兒子,從西門夜飲歸來,經過學庠前,偶然看到一個人從學庠中走出,有兩盞紅色的紗燈作前導,黃就走向前去打招呼,借他的燈光和他同行,那人好像穿著明朝的服飾。

 

走了幾步,黃想起如今是清朝,怎麼還穿著明朝的服飾?他害怕受到連累,準備向那人辭別。

 

那人問道:「你的父親還健在嗎?」黃回答說:「家父還健在。」兩人略述生平甚為歡洽。

 

黃將抵家時,遂向那人問說:「請問您尊姓大名?」那個人說:「我就是高孝纘。」黃憶起他早已去世多年,不免驚懼萬分,急著叩門要進去。

 

高孝纘說:「你不必害怕,我和尊翁感情很好,我不會傷害你的。現在我有一件事要拜託你,煩請你轉告我的族人,請他們多為我誦金剛經。」說罷就離去。

 

黃將孝纘的話告他的親族,大家樂意幫助孝纘,並延請僧眾誦經,一共誦了五千零四十八卷,將此功德迴向孝纘。

 

高孝纘的志節,昭彰史冊,應該可以得到人天福報,但卻滯留冥途,須藉親族為其念誦大乘佛經,然後才得解脫,由此可知,金剛經的功德不可思議!

 

七 任五娘殺生遭惡報

 

唐朝龍朔元年,洛州景福寺有位比丘尼,她的侍僮名叫任五娘,死後家人為她立了靈座。經過一個多月,她的妹妹和弟弟在夜裏聽到靈座上傳出呻吟的聲音,覺得很奇怪,追問何故?

 

她說:「我是五娘,生前犯下五種重罪:一是不應在寺中胡作非為。二是喜吃牛肉。三是作賤五穀。四是澆潑羹湯,誤殺蟲蟻。五是將活魚烹煮,又殺螃蟹塗瘡,殺生無數。被我所殺害的眾生,都向冥府投訴,要我逐一償報。我被冥王判入刀山、劍樹地獄,一日一夜之間萬死萬生,受苦無量!現在我身上插了七把刀,痛入骨髓。」

 

說到這兒,她又痛苦地呻吟了幾聲,才繼續說下去:「我請問鬼吏,有什麼辦法可以免除這些痛苦?鬼吏告訴我說:『妳生前所造惡業深重,故受地獄之苦,若想脫離,必須有陽間孝順的子孫,為妳寫金剛經七卷,藉此功德,才可以出離地獄。』我說:我沒有子孫,家中只剩弟妹,懇求讓我回去探望他們。後來特蒙冥司允許,求你們念在骨肉之情,把我生前遺留的衣物變賣,將所得的錢財捨入淨土寺,懇求寶獻大師為我寫金剛經七卷,並親自在佛前,替我懺悔殺生及種種無邊重罪,使我早離地獄之苦。」

 

她的家人依照她的囑咐去做,寶獻大師剛寫得一卷,就聽到她欣喜地說:「冥司獄吏已稟奏冥王,抽出插在身上的一把刀。」寫經七卷圓滿,身上插的刀就全部抽離。

 

最後一次來報時,她說:「現在藉此七卷金剛經的功德,所有向我索債的生靈,均得解脫,已託生善道。我的罪業消除,已出離地獄,亦將託生善道,特別來向你們拜謝辭行。」

 

此事是吳興人沈玄法所說,與淨土寺智整和尚所說相同。

 

八 趙璧延僧超薦亡妻

 

趙璧,宋朝泗川人,赴京應試,家中妻子李氏不幸亡故。趙璧及第返回故里後,看到亡妻在道旁,向他哀告說:「我生前時常用酒將蟹灌醉煮食,冥司罰我入蟹山地獄,群蟹螫咬我的眼睛及全身,弄得遍身流血,受苦無量!生前我又糟蹋米穀食糧等總共五石九斗七升五合,使我減壽十二年,受三七大地獄,冥王派獄卒監視我賣酒,每次無常鬼追到亡魂,就刺我身上的血,補足原數。此外又到別的地獄去受折磨,現在你已及第榮歸,特來哀告。冥司非常敬重金剛經,請你為我寫經七卷,仗此般若的功德,便可使我脫離地獄之苦。」

 

趙璧回到家中之後,馬上延請僧眾寫經,剛寫了兩卷,趙璧準備到亡妻的墳墓前去祭奠,剛到墓側,忽然有一位自稱是山神的老翁告訴他說:「昨天午時閻摩天子的勒令已來,你的妻子承寫經的功德,已經上升天界了。」

 

九 不可信邪教

 

唐朝元和十五年,越人吳可久,住在長安,他和妻子都信奉摩尼教。過了一年多,妻子暴死。

 

三年後,吳可久夢見亡妻託夢告訴他說:「我因為邪見墮落為蛇,在皇子陂浮圖下,明天就要死了,希望你延請僧眾到那裏去誦金剛經,使我能夠脫離惡趣。」他在夢中不信,還叱責她一番,妻子大怒,吐唾沫在他的臉上,他驚醒以後,感到面部腫痛難忍。

 

他的亡妻又託夢給他哥哥說:「你弟弟的面腫,可以摘取花園中的龍舌草搗敷,就可痊癒。」他哥哥將夢中的話告訴他。他到花園拔來一試,果然立刻痊癒。

 

翌日早晨,他兄弟倆一同前去延請僧眾誦念金剛經,過了一會兒,看到一條大蛇從塔中出來,昂起頭來看一看塔,誦經完畢,蛇就死了。可久從此信佛,並且經常持誦金剛經。

 

十 李岡誦經,冥陽兩利

 

唐朝的兵部尚書李岡,有一天患病暴死,心胸尚溫,三天以後,又甦醒過來,說出入冥的經過。

 

李岡被人引入陰府,見到一位大將軍,他叫李岡坐下,然後翻閱桌上的案卷,看完後對李岡說:「錯追了你。」

 

過了一會兒,獄卒拿來一個盤子,盛放有鐵丸數枚,然後又抬了一個釜放在庭中,釜下自動有火在燃燒,釜中是滾沸的銅汁把鐵丸燒得通紅。獄卒將盤子端來,將軍謙讓著請李岡先吃,李岡恐懼萬分,只好婉辭說:「我覺得很飽。」

 

將軍拿了盤中的鐵丸吞下,入口以後,渾身通體洞明,又喝下銅汁,身體就燃燒起來,頃刻之間燒個精光,過了一陣子又恢復原狀。

 

李岡好奇的探詢究竟,大將軍說:「地下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充饑,只有這個鐵丸和銅汁,如果不吃,馬上就會被猛火焚燒,比吃還痛苦。請你書寫十部佛經,並持誦金剛經,你就不必再來地府,我也可脫離此地。」

 

李岡還陽以後,遵守承諾,寫了十部佛經,又持誦金剛經千卷,從此崇信佛法,終身不渝。

 

十一 轉女身為男身

 

盛在德,明朝蘇州楓橋人,跟懸明法師學金剛經。萬曆初年,他病死進入冥府,原來是仇鬼名叫盛之化,向郡隍控告,在德因為理直,被釋還陽。第二天又死了,進入冥府,見到郡隍下階對他說:「我前生是荊州人,姓曹,自從來此擔任郡隍,我的母親張太君,已經轉世三次,都是女身且不能生育,請你代我懇求懸明法師,虔誦金剛經及月上女經各五百部,拯救我的母親轉為男身。」

 

在德見郡隍言辭懇切,再返回陽後,就禮請懸明法師代為誦經,誦滿之後,並牒告郡隍。

 

十二 冥府敬重金剛經

 

楊炎,宋朝人。有一天夢見父母向他哭泣,他問父親說:「佛家及道士超度的功德及冥紙金箔有沒有用?」他父親說:「有用,但是冥間最重視金剛經,若是能夠為我們印一千本施送,功德最大。」楊炎於是就遵囑印經施送。

 

十三 刺血寫經超薦亡父

 

李虔觀,唐朝隴西人,後來移居鄭州。明慶五年,他的父親福胤去世,虔觀刺血書寫金剛經、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各一卷、隨願往生經二卷。他寫完走出房門再返回室內,忽然從院中傳來陣陣濃郁的香氣,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

 

他的左右鄰居們都知道這是他刺血寫經的感應,無不合掌稱讚他的孝行。

 

刺血寫經,這是何等精誠!陣陣的香氣,乃諸佛菩薩顯靈,嘉許他的至誠,堅固他的信心。大凡新死的人,神識昏迷,前途不見光明,舉目全無伴侶,七七四十九日內,恐怖、痛苦無量,盼望陽世子孫作福救拔。虔觀書寫大乘般若,使亡父超升淨土或人天善道,殆無疑義。

 

是故地藏菩薩本願經上說:「如是閻浮提男子女人臨命終時,神識昏昧,不辨善惡,乃至眼耳更無見聞。是諸眷屬當須設大供養,轉讀尊經,念佛菩薩名字。如是善緣,能令亡者離諸惡道,諸魔鬼神悉皆退散。」

 

十四 誦經須專心

 

明朝嘉靖年間,少保戚繼光,平日持誦金剛經,在行伍間仍不稍停輟。他擔任副總時,有一天晚上,夢見一位陣亡的士兵向他說:「明天叫我的妻子到您這兒來,請您為我誦金剛經一卷,以便度脫。」

 

第二天早上,那個士兵的妻子果然前來,一如夢中所說。戚繼光當天早上就為他誦經,夜裏夢見那位士兵向他致謝道:「感謝主帥您親自誦經,因為中間雜夾有『不用』二字,我雖然可以脫離痛苦,但尚不能超生。」

 

繼光深感驚訝,他回憶誦經的時候,夫人曾命婢女送茶餅來,他揮手拒絕,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意思是「不用」。繼光再度閉戶虔誦,又夢見士兵向他致謝,說已經超升了。

 

他時常將此事告訴幕客,終於被傳揚開來。

 

十五 墓旁草廬生靈芝

 

司馬喬卿,唐朝人。永徽年間,任揚州司戶曹,天性純厚,節操極佳。

 

他的母親去世後,悲傷不已,結廬在墓旁,刺血書寫金剛經二卷。不久,草廬旁長出兩枝靈芝草,過了九天,長得有一尺八寸高,綠色的根莖,紅的華蓋,每天都滴下水汁一升,喝起來甜美無比,好像蜜一般。滴完後,又會自動復原,喬卿的同事們都親見此一奇事,稱讚這是他孝行的感應。

 

十六 蜘蛛塔

 

袁宏道,明朝公安人,字中郎,萬曆年間進士。與兄宗道及弟中道,並有才名,當時稱為三袁,三人係同胞兄弟,同為龔太夫人所生。袁家世代禮佛,虔信佛法,袁母龔太夫人尤其崇信金剛經。雖處尊貴,且年事已高,但是每天精勤持誦金剛經,奉為日課。

 

有一天,她誦到一半時,堂上的梁柱垂下一條黃絲,有一隻巨大的蜘蛛沿著黃絲而下,繞著經卷走了數圈,蹲伏在經卷旁,太夫人見狀,祝禱說:「你是來聽誦經的嗎?我不趕你,聽我誦完經再走吧!」

 

她仍然繼續敲著木魚誦經,等她誦到六如偈(一切有為法,應作如是觀)時,看到蜘蛛緩緩的搖動,好像是在禮拜的樣子,直到誦經完畢,她向蜘蛛說:「你可以走了。」

 

這時,她發現蜘蛛不再蠕動,她拿起來一看,僅剩一副空殼,體內的肉都已消失不見,她深覺驚奇,馬上呼叫家人前來觀看,大家無不嘖嘖稱奇,齊聲讚歎說:「金剛經竟然如此不可思議!」

 

龔夫人將蜘蛛的遺蛻,裝在一個小龕之中,以僧禮安葬,並立了一座小塔,稱為「蜘蛛塔」,以誌其異。

 

十七 鴿轉人身

 

唐朝貞觀末年,并州石壁寺有位老和尚,名叫明度,平日以參禪及誦經為日課,勤持金剛經。

 

在廳堂的梁柱上,有鴿子築巢,且已孵了兩隻雛鴿,明度每天用剩粥哺養牠們,並且祝禱說:「希望仗我誦經的功德力,羽翼趕快長成。」有一天這兩隻雛鴿在學飛時,一同墮地死亡,明度十分婉惜地將牠們埋葬。

 

過了十多天,明度夢見兩個小孩向他說:「兒等先世有少許罪業,遂受鴿身,幸蒙師父您誦金剛經及法華經的功德力,始得轉生人道,將出生在距離此地十里的某家。」

 

十個月以後,明度親自按址造訪,果然有孿生子二人,他口喊:「鴿兒」,這對孿生子都回頭應諾,經過一年多,才開始說話。

 

十八 蛋成空殼

 

明朝萬曆庚寅年間,湖州華林鎮有一個老人,每天持誦金剛經。他家有隻母雞,抱著十二個卵在孵。

 

有一次,老人夢見十二個人跪在堂下說:「聽了您的誦經聲,使我們都能度脫禽身,所以特別前來致謝。」

 

老人醒來後,立刻去檢視母雞孵抱的十二個卵,拿起其中一個覺得很輕,其他的也是如此,剝開一看,已經成為空殼。他大為驚異,馬上呼叫家人前來觀看,並將其餘的十一個剝開,都已成為空殼了。

 

第十篇 及第

 

一 積陰德,兒子中狀元

 

楊旬,唐朝人,大曆年間任夔州推司,平日持誦金剛經,為人正直清廉,方便濟施,樂善好施,廣積陰德。

 

他有個兒子,自幼讀書很聰明,志求功名。有一天,這個兒子向他稟告說:「即將開科取士,孩兒打算應試,懇求父親答應。」

 

楊旬說:「你學業未成,下科再說吧!」

 

當天晚上,楊旬夢見金剛神告訴他說:「你持誦金剛經至為虔誠,為官公正廉明,平生的陰德非常廣大,能蔭子孫昌盛顯達,這是你積德的善報。你的兒子將來一定能夠貴顯,倘若參加科舉,必須改名為楊椿前去應試,我在試場中會暗中幫助他的。」

 

得到金剛神的指示後,楊旬遂命兒子改名為楊椿赴試,放榜果然得中第六名。

 

次年楊椿赴省試前,夢見金剛神告訴他說:「今年省試的題目是『行王道而王』,你可以預先留意,但不可洩漏出去。」楊椿遂在書坊中選出數篇好文章,詳加參閱。後來入場,果然就是這道試題,結果中了第九十六名。

 

參加殿試完畢後,楊椿又夢見金剛神說:「你的策論寫得很好,但因不合主考的心意,被評在第五甲,我已在御榻上將你的試卷換為第一名,後日唱名時,你將大魁於天下,這是你們父子平日持誦金剛經,廣積陰德的善報。」

 

及至放榜,果然文星高照,大魁天下。

 

夔州太守史岩獲悉推司楊旬之子楊椿中天下都魁,非常高興,便邀楊旬前往一敘。楊旬入見後,史太守首先向他祝賀說:「令郎高中狀元!可喜可賀!行見平步青雲,你也可以辭官,回家安享清福了。」

 

楊旬回答說:「我為吏四十年,家中並無餘產,只是盡力積陰德而已。這些年來我保存了三個囊袋,請您派人拿來看看。」

 

太守連稱甚好,立刻派人去將囊袋取來。打開之後,發現第一個裝有三十九枚大錢,第二個裝有四千多枚中錢,第三個裝有一萬多枚小錢。

 

楊旬說:「我每次審訊囚犯,遇有死囚,加果情有可原,則改判充軍邊地之流刑,就投一枚大錢。如遇充軍之罪,視其罪行又可改判徒刑時,則投一枚中錢。如遇杖罪而輕微的,或予輕判,或予釋放,則投一枚小錢。這就是囊袋中銅錢得來的緣由。我也效法周箎實踐太上感應篇十種善業。小兒能夠僥倖及第,我想或許是我持誦金剛經,以及奉公行善所致,豈敢馬上辭官,自求安逸呢?」

 

看完這篇故事,我們可以發現當初楊椿能夠考中狀元,絕非偶然倖致。治獄執法原當以仁恕為本,一念惻隱,尚且感格鬼神,何況楊老在四十年之間,慎刑好生,慈惠廉明,凡遇可以矜全的,無不竭盡心力;平日則虔誦金剛經,實踐太上感應篇,力行陰騭,纔能感應道交。陰騭文說:「欲廣福田,須憑心地,行時時之方便,作種種之陰功。」只要誠心懇切,篤志奉行,冥冥之中皆可獲致不可思議之果報。

 

二 除淫行,項夢原進士及第

 

項希憲,明朝人,起初名叫德棻,後來改名為夢原。他應鄉試,累試不第。有一天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本來可以在辛卯年考中鄉試,因為姦污兩個婢女,被削去名籍,故而屢試不中。從此發誓戒除邪淫,暗中廣積陰德。

 

希憲有一個朋友高松聲,精於書法,希憲請他用楷書書寫金剛經,然後刻板施送,年年如此。

 

經過了十餘年,有一天他又在夢中走到一個地方,看到黃色的榜紙上,第八名為項姓,中間的字很模糊,下面的字為「原」字,旁邊站著一個人告訴他說:「仔細的看,這是你天榜的名次。」因此改名叫夢原。

 

到了壬子年,他考中順天鄉試第二十九名,己未年會試第二名,發現名次均不相符合,直到殿試放榜時,中了二甲第五名,才領悟合鼎甲之數。(按:科舉時代殿試進士,一甲有三人為鼎甲,夢原為二甲第五名,以全部來算,應該是第八名,故說合鼎甲之數。)而且鄉試及會試的榜單皆是白色,惟有殿試榜單為黃色。

 

世人犯邪淫者甚多,雖然一時不見惡報,然而冥冥之中,有的默削福祿;有的陰奪壽算;有的削去科名;有的死於非命;有的暫時或脫,而遺報於子孫;有的雖未於今世償還,必定酬報於來世,無可倖免。華嚴經云:「邪淫之罪,能令眾生墮三惡道,若生人中,得二種果報:一者妻不貞良,二者得不如意眷屬。」世人愚昧無知,曾犯此罪者,若能及早覺醒,以惶恐羞愧的心在佛菩薩前一一懺悔,則罪從心起,還從心滅,積德既久,自可挽回。

 

項夢原注定辛卯年可中鄉試,因犯淫行,被削去名籍,若非戒除淫行,暗中積德,流通內典,豈能於壬子年中鄉試?辛卯年距壬子年,長達二十一年之久,有志於青雲路者,能夠不審慎嗎?

 

三 不可褻污佛經

 

王泮,明朝山陰人,萬曆甲戍年進士。說起王泮登第的經過,值得一些不知敬信佛經的人,引為鑑戒。

 

一日,王泮的伯父抱著幼兒在門邊玩,不慎遺失了戴在幼兒手臂的銀鐲,王泮的父親湊巧在旁,就被人懷疑為其所竊。王泮的父親因而憤恨不平,在神前發誓說沒有偷竊,並用腳踩踏金剛經。

 

事後,大家都不在意,但王泮為儒生,屢次應試,成績雖佳,卻不能及第。

 

有一天清晨,王泮走到城外,看到兩位白髮老翁在互相談論著:「大善寺前的秀才王泮,本來是能考中的,只因他的父親褻污金剛經,所以被削去名籍。」

 

王泮返家後問他的父親,果有此事,遂在佛前懺悔,手寫金剛經一部,終於中了鄉試。他想再寫一部,尚未寫完,就在孟春正月,被外放任官。到了甲戍年,他又繼續寫完,才進士及第。

 

四 誦經消宿業

 

張秉廉,清朝大興人,年輕時曾經殺害過一隻貓。後來進入科場考試,這隻貓屢次前來擾亂,他恐懼異常,惟有虔誠持誦金剛經及心經。

 

道光乙酉年間,他參加科舉鄉試,文稿寫好,謄寫完畢時,看到那隻貓又再出現,他急忙掩蓋試卷,不停地誦經。這時,忽然出現一位老人前來將貓趕走,並交代他考試完畢之後,要趕快延請和尚超度。說完以後,那位老人就不見了,張秉廉終於考中。

 

五 誦經功深,兒子登第

 

沈光華,明朝嘉禾郡人。萬曆年間,曾任兩淮鹽運使,後來辭官返歸故里。

 

有一天,他與同郡吳淞閒聊寒暄,互相詢問近況,沈光華說:「我每天清晨茹素,持誦金剛經已經有二十年,念有二藏之數。」當時吳淞隨口的應付,並不在意。

 

沒多久,吳淞有一天的大清早,專程趕到沈家,向他恭賀說:「今年令郎參加江南鄉試,就要登第了。」沈詢問何故?吳淞說:「昨夜我夢見一個神人說,郡中有位士大夫,因為平日持誦金剛經的功德,他的兒子得以登第。醒來一想,一定會應驗在您的身上。」

 

是年秋天,沈光華的兒子應明,參加鄉試,果然高中舉人。

 

沈光華持誦金剛經,極為虔誠,不論行住坐臥,都能一心暗誦,他經常往返東郭季子家,在行路間也是一心持誦。所經屠戶市場及一切虛空,得霑般若功德而超脫的眾生,更是不知凡幾!

 

沈公能以四無相心,修一切善法,累世積德,恩澤所被,所以子孫蟬聯科第,歷代均為嘉禾郡中冠族。

 

六 早日及第

 

于李回,唐朝人。元和年間赴試落第,返回家鄉,為此悶悶不樂,有位和尚勸他說:「如想早日及第,何不讀誦金剛經?」他從此每天念誦數十遍。

 

有一次,他到王橋地方,在月色中散步,被一美女引誘到一個村舍,聽到喧鬧戲笑聲,進入堂中,又看到美女五六人。他甚感驚疑,於是暗中默念經文,忽然從口中放出異光,所有的美女都驚駭逃散,他聞到腥穢的味道,才知道這是狐狸聚居的地方。

 

他看到前面雜草叢生,不辨路徑,正在不知該怎麼走的時候,忽然有一隻白狗來作前導,他的口中又發出光來照路,遂得返回住所。

 

于李回念金剛經達數萬遍,後來終於進士及第。

 

第十一篇 生子

 

一 經賜麟兒

 

明朝時,秀水的庠生濮可重,娶妻王氏,育有一男一女,家庭本來非常幸福美滿。不料突然發生意外,兩個孩子都因為痘瘡相繼夭亡,王氏傷心過度,把兩眼都哭瞎了。

 

王氏自幼與佛有緣,深悉佛力廣大無邊,她深知這種種變故,均是宿世罪業所致,從此發願懺悔,專心持誦金剛經,數年不輟。

 

有一天,王氏正在誦經時,左眼忽然流出淚水,一陣劇痛,不久就重見光明;又過了幾天,右眼也是如此而復明,從此王氏持誦金剛經益加虔誠。

 

有一天晚上,王氏夢見佛向她說:「妳本來無子,因為誦經至為虔誠,所以賜妳一子。」王氏因此又懷孕,果然生下一個男孩。多年來不再生育的王氏,不禁喜出望外,特地將孩兒取名為「經賜」。

 

二 功行圓滿獲麟兒

 

明朝萬曆年間,淮北的大商人胡燃,原是關中人,娶妻吳氏。他經商多年,積得鉅資數十萬,平日樂善好施,廣行善事,只因膝下無子,一直引為憾事,夫婦二人為此憂心不已。有位和尚勸他說:「你如果能夠印金剛經一藏之數,計五千零四十八卷,廣為結緣贈送,必定能獲麟兒。」

 

胡燃宿根深厚,一聽就深信不移,馬上付諸實行,不僅刻印金剛經一藏施送,又布施棺木一藏五千四十八之數,並僱人將暴露在外的屍骨掩埋。

 

他如此孜孜為善,經過了十多年,功行圓滿,遂延請四十九位僧眾,啟建七晝夜道場,誦經禮懺,廣修功德。

 

次年,他的妻妾連續生了三個兒子,個個聰明穎悟,夫妻二人都年逾七旬,家道興隆。

 

三 享長壽多子多孫

 

鄧少峰,明朝人,生於嘉靖己酉年,很多相士斷定他少子少壽,於是發心持誦金剛經祈子祈壽。

 

崇禎壬午年,他九十五歲壽終時,有十三子三十六孫。

 

四 齋僧誦經,喜獲麟兒(一)

 

施振宇,明朝鄞縣人,四十歲還沒兒子,他禮拜天童寺的密雲和尚,取個法名叫通等,密雲告訴他說:「你要是能夠用齋飯供養僧眾,並且持誦金剛經,自然就會有兒子。」振宇依照他的話在佛前發願,當天晚上夢見金剛神寫了一個「兆」字給他。

 

從此以後,振宇開始茹素,並親書一卷金剛經,每天非常虔誠地持誦,寒暑不輟;此外每年都設齋供養僧眾,並且廣行善事,後來果然生了五個兒子。

 

五 齋僧誦經,喜獲麟兒(二)

 

張杰,清朝順治年間,官拜浙江提督,到了六十歲還沒有兒子。他的夫人陳氏,崇信佛法,每天持誦金剛經,並到各處名山道場設齋供養僧眾。

 

康熙五年二月,陳氏到天童寺修華嚴懺法,山中出現五色祥雲,連續七天之久。那年七月,張杰的妾就生了一個兒子。張家後裔至今仍然恪遵遺訓,虔奉佛法,持誦金剛經,從未停輟。

 

第十二篇 感神靈

 

一 當知此處,即為是塔

 

明朝弘治年間,嘉興府真如寶塔傾圯,大家商議良久,都認為應該重新修建。當時,有一位頭陀僧,名叫懷林,拖著三丈長的鐵鏈到處去募化,歷經二十餘年才完工,迅即長眠於塔中,至今尚有肖像祭祀他。

 

頭陀僧起初在蘇州承天寺出家,平日飲酒吃葷,蔑視戒律,不守佛門清規。

 

有一天,正值夏季,頭陀在室外乘涼,忽然走來兩位冥卒,鎖住他的頸部,頭陀看到冥卒手上持有牒令,上面寫了十多人的名字,他的名字赫然也在其中。

 

頭陀向兩位冥卒賄賂,答應給他們若干楮錠,希望稍緩七天,等其餘的人都追齊之後,再一道前往冥府,兩位冥卒點頭答應。

 

次日清晨,頭陀將昨夜遇到冥卒的事,告訴所有的徒眾,並往市場買楮錠焚燒,將後事交代妥善。

 

有一位徒眾說:「真如寺某位禪師的道行頗高,他住的地方,離此僅有一天的水路,何不前往求救?」

 

頭陀心想:「與其在寺中等死,不如前往一試,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就立刻束裝前往。

 

到了真如寺,頭陀一見到禪師,便傷心地痛哭流涕,向禪師稟告上情,懇求施救。

 

禪師說:「這裏的佛塔即將頹毀,你如果肯真誠發心,願去募化款項來修建,我就教授你方法,保證冥卒無法捉你。」

 

頭陀聞言又驚又喜,就在佛前至誠頂禮立誓說:「果真能夠不死的話,我願意去募化款項,來修建即將頹毀的佛塔。」

 

誓畢,禪師將手上的念珠交給頭陀,說:「你在這七天中,不要睡覺,就在我的房間裏,一心專誦金剛經,經中『當知此處,即為是塔』這兩句話,細心體會,就足夠自救了。」頭陀遵照禪師的指示,足不出戶,一心讀誦。

 

經過七天,兩位冥卒踉踉蹌蹌地來到禪師住的地方,向禪師說:「有位注定要死的頭陀僧逃來此地,請求您指示方便。」

 

禪師說:「他在房中,任你們去捉吧!」

 

冥卒剛踏進房間,即驚惶失措的退出來說:「房間裏只看見一座寶塔,放出奪目的光芒,使我們的眼睛無法睜開。」

 

禪師這時才告訴冥卒說:「他持誦最上乘法,又發勇猛的大願,雖是天龍鬼神,也對他無可奈何。你們暫且回去稟覆冥君,就說懷林僧由某禪師暫留修塔,功德幽冥均沾,你們不會有罪的。」冥卒不得已,只好回去將上情回覆冥君。

 

頭陀僧經此大難不死,不敢再蹉跎歲月,遂製造鐵鏈鎖住自己,不論寒冬炎夏,跪在人車輻輳的道路上,向善男信女化緣,如此竟在有生餘年,完成修塔的大功德。

 

世界上頑狠造業的人頗多,但是也有見賢思齊、想要行善增福的人。若一味地因循苟且,今天等待明天,今年等待明年,白白浪費大好光陰,悠悠忽忽,到老無所成就,直至壽算已盡,一口氣不來,奄奄一息之時才懊悔,「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就已經太遲了!

 

懷林僧在短短七天的期限中,能跳出人鬼關頭,其原因何在?只因為一心怕死、追求再生的念頭甚為急迫,所以才能專勤誦經不輟,經云:「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即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懷林誦經,現出光明寶塔,別說冥使對他無可奈何,即使是閻摩王親至,也要肅容頂禮。

 

天下間,善果圓熟,不在歲月多寡,只要發願勇猛,向前做去,毫不遲疑顧慮,隨其一念一事,自能感格佛天,這是古今無數人的經驗,絲毫不爽。

 

二 龍興寺主

 

唐朝原州龍興寺,某次舉行齋僧大會,除了上首之位空出,恭請賓頭盧尊者蒞臨之外,寺中住持臘高德劭,則坐於首位之下。

 

大家陸續的入座完畢,有位小僧來的較晚,找不到座位,看到住持之下,尚有一個空位,小僧想要坐下,被住持斥罵趕走,就這樣連續幾次,小僧唯恐錯過齋飯的時間,就逕往那個空位坐下。

 

這時,住持靠著柱子而坐,見狀大怒,舉手準備摑打,剛伸出手去,衣袖就被柱子壓住,無法揮拳,整個堂上的人都看得驚駭莫名。

 

小僧見狀,沒有繼續留座用齋,面帶愧色,很沮喪的回到寮房。堂上的人都認為這是小僧的道德所致,因此,住持就偕同寺眾到小僧所住的寮房,對他倍加禮敬,小僧謙虛地說:「我並沒有什麼道行,那敢接受大德們如此的恭敬呢?」

 

在旁的寺眾就問道:「那你平生是如何修持的?」

 

小僧回答道:「二十年來,只是持誦金剛經而已。」

 

大家聽了,讚歎不已,一致認為剛才的事,必定是金剛護持之力。住持趕忙回到柱子面前,焚香頂禮,並祝禱說:「倘若確是金剛神力,使得衣袖被柱子所壓的話,但願能夠再拉得出來。」

 

說罷,住持就伸手去拉衣袖,果然不出所料,隨手就拉出了。

 

三 天覆寶蓋

 

隋朝益州新繁縣四十里王季村,有位書生姓荀,擅長書法,但是村中的人都不知道。荀姓書生曾經在村東的空中四面,書寫金剛經,打算要給諸天讀誦。

 

起初,村中的人並不知道。有一天下起大雷雨來,牧牛的兒童站在書寫金剛經的地方,身上的衣服卻沒有沾濕,方圓大約有一丈多寬的土地仍很乾燥,絲毫沒有被雨淋濕的痕跡。

 

村中的人對此都感到奇怪,從此每當下雨的時候,小孩子們就聚集在這裏,當然也就不會受到雨淋了。

 

到了唐朝武德年間,有位異僧告訴村民說:「這塊地方空中有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諸天在上面設有寶蓋掩覆,不可輕犯。」從此村裏的人在那裏圍設欄杆,以阻止人畜踐踏,每逢齋期,大家都前往設供禮拜,常常聽到天樂聲不絕於耳。

 

四 誠心求佛道,要長齋斷肉

 

唐朝大曆年間,衛州別駕周伯玉,每天念誦金剛經,從未間斷。

 

有一天,他看到一位梵僧前來,他問梵僧說:「您是那位尊者?」那位梵僧說:「我是般若會上的須菩提,你持誦金剛經數年,可惜不能斷肉,若是虔心求佛道,一定要長齋斷肉。」伯玉從此持長齋誦經,臨終自知時至,到了九十歲坐化。

 

五 圓光大小看誠心

 

唐朝時,李廷光任德州司馬,持長齋念誦金剛經。他每次持誦的時候,看到有一個圓光在前面,如果用心勤誦,則光圈越來越大;如果心中稍存懈怠,光圈就越來越小,光芒也越來越暗。

 

從此以後,他更加砥礪精進,不敢稍存懈怠。

 

六 宦官楊某

 

唐朝有一位宦官楊某,是楊復恭的弟弟,專持金剛經。他被秦宗權的賊黨抓去,替宗權做事二十多年。他雖在賊黨中,仍不忘修持,持誦金剛經未曾停輟。

 

後來宗權的兒子出任襄陽節度使,殘暴不仁,使得人心危懼。這時楊某任監軍使,就誘使部將趙德言殺死宗權的兒子,並推舉趙德言為節度使,從此民心安定,恢復往昔安居樂業的生活。

 

楊某有一次在衙門的柳樹下,焚香課誦金剛經,忽然有一本金字書寫的金剛經,由空中飛下,這是他精誠持誦的感應。

 

七 到過龍宮的任自信

 

任自信,唐朝嘉州人,時常持誦金剛經。貞元十五年,他因事前往湖南,船經洞庭湖,突然有一個雲狀的異物浮到船上,頃刻消散,沒想到自信卻不見了。

 

自信隨著波浪到達龍宮進謁龍王,龍王請他昇殿念誦金剛徑,並贈他珠寶,然後有兩位和尚送他離開龍宮。

 

臨行時,一位和尚拿著一封信,託他帶給衡嶽觀音臺的紹真法師,然後自信去南嶽觀音臺,果然見到了紹真法師,法師告訴他說:「那位託你帶信的和尚已經圓寂五六年了。」

 

八 經現妙光

 

明朝萬曆年間,楚地有位高僧名叫寒灰。每次誦經時,都非常虔敬嚴肅,字句清和,聞見他誦經的人,都不禁肅然起敬。

 

他曾經在天皇寺用香水金末和著墨水書寫金剛經,寫到第十六分時,天色漸黑,他忘了點燈,桌上彷彿有微光,一直書寫到深夜,竟忘了飢餓。

 

當他感到飢餓想要吃東西,站起身來想起燈燭時,忽然眼前變成一片黑暗,他趕緊叫同房的和尚取來火燭,發現自己所寫的字跡,比平時寫的還要莊嚴。

 

九 足下騰空

 

明朝楚地有個和尚,名叫法禪,戒行頗高,發願往廬山建庵修行。當他到達九江時,適逢西城外的王西溪,想要誦金剛經,久仰法禪的盛名,於是延請他到家中誦經,約定三年期滿後,供奉三百兩紋銀。

 

三年期滿後,王西溪並未履約,僅給他一百兩。由於不敷建庵所需,法禪遂把一半的銀兩又布施出去。

 

當時,有位分封的藩王,他的船抵達九江,遇到逆風,有個富商雇請僧眾替藩王拉船,始終不能使這些船隻繼續前進,只有法禪所拉的船,行駛得快如風馳一般,而且法禪的腳下還騰空有一尺之多。

 

藩王深感驚詫,立刻召來詢問,法禪卻茫然不知所對。藩王以為他是妖怪,準備用刑逼供。法禪害怕得不知所措,藩王看他那種害怕的樣子,似乎不像是會妖術的人,遂打消用刑的念頭,僅僅再加盤問而已。

 

法禪熟思良久,才稟告藩王說:「貧僧不會什麼妖術,惟有在王西溪的家中,誦金剛經達三年之久。」並將經過據實稟報。

 

藩王聽完法禪所說,稱歎道:「久聞金剛經有不可思議的功德,沒想到竟然如此靈應,真是意想不到!」再三稱讚他誦經的功德,並賜銀三百兩,資助法禪完成建庵的心願。

 

天啟辛酉年,法禪進入廬山,後來不知所終。

 

十 白居易書寫的金剛經

 

明朝蘇州洞庭山某寺,有唐朝白樂天所寫的金剛經為鎮寺之寶。

 

嘉靖四十三年,東南發生饑荒,該寺缺乏糧食,住持不得已用這本經向山塘的王宦質押借了五十石的米,王宦施米後卻將原經送還。

 

住持運米回去,經過一座大湖,一直稱讚王宦的功德。船上的人提議打開經來看,剛打開,忽然吹來一陣風,把經前的數頁吹到空中的雲層去了,住持十分懊悔。

 

三年後,有一位大官,知道該寺有這本經,於是故意陷害住持,把他關入監獄,逼他獻出此經。這位官員看到這本缺了幾頁的經,認為並不珍貴,便把他釋放,並把經還他。

 

住持攜經乘船過湖,又遇到大風,湖面一片昏黑,只好移船靠岸,進入村莊避風。當他走進一個老漁戶的家中時,竟發現牆壁上正貼著以前所遺失的那幾頁,而且完好如初。

 

那位漁戶姓姚,住持問他何以有這些字紙?漁戶說:「三年前,曾經看到一道火光掉落在田裏,仔細一看原來是字紙,就將它貼在牆壁上。」

 

住持悲泣頂禮,稱頌韋馱護法之功,並向漁戶描述這件事情的本末,他說:「要不是先前那陣神風,這部經就會落入豪門手中。若不是這次的神風,這部經就無法恢復完整了。」姚姓漁戶也因此感悟而改行,並拿出很多錢來將這本經重新裝訂,送還該寺。

 

十一 夢遊地府的文元發

 

明朝萬曆年間,衛輝同知文元發,長州人,素性耿直,本來不信佛法。

 

有一次他因病夢遊冥府,親見地獄罪報之事,始知佛經上所說的地獄,並非虛構;罪福因果,善惡報應,皆是真實不虛,從此瀏覽佛經,特別篤信金剛經。每天清晨,必定先虔心持誦,家人俟其誦到一半,才為他準備早餐。

 

他每次跟老朋友王洪岡晤面,必定相聚在樹林下,背誦金剛經,每錯一字罰銀一兩,因此他倆念誦得十分熟練,有時一天念數十卷。

 

文元發的兒子震孟,後來高中狀元,曾經親自用隸書書寫金剛經,雕刻在石上,供人讀誦,廣為宏揚。

 

有一位嘉定地方的吳生夢遊冥府,看到殿宇莊嚴華麗,殿中陳列有一套龍藏,旁邊有甲士守護。吳生打開一看,全是莊嚴的佛經,每一卷都標示著「文元發」的名字,帶他去的人告訴他說:「這些都是文元發平日所持誦的經卷。」

 

吳生醒後,乃將夢中所見告訴同館的文先生,也就是元發的叔叔。從此,吳生及文元發的叔叔也持經不輟。

 

吳庾生評說:「天下極具信心的人,必定是從不信心開始;凡是大根器者,見微知著,一撥便轉,終身深信不移,永不退墮,文元發就是一位最佳的榜樣。」

 

十二 天神示警

 

高貴,明朝太倉人,家中開設鞋舖。天啟五年六月,他家房子牆壁糊貼的紙,忽然發出裂開的聲音,許多紙片飛到半空中,當時看到的人很多,字紙漸漸飄落,更有幾張飄向城外普同塔的上空才落下來。

 

當時有位和尚拿起來一看,全是金剛經。原來高貴不識字,用這些經紙來糊牆,所以天神特別給予警告,促使人們注意。

 

十三 持經不輟,自有冥應

 

明朝萬曆年間,茅瑞徵的封翁茅惺海,諱一皋。他的長子瑞徵尚未入仕時,有一老人,向茅家租了一間房子,與茅家毗鄰而居。老人家貧而且沒有兒女侍奉,但是卻能持齋誦金剛經。

 

丁酉年元旦,老人正在誦經時,忽然看到一個金剛神,身披金甲,手持金剛杵,出現在面前。金剛神向老人說:「你的鄰居茅一皋的兒子瑞徵,今年赴北京鄉試,可得第八名。你今天前去向他密報,囑咐他們不可洩漏出去,到時自然就會應驗。他們從此會供給你的衣食居住,直到你去世後,並會為你料理後事,使你誦經無後顧之憂。這全是因為你平日虔誠誦經,又無兒女奉養,才特別以此酬報你的善行,藉以規勸世人,但能持經不輟,冥冥中自有感應。」

 

那年秋天,瑞徵應試果然及第,所得名次與鄰老所說相符。茅家得到應驗,對鄰老誦經之靈驗非常欽敬,欣喜之餘,遂將房子送他居住,供養終身,直到鄰老去世後,並為其料理後事。

 

瑞徵平素沈默寡言,這是王超隆居士在苕溪讀書時,親耳聽瑞徵之弟所說,瑞徵後來官至光祿卿。

 

十四 經歸故處,紅緞如新

 

元朝大德庚子年間,杭州有個人名叫周縉,頗有學問,經常聚集數位童子,為他們講學。

 

他每天持誦金剛經,甚為恭謹。有一次,聽他講學的閔姓童子,不慎觸翻佛燈,經卷被傾倒的燈油沾污。依照杭州的民俗,凡是經像受到污損,往往投入江中。周縉依俗用紅色綢緞包住佛經,投入江中。

 

經過三年,歲次癸卯,有一天周縉忽然看到先前投入江中的金剛經,又回到他原來居住的地方,經卷外有潮沙,而裹在外面的紅緞依然如故,佛經則絲毫無損。

 

周縉非常高興,拂去粘在經卷上的潮沙,並敦請高僧將此事題識於經卷的左方。

 

經過了八十一年,已經是明朝洪武庚申年,這本金剛經輾轉傳到寬悌和尚之手,又將經卷重加裝裱,送到南屏山中,宋文憲公濂,曾經將這件靈異的事蹟寫了一篇讚,以資流傳。

 

十五 般若台

 

陳文達,唐朝梓州郪縣人,時常持誦金剛經,發願為已亡故的父母念八萬四千卷,念誦的時候經常出現祥瑞,為人轉經,常能免除患難。

 

有位銅山縣人陳約,曾經被冥司所追,見到地下有一座臺,他好奇的詢問,據稱:「這是般若臺,等待陳文達。」文達深受冥司敬重,由此可見。

 

十六 聰明經

 

唐朝僧人釋文照,在曇延法師畫像前頂禮出家,他總是感到自己愚昧昏濁,無法了解經義。有一天晚上夢見曇延法師示現,身高一丈多,告訴他說:「我有聰明經一本,希望你敬謹虔誦,感應甚速。」文照就恭敬地接受,原來是一本金剛經,文照讀誦七遍而悟,從此聰明過人。

 

十七 祈泉

 

唐代僧人釋清虛,時常持誦金剛經,有一天,鄰居失火,他住的房子絲毫沒有波及。賢首國師法藏,特別請他前去祈泉,他誦念三天三夜,彷彿看到三位玉女用刀在山腹上挖出水來,清虛默記挖掘的地點,派人去挖,果然獲得甘泉。

 

十八 辟邪

 

唐朝少林寺山頂,有一間寬敞的佛室,從來沒有人敢去。釋清虛知道之後,就到那裏誦金剛經。晚上聽到兇惡的聲音,馬上念十一遍觀音咒,又聽到好像兩隻牛相鬥的聲音,佛像都受震動。誦咒既然無效,還是再誦金剛經,剛誦完一遍,所有的聲音都消失,從此在那裏居住的人就不再受擾害了。

 

十九 生免兵災,死度苦厄

 

項蘭齋,明朝人,萬曆丙辰年春天,他夢見去拜謁至尊無敵大王,看到一群人面帶菜色,大約有萬人之多。大王說:「這就是二東的人,你記住這件事,回去之後,勸人要持齋茹素,念佛號,持誦金剛經,生時可以免除兵荒馬亂之苦,死後可度苦厄。」

 

過了不久,就傳來山東鬧飢荒,餓死的人不計其數。接著,遼東也發生大飢荒,餓死的人更超過一倍。蘭齋夢中的情境終於應驗。

 

自此以後,項蘭齋虔心持誦金剛經,從不停輟。

 

二十 壽昌禪師

 

壽昌禪師,俗名叫經,號無明,為撫州崇仁縣裴氏之子。禪師出生時,母親難產,祖父虔誦金剛經,才得安然分娩,故命名為經。

 

禪師自幼聰明穎悟,異於其他孩童,形儀蒼古,似逸鶴凌空,卓然獨立,天性澹泊,沒有不良嗜好。

 

九歲進入私塾就讀,他問老師何謂浩然正氣?使得老師深感驚奇。十七歲的那一年,慨然有出世修道之志。

 

二十一歲時,偶然在一位居士的書房中,看到桌上有本金剛經,隨手取閱讀了一遍,好像從前讀過似的,遂與居士談論金剛經的旨意,居士對他的宿慧,十分驚異。

 

自此以後禪師便斷食葷酒,決心出家,父母亦答應了他的請求。這時蘊空忠禪師在廩山說法,他遂前往受戒,法名為悲經。

 

二十一 齒落重生

 

呂文展,唐朝人,開元年間,任官閬中縣丞,他持誦金剛經已有三萬多遍,時常出現靈驗奇蹟。

 

當他年老時,掉落了三顆牙齒,文展念經祈求,三顆牙齒竟然又再重生,和原來的一樣。

 

某年,當地發生大旱,刺史劉浚派他築台求雨,文展僅只誦念一遍,馬上降下滂沱大雨,解除了旱象。又有一次,久雨不晴,積水嚴重,當地的別駕(官名)派人前來請他祈晴。他誦完之後,天空馬上放晴。

 

二十二 肉山成空

 

唐朝,襄州有位小將,名叫孫咸。有一天暴斃,過了一夜才甦醒過來。孫咸被冥使引入冥府時,見到地藏菩薩。不久,有位戎王入殿,侍衛有數百人,冥王審問片刻,孫咸看到戎王被大風捲走。

 

一會兒,他又看到冥王審核另一人的生平善惡,此人經常持誦金剛經,但卻喜歡吃肉,左邊有經卷數千軸,右邊積肉成山。因為肉多,冥王欲判他重罪,忽然從經堆中迸出一顆火星,飛向那堆肉山,頃刻間肉山消除殆盡,此人騰空飛去。

 

孫咸向地藏菩薩請問道:「剛才那位戎王,被風吹往何處?」

 

地藏菩薩告訴他說:「彼王當入無間地獄,剛才的風就是業風。」

 

地藏菩薩帶領孫咸前往觀看地獄,獄門內煙焰的聲音有如風雷般的恐怖!孫咸嚇得不敢多看。回程時,經過鑊湯地獄,孫咸不慎被一滴滾沸的鑊湯滴到左股上,痛徹心肺,地藏遂派一位冥吏送孫咸返陽。

 

二十三 免墮虎身

 

蒯武安,隋朝蔡州人。天生神力,善於射箭,時常在嵩山南方射虎。有一天忽然看到一個豬形人手的怪物,拿虎皮披到他的身上,將他推入山澗中。等他爬起來時,發現自身已經變為老虎了。

 

他驚惶恐怖,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聽到鐘聲。他知道附近有佛寺,遂前往求救,看到有位和尚正在念金剛經,他閉上眼睛俯伏在地。和尚用手摩他頭部,忽然一聲巨響,他的頭從虎皮中冒了出來,便將前事向和尚稟告。和尚又摩他的背,背部的虎皮亦隨手而開,身上的衣服還在,但卻粘有虎毛。

 

武安遂出家,一心持誦金剛經。

 

二十四 轉生在舍衛國

 

唐朝天寶年間,江蘇宜興縣有個人名叫吳逵。每天五更起床,在佛前誦金剛經七卷,然後禮拜念佛。他作了一首詩:「五更鐘動莫貪眠,抖摟精神向佛前,一拜一聲彌陀佛,花池已種一枝蓮。」藉以律己。他精勤修行,活到九十二高齡,無疾而終。死後被兩位鬼使引見閻摩天子,天子問他生前作何善業?吳逵說:「我自幼持誦金剛經,從未間斷。」天子合掌讚歎,同時叫他朗誦一卷,剛念到「舍衛國」時,口中吐出妙香,並有佛像顯現。

 

天子見狀,不勝欣喜,告訴吳逵說:「你有甚深的般若功德,我將送你出生在舍衛國,繼承官宦之後,享受爵祿富貴,子孫榮顯。」

 

天子便派遺使吏送吳逵往舍衛國,當他經過自己的家門時,在空中向兒女說:「我因持經的功德,閻王命我出生在舍衛國,特地來向你們告別。今後你們應當互相勉勵,盡力持誦金剛經及法華經,因為冥府非常尊敬這兩部經典;若是不能受持,用鮮花清香供養,也可以獲福無量。你們記住,千萬不可殺生,因為蠢動含靈,皆有佛性,買物放生,可得長壽之報。」吳逵的兒女聽到亡父的吩咐,都悲泣不已。

 

吳逵又再勸慰說:「你們不必傷感悲痛,人活在世上,若有一善可資憑藉,命終之後,就好像夜眠天曉,可以再見日月的光明;假如多行惡業,死後必入黑闇,不能再見光明,你們要好自為之,切記!切記!」

 

二十五 幽冥報應最公平

 

明朝,吳門朱恭靖公,家居時,有位出外的游僧,乞食斗粟一餐。這位游僧竟連受三齋,使得聚集在旁觀看的人,覺得非常驚奇。

 

此事傳到恭靖耳裏,便派人延請他入內商談,這位游僧善談因果報應之事。

 

恭靖問說:「不知道我們能否免除因果?」

 

游僧答道:「幽冥報應,是不分貧富貴賤智愚的,隨你所作的善、惡業,公平施報。你如果想知道身後因果,不妨向你所信的鬼神祈禱,祈求賜夢。」

 

恭靖遂留僧住宿,並照著他的話去做,當天晚上,恭靖果然有異夢,第二天早上就把這件事告訴游僧。

 

游僧說:「必須持誦金剛經,才能得到解答。」

 

恭靖從此勤誦金剛經,不稍懈怠,後來果然屢有靈驗。他去世前幾天,告訴家人說:「我因為受持金剛經獲得極大的利益,將要轉生到富貴人家。」

 

二十六 轉生為王子

 

明朝時,杭城有位野僧,名叫廣徹,外號通天。他為了要誦經念佛,向金省吾中承請求施與淨地。當時張元州尚書有座家廟,名叫「資福」,環境頗為清幽,省吾遂向張尚書請求,讓廣徹在他的家廟中誦經念佛,張尚書答應了他的請求。

 

從此以後,廣徹白天虔誦金剛經,夜裏則手攜燈籠,繞行街道,不停地念佛。

 

有一天晚上,省吾從外地回來,遇到廣徹正繞街念佛,遂為他的燈籠書寫「沙門廣徹,念佛通天」八個字。

 

萬曆年間某日,廣徹圓寂於廟中。當天晚上,湖廣某位王爺,夢見一位和尚闖進他的王宮說:「我是杭州資福廟僧,來投胎做王子。」王爺看他的手中執有燈籠,上面所寫的八個字,歷歷分明,正是「沙門廣徹,念佛通天」八字。

 

王爺驚醒後,家人來稟告說:「世子出生了。」王爺特地派遣官員到杭城調查此事,發現廣徹逝世之夜,正是王爺做夢的晚上。

 

二十七 曾經買經,罪業減半

 

唐憲宗元和八年三月,河南節度使吳少陽出巡時,遇見一個驛夫,看到他的雙腳浮起在地面上,使他深感驚異,追問其故?驛夫說:「小人名叫全信,販賣酒腐為生,素食、念佛已有三十多年,每天持誦金剛經三卷。」

 

吳少陽說:「你肯不肯把你讀誦的金剛經賣給我?」全信考慮了一下也就答應了。

 

吳少陽見他答應,就說:「每個月以一兩銀子來計算,三十多年,一共給你三百六十兩銀子,如何?」吳就拿出三百六十兩銀子,買下全信所讀的金剛經。全信接受銀子後,吳少陽看到全信的雙腳不再浮起地面了。

 

元和九年閏月十五日,吳少陽生病,被冥卒拘捕,忽然從天上降下金剛神,對冥卒大聲喝斥:「這個人購買般若經,有大功德,不能用繩子綁他。」鬼卒馬上跪下答應。

 

吳醒來告訴妻子說:「我在生時不持齋,犯的罪業極重,幸虧去年買下全信的金剛經,罪業減除了一半。你們應常虔誠受持金剛經,臨終時後悔,已經太遲了!你們要延請僧眾為我誦金剛經,為我植福,救我冥中之苦。」吳少陽言訖而終。

 

二十八 降伏湖神的經師

 

晉朝時,揚州江畔有一座亭湖神廟,傳說湖神非常嚴峻兇猛。

 

當時有位婆羅門僧,名叫法藏,善持神咒,辟除邪毒,頗有靈驗。有位小僧跟隨法藏學咒,數年有成,也能降伏種種邪毒。

 

小僧仗恃神咒有驗,來到亭湖廟投宿,準備誦咒以降伏湖神,卻不料忽然暴斃。法藏獲悉愛徒死於廟中,非常忿怒,立刻趕到亭湖廟去,不料也死於廟中。

 

與法藏住在同一寺內,有一位平日專持金剛經的和尚,聽說他們師徒都先後暴斃,特地來到亭湖神廟,黃昏時分,開始誦金剛經,到了夜半,聽到呼呼風聲,出現一個高大魁偉的怪物,眼光如電,長牙利齒,狀甚猙獰恐怖,並且不時現出種種神變,作勢唬人。

 

但是,和尚神色泰然,仍舊不停地誦經,毫無畏懼之色。

 

怪物懾服於和尚的威儀,右膝著地,雙手合掌,非常恭敬的跪在和尚面前,聆聽和尚誦經。

 

和尚誦畢,開口詢問道:「檀越是什麼神?剛才兇猛異常,現在為什麼又如此恭敬?」

 

神說:「弟子是湖神,因惡業所感,故得如此兇猛的形相,平日非常敬信經師。」

 

和尚又問道:「你既然敬信經師,為什麼使兩位法師暴斃?」

 

神回答說:「他們不持誦大乘經典,只是懷著瞋恨之心誦咒,他們見到弟子,便開口謾罵,想要降伏弟子,由於弟子的形相兇惡,使他們驚怖而死,並非弟子弄死他們的。」說完後向和尚頂禮而退。

 

住在附近的人因兩位法師死於神廟,都以為經師也難以活命,第二天一大早相約前往看個究竟,想不到經師竟然平安無恙,而且儀態安然自若。

 

和尚將全部經過告訴他們,大家無不讚歎道:「般若威力無窮,如來一代聖教果然名不虛傳!」此事傳播遠近,聞者皆稱不可思議,因此發心持誦金剛經的人很多。

 

二十九 行路誦經

 

楊簡,梓州通泉縣人,研究楞伽經非常透徹,並在蜀中講說楞伽經義,平日恒持金剛經。

 

某天,他行至一處荒山野外,時暮色昏暗,該處因經常有猛獸出沒,來往的人都非常害怕,楊簡一面疾走一面念誦金剛經。當時有一個能看得見鬼的人,正奇怪為何諸鬼都驚慌奔走,好像害怕什麼似的。仔細一看,原來是由於楊簡在誦經,諸佛菩薩跟隨在他身邊護持的緣故。

 

三十 神仙借佛堂誦金剛經

 

邵園客,明朝順天府人,素來崇信佛法,家中佛堂佈置得非常精緻整潔。

 

萬曆庚申年春天,邵園客偶然扶乩,有一位自稱是慧珠子降乩說:「我想向你借佛堂誦金剛經,為期一年,誦滿五千零四十八卷後,我就會自動離去。」邵園客慨然答應。

 

隨後邵園客就將佛堂封閉,不再入內誦經。此後每到夜深人靜的晚上,佛堂就傳出木魚及誦經的聲音,他偶爾伸頭往佛堂中看,卻不見任何人影。

 

一年期滿,誦經的聲音停止。至此,邵園客才相信連神仙也要皈依三寶,於是對金剛經就更尊崇有加。

 

楞嚴經中,佛說有十種大仙,不修正覺,別修妄念,縱然享壽千萬歲,隱跡於深山海島,絕於人煙之境,然而等到仙報享盡,依舊還要改頭換面,散於諸趣之中。金剛經破相顯性,河沙功德不可比喻,足以度脫仙倫。

 

昔時呂洞賓被黃龍禪師點化之後,才了解道家淺薄,不如佛門高深,因而皈依禪師座下,成為虔誠的三寶弟子,並寫下一首詩:「摔破瓢囊擲碎琴,如今不煉汞中金,自從遇得黃龍後,始悔當年錯用心。」以誌其感。

 

 

來源:www.bfn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